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國家風險指數創10年來新高,最糟情況將至還是市場反應過度?

阿根廷國家風險指數創10年來新高,最糟情況將至還是市場反應過度?

8月13日,布宜諾斯艾利斯街頭景象。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田思奇

受出人意料的大選初選結果影響,阿根廷金融市場在周一(8月12日)遭遇“股匯債三殺”。到了周二,金融市場收窄跌幅,但阿根廷“國家風險指數”已超過1600,創2009年以來最高值。

阿根廷比索對美元匯率在周一重創約15%,到周二晚些時候又繼續下跌4.7%。儘管阿根廷央行在當天拋售了1.5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但最終美元買入價仍收於58.33比索,創造了本年度的紀錄。阿根廷債券市場同樣再次下跌15%。股市在周一暴跌38%后回升10%。

本周市場暴跌前,阿根廷中左翼總統候選人費爾南德斯在周日的初選中獲得超過47%的支持率,而現任總統馬克里僅獲得32%的選票。費爾南德斯的背後站著不少對馬克里任期中經濟衰退和大幅通貨膨脹不滿的選民,以及費爾南德斯的搭檔,前總統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基什內爾的忠實支持者。

克里斯蒂娜2007年至2015年執政期間,她的養老基金國有化項目、匯率管制以及腐敗醜聞,都令市場產生巨大的質疑。經濟學家表示,初選結果意味著左翼政府在10月大選中重新掌權的可能性越來越大,阿根廷正走向長期的金融不穩定。

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駐紐約全球貨幣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比索和股市的疲軟反映了人們的擔憂,即他們正回到基什內爾的糟糕舊時代”,“在他們上台之前,我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市場正擔心最糟糕的情況。”

阿根廷國家風險指數創10年來新高,最糟情況將至還是市場反應過度?

對於深陷泥潭的阿根廷經濟來說,市場暴跌無疑是雪上加霜。今年第一季度,阿根廷經濟同比萎縮5.8%。《華爾街日報》援引專家指出,比索暴跌將進一步扼殺馬克里在10月27日大選中贏得連任的機會。比索疲軟將有助於出口,但通過以當地貨幣計價的進口產品會變得更貴,這將迫使央行維持極高的利率,阻礙經濟復甦。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阿爾貝托·拉莫斯(Alberto Ramos)表示,馬克里可能會指出,如果選民支持費爾南德斯,眼下的市場動蕩就是這個國家的未來。但很少有人認為這一策略會奏效,許多選民仍將市場不穩定歸咎於馬克里。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首席新興市場經濟學家威廉·傑克遜(William Jackson)警告說,在過去25年裡,當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在一天內下跌了15%或更多時,它們中的85%都陷入了衰退,大約一半出現主權債務違約。

但也有觀點強調,費爾南德斯不是克里斯蒂娜。現年60歲的他為律師出身,曾在政府貿易談判和保險監管中擔任過技術官僚。他即便不代表溫和派,也標誌著一定靈活性。

巴林(Barings)全球主權債務主管里卡多·阿德羅格(Ricardo Adrogue)表示:“市場可能對阿根廷大選反應過度”,“採取謹慎的前進道路符合費爾南德斯的利益。”

但《巴倫》周刊文章稱,其他投資者則不那麼樂觀,他們指出費爾南德斯將工資和養老金提高20%的承諾並不謹慎。

此外,費爾南德斯還誓言要償還該國的債務,尤其是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570億美元,這是馬克里2018年救援計劃的一部分。然而,費爾南德斯可能會要求IMF提供更容易達到的還款時間表。拉莫斯指出,目前尚不清楚,如果經濟陷入困境,這些庇隆主義者是否願意採取必要的措施來繼續償還債務。

(註:庇隆主義是由阿根廷前總統胡安·庇隆開創的政治思潮,主打社會正義,經濟獨立和政治主權這“三面大旗”,被認為是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之外的“第三立場”意識形態。)

相關閱讀:

【記者手記】於無聲中聽驚雷:阿根廷大選,我在投票站做志願者

股市崩盤、匯率崩盤、債券崩盤!昨夜,阿根廷嚇壞全球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