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杜羅:壓力山大的「查韋斯接班人」

馬杜羅:壓力山大的「查韋斯接班人」

馬杜羅。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徐燁

他玩過搖滾,入選過國家棒球隊,開過公交車。

他自稱是“查韋斯之子”,結識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查韋斯病逝后,他作為接班人接過權杖。如今,委內瑞拉政治僵局難解、經濟困境難破,他面臨空前壓力。

他就是委內瑞拉現任總統馬杜羅。

“從小我的血液里就流淌著政治”

馬杜羅:壓力山大的「查韋斯接班人」

馬杜羅1962年11月23日出生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父親是一名工會領袖。

從上世紀60年代直至查韋斯1998年當選總統,委內瑞拉一直被少數利益集團把控,腐敗成風,絕大多數民眾生活在貧困線以下。與很多60年代出生的人一樣,馬杜羅熱衷於政治和革命運動,從6歲起就隨父親參加左派政黨的活動。

“從小我的血液里就流淌著政治。政治從小就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對我來說也是一項有趣的活動,而且我總是有自己的觀點。”馬杜羅曾在電視採訪中說。

馬杜羅上小學4年級時,一位老師在教室里發表了貶低古巴革命的言論,馬杜羅和一名同學立即與老師展開激烈爭論,後來被趕出教室,並被關在圖書館3天。

在左翼運動風起雲湧的時代,馬杜羅堅定了改造社會的思想。

曾想用音樂和運動改變年輕人

馬杜羅非常喜歡音樂,和所有加拉加斯人一樣,鍾情薩爾薩風格的音樂。他還喜歡搖滾樂,20歲那年和幾個同伴組建樂隊並擔任吉他手。在那個年代,委內瑞拉國內年輕人犯罪現象嚴重,馬杜羅認為音樂可以改變年輕人的思想和意識。

馬杜羅年輕的時候還喜歡打棒球,是一名優秀的投手,還曾入選國家棒球隊。離開國家隊后,他在社區的青年棒球隊擔任過教練,希望通過推廣體育運動來改變當地年輕人犯罪問題的頑疾。

有一次,馬杜羅在棒球場附近遭到一群年輕人持槍搶劫。他回憶說:“這些人都拿著棒球棍,我記得在棒球場上見過他們。他們拿槍指著我的頭,搶走了我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這件事使他不再寄希望於用運動來改變年輕人。

馬杜羅28歲時進入加拉加斯地鐵公司工作。通過嚴格的培訓和考試后,他成為快速公交線路司機。後來他加入地鐵公司的工會,並從會員成長為領袖,因為敢於為工人爭取利益而受到廣泛擁戴。

即使在成為總統后,馬杜羅還是喜歡開公交車。他經常在政治活動中開著中國出口到委內瑞拉的宇通客車出現,並不止一次表達了對中國生產的公交車的喜愛。

解救查韋斯出獄

1992年2月,當時還是一名空降營營長的查韋斯發動軍事政變未遂,隨後被捕入獄。也是在這個時候,馬杜羅結識了他現在的妻子、比他大10歲的弗洛雷斯。她當時擔任查韋斯和部分參與政變軍人的辯護律師。馬杜羅非常同情查韋斯的遭遇,他和弗洛雷斯很快成為志同道合的親密戰友。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查韋斯1994年成功獲釋出獄。

馬杜羅回憶說,第一次在監獄里見到查韋斯時,他們親密交談了近50分鐘。受查韋斯的革命理想感染,馬杜羅立即決定加入查韋斯領導的“玻利瓦爾革命運動”。離開監獄前,查韋斯給馬杜羅取了個代號,叫“綠色”,以隱藏他的革命者身份。

馬杜羅不止一次說,與查韋斯的相識改變了他的一生。“從第一次在監獄見到查韋斯起,直到他去世,我從來沒有放棄過他。”

臨危受命扛起大旗

1998年,查韋斯當選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執政期間,馬杜羅先後擔任過議員、議會主席、外交部長和副總統。擔任外長期間,馬杜羅積極推進查韋斯倡導的拉美一體化進程。在此期間,委內瑞拉與中國、俄羅斯也建立了友好合作關係。

2012年10月,查韋斯連任總統,並任命馬杜羅為副總統。不久后,查韋斯因癌症複發前往古巴接受治療。同年12月,病情嚴重惡化的查韋斯在病榻上說:“如果出現不允許我繼續擔任總統的情況,我從內心懇求你們所有人選馬杜羅為委內瑞拉總統。”

查韋斯公開明確了馬杜羅的接班人身份,稱其是一個能夠“以堅實的雙手、堅定的目光以及智慧、學識和領導能力”繼續推動革命進程的人物。

2013年3月5日,查韋斯因病去世,馬杜羅成為代總統。按照憲法,委內瑞拉在一個月後重新舉行了總統大選。馬杜羅作為查韋斯生前點的接班人代表執政党參選並以微弱優勢勝出,扛起繼續革命的大旗。

馬杜羅承認,查韋斯的離去對他來說“如同一場噩夢”,剛當選總統時感覺壓力很大,“後來我才意識到,走到街道和人民中工作和繼續革命鬥爭才是治療創傷的方法,這讓我重新感到自己的價值”。

“我就是一名工人總統”

馬杜羅上任后基本延續了查韋斯的執政綱領。他對查韋斯無限忠誠,甚至主動讓出總統官邸讓查韋斯的家人繼續住在裡面,自己仍住在副總統府。他還繼承了查韋斯這位“反美鬥士”的衣缽,頻頻批判美國的干涉主義。

2013年7月17日,馬杜羅與弗洛雷斯正式宣布結婚。弗洛雷斯在辭去公職后拒絕使用“第一夫人”稱謂,而堅持以“第一革命戰士”的身份陪伴馬杜羅參加政治活動。

反對黨一直拿馬杜羅曾經的公交車司機身份嘲笑他,對此馬杜羅回應說:“我為自己公交車司機的工作感到自豪,我就是一名工人總統!”

執政4年多來,這位身高1米9、留著濃密黑色小鬍子的平民總統總是穿著工人服裝出現在公眾視野中。他上台伊始就推出了“街道政府”,他本人經常和內閣成員一起在街道上現場辦公,傾聽民眾的訴求,併當場研究解決方案。

執政面臨重重挑戰

近年來,由於國際油價暴跌,委內瑞拉經濟陷入嚴重危機,財政入不敷出。反對黨在西方國家支持下趁機進行奪權活動,馬杜羅執政之路充滿嚴峻挑戰。

2015年底,委反對黨聯盟在議會選舉中贏得了國家立法機關的多數席位,給馬杜羅執政帶來巨大衝擊。贏得議會選舉后的反對黨聯盟在2016年企圖發動罷黜馬杜羅總統職務的全民公投,雖然公投進程最終因提交的選民簽名造假而被中止,但朝野兩派的鬥爭愈演愈烈,嚴重影響到國家經濟、政治和社會的方方面面。

今年以來,反對黨在西方勢力支持下不斷製造和升級國內衝突,企圖顛覆馬杜羅政權。最近3個月來,反對黨再次在全國範圍組織持續的暴力抗議活動,導致近百人死亡,數千人受傷和被捕,國家經濟發展和民眾生活受到強烈衝擊。

雖然馬杜羅反覆呼籲反對黨停止破壞和顛覆活動並與政府對話,但都沒有得到積極回應。

7月30日,委內瑞拉舉行制憲大會選舉,8月4日委制憲大會正式成立。馬杜羅政府希望通過重新制定憲法,解除反對派占多數的議會的權力,但此舉遭到反對派堅決抵制。

可以預見,委內瑞拉局勢將在一定時間內處於動蕩和衝突中。馬杜羅是否真如查韋斯所言能夠在逆境中力挽狂瀾,需要時間去解答。

更多專業報道,請點擊下載“界面新聞”APP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