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跌去1.2萬億市值之後,影視傳媒股跌到底了沒

作者|鵬翔

編輯|師燁東

非常罕見的,儘管大盤在最近兩周震蕩下跌,但是眾多影視傳媒的上市公司卻走出了一波股價連續上漲的“秋收”行情。8月中旬至今,部分影視公司股價漲幅已經超過25%。

即便經歷了小幅上漲,從股價表現和市值上來看,不少影視公司如今的股價仍然低於2015年牛市啟動前的價格;而眾多影視公司的市值也比2015年的巔峰縮水50%甚至是80%,諸如樂視網(SZ.300104)這樣在2015年炒作到1500億市值的公司,如今市值僅剩67億,不足當年的5%。

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從wind統計數據發現,從2015年年末至2019年9月末,影視傳媒股整體市值從2.4萬億縮水到了1.2萬億。考慮到如今納入統計的影視公司數量較2015年末更多,因此眾多影視傳媒公司整體跌去的市值其實比1.2萬億還要更多。

伴隨著十一可能創下新高的票房,影視傳媒股後續或仍有上漲空間。只不過,目前來看這波股價的反彈,更像是傳媒股長時間下跌與十一高預期的情緒共振。從個影視公司的業績來看,似乎還難以支撐這些上市公司持續的反彈。

4年跌去1.2萬億市值之後,影視傳媒股跌到底了沒

影視股這次是真的見底開始反彈了,還是仍舊是曇花一現?

影視傳媒股近期普漲,但四年已跌去1.2萬億市值

十一的高票房預期無疑是這次眾多影視傳媒上市公司普漲的導火索。

在上映前幾日,三片的預售就全部超過5000萬,而截至今日毒眸發稿,9月30日當日票房已經接近6億,其中《我和我的祖國》票房2.76億,《中國機長》2.42億,《攀登者》1.9億——無論是預售還是首日票房,都遠遠超過過往的國慶檔期,今年國慶檔創下新的紀錄幾乎已經毫無懸念。

4年跌去1.2萬億市值之後,影視傳媒股跌到底了沒

和國慶檔三部主要影片相關的上市公司,在8月中旬之後股價紛紛開始異動:受益於檔期票房可能超出預期,幸福藍海、金逸影視等院線上市公司都在近日拿到了漲停;參與《我和我的祖國》與《攀登者》兩片出品的文投控股上周收穫兩個漲停;參與《攀登者》發行的北京文化股價從8月中旬的8元漲到上周五的10.2元,漲幅接近30%;就連“不能透露《我和我的祖國》投資比例”的光線傳媒,上周的漲幅也超過了10%……

《攀登者》的第一出品方上海電影則早在今年6月就就吹起了反攻號角。儘管今日跌停,但是從6月上旬至9月,上海電影股價從不足13元一路飆漲,在9月10日曾達到過21.6元的高點,短短三個月時間幾乎走出了翻倍行情。從交易量上來看,8月下旬至今,上海電影的成交額也達到近一年半來的高點,多日單日成交額超過2億。

4年跌去1.2萬億市值之後,影視傳媒股跌到底了沒
上海電影近一周股價走勢

上市至今,除去頂著“新股”身份的前三個月,這是上海電影股價走勢最好看的一段時間。從2016年8月10元的發行價開始,上海電影走出了12個連板,一直到48元才開板,而短暫休整之後,上海電影的股價在當年的11月8日達到了55元的高位。

55元也是業績並不突出的上海電影在這三年之中股價的高點。在那之後,上海電影的股價陷入了長達三年的下跌趨勢之中,儘管中間偶有小的反彈,但是仍然在去年10月下旬探底了不足11元的價格,股價與市值較高位時期縮水了80%之多。

實際上,上海電影的走勢也是過去三年來傳媒板塊整體的走勢。得益於2016年之前電影票房持續多年的飛速增長,影視板塊成為了那幾年最熱門的板塊,大量收併購與企業轉型都涉及到影視,而伴隨著2015年牛市的助推,眾多影視傳媒上市公司股價更是扶搖直上,甚至出現了數百倍市盈率的影視公司。毒眸統計的wind上影視傳媒板塊的數據,在經歷的2015年的大牛市之後,傳媒板塊總市值直接從2014年末的9453億市值躍升至2015年摸到2.46萬億市值,一年時間翻了一倍有餘。

不過2015年也是傳媒牛市的終點。在2016年末總體市值輕微下跌至2.1萬億之後,影視傳媒板塊連續兩年大幅下跌,其中2017年末總市值下滑至1.7萬億,2018年末經歷業績大幅下滑、稅收風波等政策變化的影視公司,總市值更是下滑至1.1萬億,總市值下滑幅度超過35%——將近四年時間,傳媒股總體市值腰斬,從2.4萬億跌至現在的1.2萬億。

很多影視公司的遭遇則比“腰斬”還要慘。當年的影視股老大哥,正好趕上牛市最瘋狂階段上市的萬達院線(現已更名“萬達電影”),半年時間股價從21元漲至248萬,翻了將近12倍,巔峰時期市值一度超過1400億。而從2015年年中至今,萬達電影股價一路下行,如今在併入萬達影視之後,市值也僅剩360億,較巔峰時期跌去超過1000億市值。

當年另一家市值超過1000億的影視傳媒公司是樂視網。雖然當時公司很多實際業務並不明朗,但是依靠著眾多“生態”概念的炒作,樂視網股價從2014年末的27元短短半年時間內衝上179元的天價,市值一度超過1500億。如今隨著各種泡沫破滅,樂視網已經處於退市邊緣,市值也僅剩67億,跌幅超過95%。

儘管這四年中曾有北京文化這樣的轉型新秀壓中《戰狼2》《我不是葯神》等爆款作品,但反映在股價上,也僅僅是波折著向下而已,下跌仍然是這兩年傳媒股的整體趨勢。

“前幾年影視傳媒的概念很盛,但是大部分公司的業績其實根本沒辦法支撐他們的估值和股價。這兩年一二級市場上價格的下跌,是算是對影視傳媒公司估值的修復,屬於情理之中。”一位基金人士A告訴毒眸。

業績或難支撐普漲

2017年之後,對於影視股的“見底”之聲就開始斷斷續續出現,當年下半年到2018年初,華策影視、華誼兄弟、光線傳媒等影視公司也的確走出了一波股價上的小反彈。

哪知2018年突然殺出個崔永元,影視公司集體遭遇了“稅收風波”。從2018年上半年至年底,眾多影視公司遭遇了股價的腰斬。恰逢當年票房表現並不穩定,且電視劇公司受流媒體衝擊明顯,一眾影視公司業績也出現了大幅下滑,更是有數十家傳媒公司在2018年出現了上市以來業績的首次虧損。

不斷加大的政策風險,以及短期難以止損的業績壓力,大量在前幾年瘋狂併購的影視公司乾脆決定一次性把商譽上的風險釋放出來。2018年的會計財年,很多影視公司大幅計提商譽減值,於是在年初的業績預告階段,我們看到了“市值44億的天神娛樂預計凈虧73億-78億”、“市值35億的華錄百納預虧33億”等“天雷滾滾”的業績預告。

儘管業績在2018年出現大幅下跌與虧損,但是對於很多影視公司來說,一次性將商譽減值的“雷”處理乾淨,也就意味著對於它們來說,將未來在主營業務之外可能影響業績的因素極大減少。“整體來看影視傳媒公司不會再有太多大跌的空間了。儘管業績目前還未回暖,但是至少政策和商譽上的風險已經排除差不多了。”一名券商分析師告訴毒眸。

另一名券商分析師也認為,眾多影視傳媒上市公司除了商譽的“雷”之後,目前可以認為是一個階段性的底部,但是這段時間傳媒股的上漲行情更偏向於十一檔期超預期與長時間下跌后情緒反彈的共振,而非築底反彈的信號,因為“業績並不能支撐眾多影視公司股價持續上漲”。

實際上,國慶檔期的三部主力影片投資權都較為分散,除了《攀登者》的主投方為上海電影,剩下兩家部電影的主投方沒有在A股上市的公司,眾多上市公司能分享到的實際票房收益並不多。

而對於近期活躍的院線股來說,十一檔期只有七天,票房也只是20~30億級別,無法扭轉院線全年的頹勢。要知道,今年無論是整體的上座率還是單廳、單銀幕收益,下游的影院與院線都跌到了歷史最低值,而隨著影院與銀幕數仍然在緩慢增長,下游面臨的壓力並非能在短時間內釋放。

另一名基金人士B也告訴毒眸,“資金現在對於二級市場上文化傳媒的興趣是有的,比前兩年的情況好一些,但是真正配置的並不多。現在並不清楚未來什麼樣的影視傳媒公司會是主線。”

翻看今年上半年各公司的業績,不少影視傳媒公司仍未從2018年的頹勢中走出。橫店影視、慈文傳媒、光線傳媒等業績都出現了大幅下滑,即便產業鏈較為健全的萬達電影,在今年上半年凈利潤為5.24億,同比去年調整后的13.75億元減少61.88%。

而內容公司現在面臨的不僅有市場的搖擺,還有政策的不穩定性。上半年虧損3.8億的華誼兄弟,本來要靠著《八佰》打翻身仗,但是影片何時能上映還未知,公司股價業績和股價也受此影響出現了下滑。

4年跌去1.2萬億市值之後,影視傳媒股跌到底了沒
被華誼兄弟寄予厚望的《八佰》已撤檔

總的來看,對於內容製作公司來說,無論電影的上游公司還是電視劇公司,市場都仍然在搖擺之中,且內容層面未來可能也會面臨更多政策不確定性;而對於電影的下游公司來說,競爭壓力仍然在加大,短期內或許也難以看到業績的向好。

上述基金人士A也告訴毒眸,“去年開始,我們就很少投純內容類的公司了,我們覺得影視傳媒公司的估值目前還沒有太好的預期。未來科技和文化可能會存在不錯的投資機會,比如5G技術的躍升可能帶給內容方面的變化,我們目前看的更多的也是文化+科技的公司與項目。”

與2015年的牛市不同,如今的二級市場對影視傳媒公司很難僅僅因為概念就長時間的大肆炒作。影視傳媒的上市公司如果想把“曇花一現”變成持續上漲,還需自身拿出實打實的業績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