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全球最高債務的日本,支撐得起2%的國防預算嗎?

背著全球最高債務的日本,支撐得起2%的國防預算嗎?

6月26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參加G7會議時表示,將在未來五年徹底增強日本的防衛能力,並增加防衛費用支出。圖源:視覺中國

背著全球最高債務的日本,支撐得起2%的國防預算嗎?

6月26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參加G7會議時表示,將在未來五年徹底增強日本的防衛能力,並增加防衛費用支出。圖源:視覺中國

記者 | 劉子象

周五,日本內閣會議通過2022年度《防衛白皮書》。白皮書警告稱,日本的國家安全威脅不斷升級,將中國、俄羅斯和朝鮮列為主要安全關切。

在這份長達500頁的報告中,關於台海局勢的內容篇幅比去年翻了一番,達到10頁。白皮書還對中俄軍事合作保持 「關切」,相關內容增加了2頁。

當天下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上應詢回應稱,日本新版的《防衛白皮書》,指責抹黑中國國防政策、正常軍力發展和正當海洋活動,渲染所謂「中國威脅」,在台灣問題上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已就此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

同日,韓國外交部發言人抗議白皮書中主張日韓爭議島嶼(韓稱「獨島」,日稱「竹島」)是日本領土,並敦促日方立即撤回主張。

渲染了面臨的「威脅」之後,白皮書強調日本需要增加軍費開支。報告引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對日本和其他8個國家國防開支的比較稱,日本軍事開支低於G7國家標準,目前佔GDP的0.95%,美國佔3.12%,韓國佔2.57%,中國佔1.2%,俄羅斯佔2.73%。

背著全球最高債務的日本,支撐得起2%的國防預算嗎?

分析稱,日本大肆渲染安全威脅,意在為下月提交的增加國防預算造勢,為增加預算爭取日本國內公眾支持,同時還能為年底的國家安全評估奠定基礎。預計該評估將呼籲採購遠程打擊導彈,加強太空和網路能力,並加強對技術獲取的控制。

現行的《日本國憲法》第9條明確規定,日本放棄以戰爭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並將日本軍隊的定位限制在自衛角色。儘管後來日本成立了自衛隊,但憲法禁止使用武力和維持武裝部隊。另外,還面臨「國防開支不得超過GDP的1%上限,以及禁止生產、擁有或允許進入核武器」的原則限制。

然而日本只是名義上的和平主義者,其重新軍事化進程從未停止。日本國防預算幾十年來基本持平,自2010年以來支出緩慢增長,在最新的2022財年,預算已經超過1%的上限。

4月份,自民黨為軍費開支增加一倍設定時間表,五年之內力爭達到GDP的2%。若增至2%,考慮到日本的經濟規模,屆時日本的國防開支將躍升至全球第三。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2027年日本GDP的2%將達到11.9萬億日元(1250億美元)。

日本目前的軍費開支在全球排名第9,這本身顯然與憲法條款相矛盾。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自衛隊現在還擁有遠至非洲之角的永久作戰基地。日本防衛省也正在有效地向戰區的烏克蘭軍隊提供後勤物資。

自7月8日前首相安倍晉三被槍殺以來,他曾經力推的修憲議程加速進行。10日,執政的自民黨及其聯盟夥伴公明黨在議會上議院贏得三分之二的多數席位,這是修憲發起全民公投的必要條件。11日,岸田表示將推動修憲,以鞏固安倍的遺產。

雖然修憲事宜在日本日益成主流,但是也有持保留意見的聲音出現。擔心主要集中在日本財政能否支持如此迅速的國防開支增長,以及政府能否依靠持續的公眾支持來實現這一目標。

自民黨的聯盟夥伴公明黨對2%的目標表示擔憂。按照公明黨領袖山口那津男的說法,如果這一舉措需要增加稅收或削減社會開支,公眾將不太可能支持,而且這也與日本戰後國防政策的基本目標,即保持防禦態勢和避免威脅地區穩定相矛盾。這些反對意見可能會緩和增加的規模或延長其成真的時間。

其他擔憂更多集中在財政方面。日本目前的公共債務已經達到GDP的263%,為各國最高。隨著債務水平和利率的提高,償還債務的成本將繼續上升,公共財政遭受的壓力將越來越大。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項目高級研究員Kristi Govella表示,日本經濟的整體健康狀況將對國防開支增加的有效性和可持續性產生重大影響。如果經濟不景氣,或日元持續疲軟,這將降低軍費開支增至GDP2%所帶來的影響。另外,在社會老齡化的日本,醫療和養老金成本正在飆升,在此情況下,將錢用於增加國防開支的合理性將遭受懷疑。

2022年預算案自身也無法否認面臨的財政困難和公共支出壓力。預算案指出,在努力協調政府其他支出重點的同時,還將頒布精簡措施。

在民意方面,雖然超過半數民眾支持修憲,但是大部分民眾並不認為它是優先事項。據5月份的一項民意調查,50%的人支持修改憲法第九條,48%的人反對,70%的人認為修改憲法的勢頭沒有增加。最近的另一項民調顯示,超過50%的人支持增加國防開支。據日本放送協會(NHK) 6月下旬的民調,只有5%的受訪者將修憲列為他們選舉的首要任務,而43%的人認為經濟是首要任務。

東京上智大學的政治學家Koichi Nakano在《紐約時報》撰文稱,現在不僅要告別安倍晉三,也要告別他的重整軍備的民族主義議程。日本的政治和經濟資源不應該集中在修憲和增加國防開支上,應該通過外交手段維護和平,支撐因安倍晉三多年的涓滴政策而搖搖欲墜的經濟。「經濟比安全問題更受公眾關注,岸田文雄不應在修改憲法第九條上浪費寶貴的政治資本」。

記者 | 劉子象

周五,日本內閣會議通過2022年度《防衛白皮書》。白皮書警告稱,日本的國家安全威脅不斷升級,將中國、俄羅斯和朝鮮列為主要安全關切。

在這份長達500頁的報告中,關於台海局勢的內容篇幅比去年翻了一番,達到10頁。白皮書還對中俄軍事合作保持 「關切」,相關內容增加了2頁。

當天下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上應詢回應稱,日本新版的《防衛白皮書》,指責抹黑中國國防政策、正常軍力發展和正當海洋活動,渲染所謂「中國威脅」,在台灣問題上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已就此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

同日,韓國外交部發言人抗議白皮書中主張日韓爭議島嶼(韓稱「獨島」,日稱「竹島」)是日本領土,並敦促日方立即撤回主張。

渲染了面臨的「威脅」之後,白皮書強調日本需要增加軍費開支。報告引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對日本和其他8個國家國防開支的比較稱,日本軍事開支低於G7國家標準,目前佔GDP的0.95%,美國佔3.12%,韓國佔2.57%,中國佔1.2%,俄羅斯佔2.73%。

背著全球最高債務的日本,支撐得起2%的國防預算嗎?

分析稱,日本大肆渲染安全威脅,意在為下月提交的增加國防預算造勢,為增加預算爭取日本國內公眾支持,同時還能為年底的國家安全評估奠定基礎。預計該評估將呼籲採購遠程打擊導彈,加強太空和網路能力,並加強對技術獲取的控制。

現行的《日本國憲法》第9條明確規定,日本放棄以戰爭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並將日本軍隊的定位限制在自衛角色。儘管後來日本成立了自衛隊,但憲法禁止使用武力和維持武裝部隊。另外,還面臨「國防開支不得超過GDP的1%上限,以及禁止生產、擁有或允許進入核武器」的原則限制。

然而日本只是名義上的和平主義者,其重新軍事化進程從未停止。日本國防預算幾十年來基本持平,自2010年以來支出緩慢增長,在最新的2022財年,預算已經超過1%的上限。

4月份,自民黨為軍費開支增加一倍設定時間表,五年之內力爭達到GDP的2%。若增至2%,考慮到日本的經濟規模,屆時日本的國防開支將躍升至全球第三。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2027年日本GDP的2%將達到11.9萬億日元(1250億美元)。

日本目前的軍費開支在全球排名第9,這本身顯然與憲法條款相矛盾。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自衛隊現在還擁有遠至非洲之角的永久作戰基地。日本防衛省也正在有效地向戰區的烏克蘭軍隊提供後勤物資。

自7月8日前首相安倍晉三被槍殺以來,他曾經力推的修憲議程加速進行。10日,執政的自民黨及其聯盟夥伴公明黨在議會上議院贏得三分之二的多數席位,這是修憲發起全民公投的必要條件。11日,岸田表示將推動修憲,以鞏固安倍的遺產。

雖然修憲事宜在日本日益成主流,但是也有持保留意見的聲音出現。擔心主要集中在日本財政能否支持如此迅速的國防開支增長,以及政府能否依靠持續的公眾支持來實現這一目標。

自民黨的聯盟夥伴公明黨對2%的目標表示擔憂。按照公明黨領袖山口那津男的說法,如果這一舉措需要增加稅收或削減社會開支,公眾將不太可能支持,而且這也與日本戰後國防政策的基本目標,即保持防禦態勢和避免威脅地區穩定相矛盾。這些反對意見可能會緩和增加的規模或延長其成真的時間。

其他擔憂更多集中在財政方面。日本目前的公共債務已經達到GDP的263%,為各國最高。隨著債務水平和利率的提高,償還債務的成本將繼續上升,公共財政遭受的壓力將越來越大。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項目高級研究員Kristi Govella表示,日本經濟的整體健康狀況將對國防開支增加的有效性和可持續性產生重大影響。如果經濟不景氣,或日元持續疲軟,這將降低軍費開支增至GDP2%所帶來的影響。另外,在社會老齡化的日本,醫療和養老金成本正在飆升,在此情況下,將錢用於增加國防開支的合理性將遭受懷疑。

2022年預算案自身也無法否認面臨的財政困難和公共支出壓力。預算案指出,在努力協調政府其他支出重點的同時,還將頒布精簡措施。

在民意方面,雖然超過半數民眾支持修憲,但是大部分民眾並不認為它是優先事項。據5月份的一項民意調查,50%的人支持修改憲法第九條,48%的人反對,70%的人認為修改憲法的勢頭沒有增加。最近的另一項民調顯示,超過50%的人支持增加國防開支。據日本放送協會(NHK) 6月下旬的民調,只有5%的受訪者將修憲列為他們選舉的首要任務,而43%的人認為經濟是首要任務。

東京上智大學的政治學家Koichi Nakano在《紐約時報》撰文稱,現在不僅要告別安倍晉三,也要告別他的重整軍備的民族主義議程。日本的政治和經濟資源不應該集中在修憲和增加國防開支上,應該通過外交手段維護和平,支撐因安倍晉三多年的涓滴政策而搖搖欲墜的經濟。「經濟比安全問題更受公眾關注,岸田文雄不應在修改憲法第九條上浪費寶貴的政治資本」。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