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文 │ 阿Po

2018年,中國電視劇正式進入現實主義題材年,連爆三年的古裝劇啞火。

2017年Q4季度,各大平台年度片單、各大衛視年度招商劇紛紛放出預告片,各種電影咖迴流電視圈、強陣容組成頭部項目、大IP層出不窮、重金投入不斷增加,為2018年提前畫了個大“餅”。古裝劇伴隨著過往幾年的開發,成為“大餅”中幾乎是總投資額佔比最大的一部分,諸多“成品”正待面市,只欠一個適當的“檔期”。

怎料2018年開年了,第一季度結束了,最期待的畫面並沒有出現,古裝市場雖不至於風平浪靜,但連“溫火”也算不上,層層漣漪,不痛不癢,風過不留痕。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回望2017年同期,1月2日年度最具爭議作品之一的摳圖大劇《孤芳不自賞》開播,為網路帶來一大話題;1月30日開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僅熱播整整兩個月、帶火趙又廷、鋪墊接下來一整年迪麗熱巴的女主之路,更有傳楊冪持股的出品方之一嘉行傳媒估值高達50億,對整個公司2017年凈利潤率翻番起了不小的作用。

然而《巴清傳》《如懿傳》統統沒有出現的2018年第一季度,古裝市場當然也不至於頹然一片,又或者這一季度的片單與成績,為暫且按兵不動、希望伺機而發的劇目,指出了一些“明路”。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Q1古裝劇復盤:精品救市

2018年第一季古裝劇稀缺的感覺,首先來源於整體劇集市場缺乏話題爆款的狀態,尤其在今年電影賀歲檔《紅海行動》《捉妖記2》《唐人街探案2》三部國產大片總票房超過50億的情況下,電視劇賀歲檔卻出現了“無劇可看”的尷尬局面。

根據骨朵數據顯示今年除夕2月15日前後的整個賀歲檔劇集市場觀察,總播放量前四位的劇目全部來自一線衛視的日播黃金檔,分別是湖南衛視的《談判官》,東方、江蘇衛視的《一路繁花相送》《戀愛先生》,以及浙江衛視的《和平飯店》,三部都市言情劇與一部民國懸疑諜戰劇,四部劇登陸網路的方式均為多平台播放,無獨播。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賀歲檔總播放量排名第五的《鳳囚凰》,則成為了2018年Q1的重頭古裝劇。這部由於正操盤、在拍攝期就引起換角風波的劇,從一播出就因為“縫紉機髮型”“關曉彤演技”等話題將口碑帶偏,中期則利用“說書人推翻前情”的“同人式”敘事方式,將過往16集劇情化作“南柯一夢”,再強行重啟“北魏篇”劇情,引觀眾網友目瞪口呆,吐槽注水。

於正的作品中從不缺“黑紅”玩法,即為“有人黑、有人討論、有人在看,就是紅”,聽起來不無道理。至少《鳳囚凰》是整個2018年第一季度首播劇中唯一一部登陸一線衛視湖南衛視的古裝劇,總播放量44.7億,周播檔平均收視0.717,都進入合格線以上。

Q1共有9部古裝劇首播,除了《鳳囚凰》之外,全部都僅在網路平台播放,另有一部《琅琊榜之風起長林》屬於去年12月18日上線、但超過一半以上的內容在2018年播放

這些劇目的集中上線時間在1月中下旬到2月上旬,賀歲檔前一周僅上新優酷平台《櫃中美人》、愛奇藝平台《飄香劍雨》兩部,無頭部大劇加入“戰局”。

3月因國家舉行重大活動的關係,網劇市場上新量驟減,古裝劇僅優酷獨播的《烈火如歌》成為一枝獨秀,15天累計播放量55.8億,飾演暖男玉自寒的劉芮麟網路熱議度漲勢明顯,周渝民因同時有《櫃中美人》《烈火如歌》兩部劇播出而輿情反饋良好,去年參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今年主演《烈火如歌》的迪麗熱巴幾乎成為每年古裝劇開年爆款利器。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直至重大活動結束,3月27日之後呈現網劇上新小高潮。一向以製作浪漫古偶著稱的唐人影視,本次以《三國機密》將一個亂世中的少年權謀故事展現於人前,這是網路高人氣作家馬伯庸小說改編中首部播出的劇集,也因為劇情跌宕、節奏緊湊、偏正劇感強烈,得到了不錯的網路熱議和口碑,9天播放量6.6億,被視為唐人影視的轉型之作。

2018年Q1的十部古裝劇,總體以網播為主,僅兩部一線衛視周播劇,一部後期轉黃金檔;集數多的大體量劇在播放量上有絕對優勢,大投入精品劇則在熱度和口碑上有優勢,但無論播放量還是口碑,長尾效應大多不佳,僅《琅琊榜之風起長林》保持豆瓣高分,《三國機密》勢頭良好。

風水輪流轉

在整個劇集市場的儲備中,絕對不乏古裝大劇,檸萌影業的《扶搖》、辛迪加影視的《凰權·弈天下》、華策影視的《獨孤皇后》等都屬於頭部大劇。但開年之局,早在去年第四季度《巴清傳》《如懿傳》獲得發行許可證之時,就成為了兩者戰場,暫無旁人敢插足做炮灰。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詭異的是2018整整一個季度已經過去,《巴清傳》接連因為各種原因進擊撤檔,《如懿傳》則傳聞數度不過審,結果造成了Q1的古裝大劇空缺。

一切真的只是意外嗎?

事實上,“發行許可證”對於一部劇來說只是一個省級電視台的播放許可證,需要上星甚至一線衛視播放,必須還得經過總審獲得上星許可證。新浪微博的熱搜上卻不斷出現#如懿傳巴清傳獲得發行許可證#的話題,遛粉和誤導的嫌疑極大。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去年上半年,除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成開年爆款之外,《新射鵰英雄傳》成武俠翻拍的口碑之作,《楚喬傳》也以超過400億網路播放量打破記錄,直到暑期依然有《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這樣的口碑網台作品。

直到9月份國家開展重大會議,而後接連幾部被視為頭部大作的古裝劇,如《將軍在上》《獨步天下》《九州·海上牧雲記》由網台聯動轉為純網播放,古裝劇在電視台即便是周播檔都基本悄無聲息,全年古裝劇的爆款和高口碑之作的出現率極低。

從去年9月到今年3月,在國家重大會議期間,不僅是對古裝劇是否胡亂改編歷史等問題進行了嚴審,導致播出難度加大,也正是古裝劇本身整體平均口碑大幅下滑的階段,觀眾對於從2015年《花千骨》開始的古裝、仙俠、大女主等標籤產生了審美疲勞。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反觀時裝劇,《人民的名義》與《我的前半生》網路熱議帶動現實主義題材在年輕網生觀眾里的傳播,與重大會議中對現實主義題材的“划重點”,都將現實主義題材從去年下半年推上了主流導向。

電視劇的排播嚴格按照檔期執行,播出容量有限,需要增加現實主義題材劇的播出,勢必要減少另一類題材的劇集,“被膩味”的古裝劇變成了“被削減用以釋放排播空間”的最大一類題材劇目。

古裝市場曙光何在?

市場正在進入一個“壓縮古裝劇空間,加大現實主義題材”的階段,已經非常明顯,那是否古裝劇真的會越來越難播出,前途難測?並非如此。

每年黃金檔古裝比例不能超過15%的規定尚未改變,也就是說黃金檔每年依舊還有最多110集的播放機會,伴隨著衛視22點後周播檔,古裝劇的“容身之所”並沒有在明面上減少。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只是據骨朵了解,五大一線衛視的黃金檔與周播檔在開年之時就幾乎已經排滿上半年檔期,至於為何電視台只出現了《琅琊榜之風起長林》與《鳳囚凰》兩部古裝,一來與3月重大會議期間播出都市題材相對保險,二來也可能是原定的《巴清傳》因各種意外未能如期播出。

頭部大劇都希望能夠“網台同步”增加國民影響力,電視台檔期缺乏的同時不願網路首播,引發網路市場也缺乏古裝大劇。

究竟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古裝劇該走向怎樣的方向?從今年Q1的古裝劇中已經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承載了正午陽光一向的高口碑,即便孔笙導演曾向骨朵透露,剪輯節奏更適宜網路觀看,不過內容過硬的情況下在北京衛視也由周播檔轉向黃金檔,黃曉明因此劇,演技被刮目相看,服化道的細節和人設、故事走向為人稱道,是當之無愧的“精品劇”。

唐人影視在《三國機密》里也收起了以往一貫的“玄妙幻想”,由《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的編劇常江寫出了漢天子眼中不同視角的亂世三國故事,並且承襲了原作馬伯庸趣解歷史的風格,不會嚴重偏離歷史,又不會讓觀眾覺得瞭然無趣,很好地抓住了其中的平衡故而引發熱議。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這樣看來,如何將歷史以正確的影視精品化方式表達給觀眾,將會是未來古裝劇的一大方向。

而《巴清傳》《如懿傳》雖然接連“出意外”,但並不代表古裝劇不該做大,古裝劇的製作成本原本就比都市劇更大,需要做好做精,投入只會越來越大,頭部精品化必然是趨勢。至於大投入帶來的成本回收是否只能利用加長集數的灌水方式來平衡,則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另外,Q1中《飄香劍雨》《新笑傲江湖》《尋秦記》三部古裝劇的翻拍也是一大思路。《飄香劍雨》在播放量上不佔優勢,但劇情極力還原武俠世界的方式也使它成為三部武俠中唯一口碑及格之作。

未來影視劇市場也會迎來《倚天屠龍記》《絕代雙驕》《神鵰俠侶》等武俠劇翻拍熱潮,武俠作為經典文學小說類別,在長久以來的翻拍中,大多以最為貼近原著的方式受到觀眾肯定,這也會是近來最“安全”的古裝劇路線之一。

2018第一季度古裝劇就開年遇阻 市場受壓?

古裝市場縮減所帶來的問題並非是有意針對此類題材,在現實主義當道的影視階段,如果以“現實主義手法”拍出優質精品古裝劇,無論是對製作團隊還是對整個市場來說,都會是一個正確的導向。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