ET302航班失事背後:衣索比亞航空的非洲擴張雄心

ET302航班失事背後:衣索比亞航空的非洲擴張雄心

2018年7月18日,空乘人員在衣索比亞航空飛往厄利垂亞首都阿斯馬拉的ET314航班上為乘客提供早餐。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田思奇

急速擴張成為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后,衣索比亞航空的發展歷程中卻又不幸記錄了一場悲劇。3月10日,從埃首都亞的斯亞貝巴飛往肯亞內羅畢的ET302航班在起飛后不久墜毀,機上149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無人生還,其中包括8名中國公民。

這條連接東非兩大經濟體的航線搭載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乘客。除中國人以外,機上還有32名肯亞人、18名加拿大人、9名衣索比亞人、8名美國人、8名義大利人、以及來自英國、法國、埃及、荷蘭等國的乘客,總共涉及33個國家。伴隨著衣索比亞航空的擴張,亞的斯亞貝巴已成為外界通往非洲各地的重要門戶。

空難劃破了非洲兩年多以來保持相對平靜的天空。雖然事故原因尚在調查中,但向來考慮長遠的埃塞航空,勢必要優先解決當下包括墜機事件在內的諸多危機與挑戰。

2025願景

衣索比亞航空成立於1945年底,在早期便陸續成為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和非洲航空協會成員。2011年,埃塞航空又加入全球最大的航空聯盟——星空聯盟。IATA數據顯示,2015年這家航空公司已經超過本地區的競爭對手——肯亞航空和南非航空,成為非洲大陸上營收和利潤最高的航空公司。

ET302航班失事背後:衣索比亞航空的非洲擴張雄心
截至2019年2月埃塞航空的航線圖。來源:埃塞航空官網

2010年,衣索比亞航空啟動了為期15年的擴張戰略,計劃將飛機數量翻一番至120架。由於發展速度超出預期,埃塞航空在去年又將目標提升為至2025年達到150架飛機。2017/2018財年,埃塞航空已在兩個主要指標上突破“100大關”:提供服務的目的地共有113個,運營的飛機數達到108架。另外,旅客人次也首次突破1000萬,並且Skyrax評級首次從三星級提高到四星級。

作為以農牧業為主、工業基礎薄弱的非洲第二人口大國,衣索比亞正處於經濟私有化的進程當中,享受GDP高速增長,但銀行、交通運輸與電信幾乎仍由國有企業把持。

按許多媒體報道的說法,由於擁有該公司100%股份的衣索比亞政府的財政支持,該航空公司一直表現強勁,但首席執行官Tewolde GebreMaram(中文名高天德)否認了這一說法:“公司是獨立經營的。沒錯,它歸政府所有,但完全由專業人士管理。沒有一分錢來自政府。”

在接受南非新聞網站Briefly專訪時,高天德強調: “我們不需要任何主權擔保,任何人都可以從我們的年度報告中核實這一點,這是公開信息”,“(接受政府資金支持)是其他航空公司毫無根據的指控和捏造的借口。”

自從2011年接任CEO至今,高天德已在該公司工作34年。這位資深航空業人士曾獲得年度非洲最佳首席執行官獎、最佳非洲商業領袖獎等榮譽,顯然是埃塞航空擴張過程中的重要功臣。

高天德對Briefly解釋說:“我們經常有利可圖的一個原因,是我們在各方面都有長期的規劃。這意味著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情……例如,如果你今天需要一架飛機,而你現在去市場上買,你就會花更多的錢。但如果你在10年前計劃好了今天要買的飛機,那麼你就會為同一架飛機付更少的錢。”

ET302航班失事背後:衣索比亞航空的非洲擴張雄心
埃塞航空首席執行官高天德。來源:埃塞航空2016/17年度財報

非洲雄心

今年1月27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Abiy Ahmed)為埃塞航空在亞的斯亞貝巴的主要樞紐——博萊國際機場新擴建的航站樓揭幕。該項目由中國出資3.63億美元興建,是原先機場規模的三倍,目前年吞吐量最高可達2200萬名乘客。

也就是說,新航站樓有望使得博萊國際機場超過每年客運量為2100萬人次的南非約翰內斯堡的奧利弗·坦博國際機場,成為非洲大陸上最大的機場。

距離機場僅5分鐘步行路程的衣索比亞天光酒店是該國最大的五星級酒店。據高天德介紹,埃塞航空希望將航空運輸和酒店包裝在一起,在國際市場上推廣衣索比亞的旅遊業,尤其是要針對中國遊客——該酒店擁有衣索比亞最大的中餐廳。進軍酒店業務也和擴大機隊規模、擴大基礎設施和人力資源開發這三項目標一同構成了埃塞航空2025願景的支柱。

據商業新聞網站Quartz報道,埃塞航空甚至打算在今年著手幫助中國遊客申請非洲35國簽證。

放眼到整個非洲大陸,一些國家在2018年1月批准了非洲單一航空運輸市場(SAATM)——這是非洲聯盟的一個項目,旨在根據非洲聯盟“2063年議程”在非洲建立單一的航空運輸市場,允許非洲享有相當大的航空運輸自由。高天德認為這是一個明智舉動。

“相對於非洲本地的航空公司,非洲的領空一直對非洲以外的航空公司開放更多,海灣國家的航空公司一直在入侵非洲的天空。因此現在是非洲專註於建立一個不受限制地自由飛行的單一航空市場的時候了。”

2013年,埃塞航空收購了馬拉維航空公司的少數股權,作為其非洲南部業務的基地。隨後,前者又在今年1月與尚比亞政府達成的重啟該國國有航空公司的協議。路透社援引高天德說,該戰略旨在獲得與海灣國家等競爭對手的“競爭優勢”。2018年8月底,埃塞航空又宣布獲得查德航空49%的股份,而查德政府保留51%的股份。

由於非洲的航空業仍然受到政府保護主義和高稅收的阻礙,高天德說,建立或持有小型航空公司的股份是繞過限制的一條途徑。他說,埃塞航空的目標是在莫三比克建立一家新的航空公司,百分之百持股。他補充說,衣索比亞航空公司還在與查德、吉布地、赤道幾內亞和幾內亞談判,通過合資企業建立航空公司。

“展望未來,僅擁有亞的斯亞貝巴的一個中心參與競爭是不夠的,”高天德說。

爭議與挑戰

而在衣索比亞國內,阿比·艾哈邁德政府正在進行一項經濟改革,鼓勵當地和外國投資者進入國內航空市場。

中國駐衣索比亞使館介紹說,2005年以來,埃政府實施“以農業為先導的工業化發展戰略”,加大農業投入,大力發展新興產業、出口創匯型產業、旅遊業和航空業,吸引外資參與埃塞能源和礦產資源開發,經濟保持8%以上高速增長。

而在3月7日(上周四)舉行的會議上,埃塞民航局提出的航空公告和條例草案計劃進一步開放該國的航空業,允許私人投資者建造、運營和擁有機場、機場和直升機停機坪。據埃塞《記者報》介紹,現行航空法只授權聯邦政府建造機場,但在草案里,外國投資者也可以與當地投資者合作建設和運營機場,通過組建合資公司持有49%的股份。

此外,草案還允許國內和國外投資者共同建立經營定期航班和包機服務的航空公司,也可以投資航空學校、飛機維修中心、貨運業務和航空諮詢公司。

與自己的國際擴張戰略不同,埃塞航空對此提出質疑。首席運營官梅斯芬(Mesfin Tassew)說,埃塞航空一直被認為是該國的一項戰略資產,為該國的社會經濟增長作出了重要貢獻。“今天,我們正在與阿聯酋航空、卡達航空、伊蒂哈德航空和土耳其航空競爭。如果我們允許外國國民擁有國內航空巨頭49%的股份,像阿聯酋航空這樣的外國對手就會與國家航空競爭。這將殺死我們的國家航空業,”梅斯芬說。

在衣索比亞之外,非洲其他航空也計劃抱團取暖。據中國民航資源網報道,模里西斯航空、南非航空、盧安達航空和肯亞航空計劃在2019年成立第一家非洲航空聯盟,旨在打破衣索比亞航空在非洲的壟斷地位,並提高與非洲以外的航空公司競爭的實力。

報道介紹說,非洲航空業正飽受高稅收、高票價、高燃油成本、糟糕的機場設施、激烈的國際競爭、內向型航空政策等一系列挑戰的困擾,這些問題使得這四家航空公司中的三家(模里西斯航空除外)連續四年多陷入虧損狀態。

此外,據Quartz介紹,不少旅客仍在抱怨埃塞航空的樞紐機場——亞的斯亞貝巴的博萊機場便利設施不夠,零售商店和作為稀缺。按照國際機場協會(ACI)的說法,摩洛哥卡薩布蘭卡的穆罕默德五世機場、模里西斯的普萊桑斯國際機場以及南非德班國際機場位列2017年度“非洲最佳機場”之列,博萊機場則不見蹤影。

按照荷蘭航空安全網路(Aviation Safety Network)統計的數據,埃塞航空至今一共發生過64起航空事故。其中最近的一起發生在2015年1月10日,一架波音737貨機在迦納著陸時發生偏移,所幸無人員傷亡。2010年1月25日,另一架波音737客機在黎巴嫩貝魯特飛往衣索比亞亞的斯亞貝巴途中墜毀,機上82名乘客及8名機組成員無一生還。

顯然,3月10日發生的最新墜機事故將對埃塞航空的擴張帶來新的挑戰。在周日發布的一份聲明中,埃塞航空表示,它將與飛機製造商波音和衣索比亞民航局合作調查,以確定事故原因。

儘管航空專家馬瑟拉斯(Alex Macheras)對半島電視台表示,埃塞航空是非洲最安全的航空之一,在安全標準方便受到國際社會的尊重,外界應把調查注意力放在這家波音737MAX8型客機上,但對於埃塞航空來說,儘快妥善解決上述種種難題,或許比考慮長遠的擴張規劃更加重要。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