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元老級議員:不明白為什麼「白人至上主義」會讓人反感

美國元老級議員:不明白為什麼「白人至上主義」會讓人反感

美國國會眾議院愛荷華州議員金(Steve King)。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劉芳

美國總統川普的親密盟友、九屆共和黨眾議員史蒂夫·金(Steve King)在周四的一次採訪中表示,他不理解為什麼“白人民族主義者”和“白人至上主義者”這兩個詞會讓人反感(offensive)。

自2003年以來,史蒂夫·金一直在華盛頓代表他所在的愛荷華州鄉村地區。本周,年近70歲的他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發表了上述言論。

“白人民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西方文明——這些修辭是怎麼變成讓人反感的詞的呢?”金問道,“為什麼我們的學校一直教授給我們的,是自己歷史和文明的優點呢?”

在早前接受MSNBC採訪時,金也有過同樣的言論:“你回頭看看歷史,其他類別(category)的人對文明做了什麼貢獻?還有任何其他族群(subgroup)比(白人)對文明的貢獻更大么?”

美國元老級議員:不明白為什麼「白人至上主義」會讓人反感
金在MSNBC的節目上發表意見

採訪中,金也對民主黨候選人在中期選舉中呈現出的多樣性表示非常不安:“你要是看看(民主黨)那邊,可以完全理解成這國家對於白人男性來說已經沒有容身之處了。”

美國元老級議員:不明白為什麼「白人至上主義」會讓人反感

金所表達的“白人男性主導地位不在”的身份危機,在美國白人男性中有一定代表性。這其中,總統川普是支持他觀點的堅定一份子。中期選舉前,在愛荷華州舉行的一次集會上,川普不無讚許地說:“他(金)可能是這世界上最保守的人,”接著,川普豎起了大拇指。而金也在推特上回應:“我盡最大努力把川普總統拉到右邊:-)。”

事實上,早在川普和國會就邊境牆撥款僵持不下的十幾年以前,金就已經有了在邊境修牆的想法,和目前川普堅持的“邊境牆”如出一轍。在非法移民方面,金對能和非法移民父母團聚的兒童(也稱“夢想者”,dreamer)深惡痛覺。

他曾在推特上表示:“我們無法用別人的孩子來複興我們的文明。”他將非法移民稱為“對美國本土慢速播放的恐怖襲擊”和 “緩慢的大屠殺”(slow-motion Holocaust),並在推特上寫道:“人口轉型造成的文化自殺必須結束。”

美國元老級議員:不明白為什麼「白人至上主義」會讓人反感
金在展示他的邊境牆

《紐約時報》的這番採訪一經刊發,便引起了美國眾議院兩黨的嚴重關切。美國眾議院共和黨第三號人物,來自懷俄明州的切尼(Liz Cheney)表示:“金的言論是令人憎惡的種族主義言論,不應在國家討論層面佔有一席之地。”

另一名共和黨議員,密歇根州眾議員阿馬什(Justin Amash)也在推特上寫道:“這是對種族主義的信奉,是國會或任何地方都不能容忍的。”

而民主黨方面更是開始討論具體處分的措施。俄亥俄州眾議員瑞安(Tim Ryan)表示,金的最新言論顯示他這種一貫的“行為模式”必須受到譴責和懲罰。這位民主黨人已指示工作人員研究如何起草處分金的決議,並將在周四的議會投票中努力爭取同僚支持。

在周四接受Politico採訪時,瑞安表示:“我們需要國會發表聲明,明確這種言論是不能接受的 。這不是我們要教給孩子的東西,也不是我們想要定義國家的方式。”

儘管很少見,但美國國會可以採取行動,對違反眾議院規則的議員進行紀律處分。具體包括罰款、嚴重訓誡、在眾議院公開譴責,甚至開除議員資格。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通科(Paul Tonko)說,他支持處分金,以便在全國推動恢復族群團結。

在引起軒然大波后,金已就他的言論發表了聲明。在聲明中他拒絕自己被貼上“標籤”,並稱“白人至上主義”是邪惡的意識形態。他表示,自己只是一個民族主義者,他堅定地認為美國是“世界從未見過的西方文明價值的最明顯最完美的體現。”

美國元老級議員:不明白為什麼「白人至上主義」會讓人反感
議員金的聲明。圖片來源:推特

據美國統計局2018年最新數據顯示,目前美國白人(包括西班牙語裔和拉丁裔)佔總人口比重為76.6%,非洲裔美國人佔比13.4%,亞裔佔比5.8%,多種族混血佔比2.7% ,印第安原住民佔比1.3%,夏威夷和其他太平洋島國居民佔比0.2%。白人歸類中的西班牙語裔和拉丁裔,在整個人口統計中佔比約為18.1%(包括混血)。

據較早前皮尤研究所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有60%的人認為川普的上台讓美國的種族關係更加緊張。而2017年8月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團結右翼”集會,以及川普對此事件的態度也讓很多分析人士認為,他對美國當下緊張的種族關係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