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報解讀光線的2018年:主控爆款缺位,投資收益成中流砥柱?

文| Mia

4月23日,五大民營電影公司巨頭之一——光線傳媒,發布了2018年年度報告。報告顯示,該公司2018年營收14.92億元,同比下降19.09%;凈利13.73億元,同比增長68.47%;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虧2.84億元,同比下降161.73%。這是20歲的光線傳媒自上市以來首度出現主營業務業績虧損。

市面上主流影視公司中,去年超過半數利潤下降或為負。據同花順iFinD數據統計,截至4月23日,共有63家傳媒上市公司發布年報,其中33家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較2017年同期減少。11家傳媒上市公司發布的2019年Q1財報和75家傳媒上市公司發布的2019Q1業績預告中,21家凈利潤為負,46家凈利潤較2018年同期有所減少。

財報顯示,2018年華誼兄弟營收38.98億,同比下降1.23%。凈利潤-9.86億,同比下降219%。2018財年,萬達電影營收141億,同比增6.59%。凈利潤12.93億,同比增速為-14.72%,這是萬達電影首度出現凈利潤增速為負的情況。今年4月26日,樂視將公布2018年財報,業績預告顯示2018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預計為虧損,退市幾乎已成定局。

在慘淡的大環境下,依靠精準投資眼光,光線交出一份增速下降,但盈利可觀的成績單,被分析師認為是“優等生”,多家證券公司給出“買入”評級。不過主營業務仍有待加強。儘管73.8億元票房收入再創新高,性價比黑馬頻出,但光線始終缺乏一部主控爆款。

光線的2018:主控爆款缺位,青春喜劇黑馬回暖,投資收益成中流砥柱

財報解讀光線的2018年:主控爆款缺位,投資收益成中流砥柱?

回顧光線的2018財年,幾件與投資有關的大事成為其年度關鍵詞。2018年3月,光線傳媒以33.17億元的總價,將持有的新麗傳媒27.64%股權“賣身”騰訊,獲得高達22.66億元的投資收益。這也使得光線當年度的所有財報數字都變得頗為漂亮,Q1歸母凈利潤達19.9億元,同比增長976.95%。

2018年5月30日,光線傳媒與汪海濱簽訂浙江齊聚股權轉讓協議,將其持5%的股權無償轉讓予汪海濱。報告期內視頻直播業務“剝離”,不再併入報表,成為其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轉虧的原因之一。

另一個原因是影視公司普遍出現的資產減值。光線傳媒2018年共計減持壞賬損失、存貨跌價損失、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減值損失、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損失、商譽減值損失等各項資產減值計提共計約7.26億元。

另外,光線董事長王長田通過Vibrant WideLimited和光線子公司香港影業國際有限公司合計持有票務平台貓眼41.86%股份,為貓眼第一大股東。貓眼於2019年2月4日在港股上市,其年報顯示2018年營收37.55億元,同比增長47%;年內虧損1.38億元,同比增加82%。其經調整EBITDA(加回折舊攤銷、股權激勵費用及上市開支等)為2.29億元,同比增長35%,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經營業績。穩定在60%的市場佔有率,使得貓眼未來存在較大的全產業鏈拓展空間,也將為光線帶來長期利好。

光線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不務正業” 的產業投資方面“表現突出”。2016年,光線依靠減持天神娛樂股份獲得2億元的投資收益,2017年,因為增持貓眼公允價值的提升、減持天神娛樂和捷通無限,光線獲得了1.4億收入。

財報解讀光線的2018年:主控爆款缺位,投資收益成中流砥柱?

但在電影主營業務方面,仍有較大提升空間。其電影業務毛利減少約1.98億元。報告期內上映了《熊出沒·變形記》《唐人街探案2》《大世界》《英雄本色2018》《金錢世界》《超時空同居》《動物世界》《一出好戲》《悲傷逆流成河》《狗十三》《二十歲》《昨日青空》《葉問外傳:張天志》等十三部影片,實現票房收入73.8億元,比起2017年實現總票房收入33億元,有了大幅度提升,而影史票房top4《唐人街探案2》一部就為光線貢獻了46%,該片主控方為萬達影視,光線為參投,由光線2018年Q1財報電影業務營收1.7億元可知,參投比例並不大。《動物世界》《英雄本色2018》表現不佳,後者更爆發導演丁晟怒懟宣發負面。

二八法則下,光線主控爆款缺失問題更為突出。2017年,光線無一部10億+影片產出。去年在其一貫擅長的青春片、喜劇片上穩定發揮,產出不少體量中等,性價比頗高的黑馬,則相對彌補了頭部爆款欠缺問題。《熊出沒·變形記》6.05億票房,《超時空同居》8.99億票房,《一出好戲》13.55億票房,《悲傷逆流成河》3.56億票房,均屬檔期內黑馬。

不過,數年來支撐著財報的股權出售、產業投資紅利或許並非長久之計。2019年Q1,光線傳媒預計盈利7800萬-1.05億,實現票房收入23.31億元,其中參投的《瘋狂的外星人》貢獻了94%的票房收入。

媒體人出身的王長田試圖打造“默多克式”媒體帝國,旗下彩條屋影業對標“中國皮克斯”,其大量併購投資正是為了形成打通娛樂全產業鏈的生態閉環,而股權出售與這一邏輯相悖。從待上映片單來看,最有爆款可能的《三體》仍未定檔,或將於2020年上映。

電視劇業務迅速發展,動漫業務乏力,實景布局加大:傳媒娛樂帝國任重道遠

縱觀整個財報,光線2018年電視劇業務的快速發展尤令人矚目。從2017年開始,光線開始逐步加重對電視劇業務的布局。從原先單一的參投模式,逐步向主投主控過渡,製作網播為主的超級季播劇,主攻知名IP。而這一戰略的成效,在2018年業績中顯現出來。

2018年,光線確認了《新笑傲江湖》、《愛國者》《我的保姆手冊》《盜墓筆記2》的發行收入,電視劇收入2.51億元,同比增長787%。今年的新劇中《八分鐘的溫暖》已經播出,《我在未來等你》有望播出。不過這幾部電視劇口碑質量差強人意,豆瓣評分基本均在及格線以下。對比2019年Q1,光線電視劇業務利潤同比有所下滑,除了大環境影響外,或許不得不考慮口碑發酵為品牌帶來的的長線效應。

另外,在投資至少22家動漫公司,成立彩條屋,並通過開啟國漫元年的《大聖歸來》,此後的《大魚海棠》《你的名字》等動漫爆款后,意在打造國產皮克斯的光線在動漫板塊的野心實力有目共睹。不過,去年其動漫業務的表現難稱理想。

除了定位低幼合家歡的《熊出沒·變形記》繼續悶聲發大財以外,《大世界》和《昨日青空》均未能達到預期。前者作為《大護法》之後的“大系列”,近千萬投資僅獲得262萬票房,後者歷經提檔、改檔、撤檔,最終票房不到9000萬,表現平平。

財報解讀光線的2018年:主控爆款缺位,投資收益成中流砥柱?

年報顯示,光線2019年預計上映國產動畫電影項目有3部,包括《姜子牙》、《哪吒之魔童降世》、《妙先生》、《深海》、《大魚海棠2》、《西遊記之大聖鬧天宮》、《鳳凰》等項目仍在製作當中。《大聖歸來》已經過去了四年,國漫的再度爆發仍舊遙遙無期。

在五大當中,光線以作風較為保守而著稱,多投資演員轉型導演之作,以及體量較小的青春片、喜劇片、動畫片。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風險,使之成為了寒冬中的“優等生”,但是也規避了一些有爆款可能的“非傳統類型”。例如《我不是葯神》《流浪地球》《戰狼2》。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報告期內,光線還設立了全線實景娛樂揚州有限公司、鄂爾多斯市光線影業有限公司、霍爾果斯聚光影業有限公司,同時增資上海紅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對實景娛樂布局持續加碼。不過,作為後來者,尤其需要強IP加持——而這正是光線有待加強之處。

2018年下半年,受到影視行業整體波及,雖未處漩渦中心,光線估值一度下滑一百億,今年以來逐漸回暖。無論是電影市場增速下滑,抑或是流媒體和短視頻的衝擊,留給這家老牌電影公司打造娛樂帝國的命題依然凝重,前路依然任重道遠。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