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作者 | 語境

編輯 | 鐵林

幾句旁白,一段不著痕迹地演繹,沒有太多華麗的技巧,就將一位憔悴又堅定的父親形象展現在觀眾面前。

47歲的中國原創音樂劇“大神級”人物劉岩,真正做到了聲入人心。他在演唱《鋼的琴》選段《練習曲》時,在候場區的其他成員紛紛起立聆聽,這首歌唱哭了新晉出品人張惠妹,也成功幫他守住了“首席”席位。

7月19日,《聲入人心》第二季正式回歸。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圖片來源:聲入人心節目組

酷雲EYE的數據顯示,《聲入人心》第二季最高時段收視率突破了0.9,相比第一季有了明顯提升。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作為國內首個沒有淘汰制度的聲樂競技類原創綜藝,《聲入人心》第一季豆瓣評分達到罕見的9.3,獲得過第25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綜藝類最佳電視綜藝節目。不僅如此,今年4月的戛納國際電影節上,湖南衛視還將這一原創節目模式,正式授權給美國製作公司Vainglorious,未來節目將在北美地區發行。

但《聲入人心》第二季能否延續第一季的精良製作,守住口碑,仍然是外界關注的問題。

音樂劇演員突然有了流量效應

下班回到家,蘇十二(微博ID)立刻在“全員首席”群里發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房間像是一個倉庫,裡面堆滿了相同大小的包裹箱。

包裹裡面準備寄出的,是她和另兩位粉絲以《聲入人心》第一季成員為人物原型,合力設計的“全員首席”遊戲卡牌。她在群里通知,“大家耐心等待,馬上就發貨了”。

她是第一季節目優質的“自來水”之一。

今年3月份,蘇十二發起了一次卡牌眾籌活動。活動結束的時候,很多聲粉“哭著”留言,說沒買到“全員首席”卡牌。於是在群眾強烈的呼聲下,她又發起了第二次團購,也就是這次發貨中的卡牌。

“最初的靈感來源,是看到蠶蠶畫了成員們的卡通形象,還做了抽卡的gif圖。我和洛南都是陰陽師和三國殺的遊戲愛好者,然後就想是不是可以基於他們設計一個讓粉絲們可以一起玩的遊戲。”蘇十二告訴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你知道梅溪湖的本質是‘攪和’嘛。”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蠶蠶can

蘇十二向蠶蠶徵求了授權,和洛南一起研究怎麼設計遊戲。“真的開始執行的時候還是挺辛苦的,要考慮到很多細節,比如人物技能之間需要有一些制衡和平衡,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脫離人物(成員)本身的特點和‘梗’。”兩個人耗時兩個星期,每天都聊到後半夜,總算初步搞定了卡牌的人物技能和遊戲規則。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卡牌製作底稿 圖片來源:蘇十二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成品遊戲卡牌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冷棠

因為認識唱美聲的朋友,蘇十二很早就入了歌劇的“坑”。“節目開播后,我注意到朋友圈有很多媒體朋友都在推薦。去了解的時候發現,居然有這樣一檔節目能請到廖昌永做出品人,去關注美聲,還是挺想看看的。而且湖南衛視的製作,在娛樂性上面應該是可以保證的。”

蘇十二就這樣踏進了節目的“陷阱”,越陷越深,她利用節目素材剪輯過很多視頻,幫助節目在社交媒體上進行傳播。有的視頻還被成員們轉發點贊,蘇十二特別感動,覺得自己付出努力沒有白費。

第一季高口碑怎麼來的

作為一個競技類綜藝節目,《聲入人心》的神奇之處在於,儘管第一季的節目在今年1月份就已經打板收官了,可直到第二季開播前,粉絲們都還有一種節目仍在繼續的錯覺。而且最後一期播出后的半年時間,還有大批觀眾前赴後繼地跳進“湖”里。

直到現在,《聲入人心》還保持在微博綜藝類超話榜第一的位置。音樂類超話中,雖然排名時常變動,但是榜單前列從未少了成員們的身影。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榜單曾前七名被第一季成員佔領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超話社區

這種“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效果,離不開節目呈現的優質音樂作品和成員們的後續曝光。

跟拍多場巡演的粉絲湖邊的豆豆(微博ID),就在近期發出感嘆:怎麼播出半年了我的歌單還是《聲入人心》第一季的歌曲?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湖北的豆豆截圖

的確,《聲入人心》的歌曲質量足夠“耐打”。

節目選曲多來自優秀的歌劇和音樂劇作品,這些歌曲本身就具備很高的藝術性。在硬體配備上,節目組邀請了專業的音樂人去進行編曲、伴奏及學員指導,例如經驗豐富的音樂總監鍾興民和聲樂指導黃韻玲,以期能夠呈現出讓觀眾接受度更高的作品。

比如第一季第三期正式競演時,王晰和高楊的二重唱《她真漂亮》,在很多人心裡都有“白月光”的感覺;第四期的《鹿 be free》原本是電影《熊出沒》的主題曲,在融合了美聲和音樂劇唱法后,讓很多觀眾驚呼,“光頭強”的歌還能這樣唱!

節目結束后,持續的曝光也起了很大作用。

四位成員組成的“阿龍川蔡”組合作為踢館歌手,參加了《歌手2019》的競演,他們憑藉過硬的實力,最終拿到了總決賽季軍,同時也藉助節目的人氣,讓更多人倒回去關注《聲入人心》。

今年的4月到6月,《聲入人心》和保利聯合舉辦的巡演陸續登陸全國16個城市,粉絲一票難求。

密集的演出很好地維持了36個人的熱度。

當然,後續爆發的影響力,最核心的推動還是這36位選手身上獨特的吸引力。

由於節目的錄製地點在梅溪湖,粉絲會親切地稱成員為“梅溪湖36子”,稱自己為梅溪湖女孩(男孩)。

《聲入人心》和團體選拔形式的比賽不同,節目並不會要求成員成團出道。但由於集中生活3個月,期間又會一起排練合作二重唱、三重唱,“36子”彼此之間的感情非常深厚。

即使在節目結束之後,也可以看到他們之間頻繁且有趣的互動,有時候是“他來看我的演唱會”,有時候是“說走就走的畢業旅行”。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卡不叻_周深 @未來的方書劍

很多梅溪湖女孩和男孩們,也樂於成為36人的團粉。他們以喜歡一個團體的態度,去喜歡所有成員,36個人任意排列組合出席活動,都可以叫“聲入人心男團”。

做過影視宣發工作的蘇十二也認為人是最重要的因素:“綜藝的形式其實都是服務於人的。這檔節目最成功的就是,它很好地把絕大部分成員的特點和打動人的地方展現出來,讓觀眾記住他們。”

第一季選手鄭雲龍的出圈效應尤其明顯。在台上,他留給觀眾的印象是高冷的“音樂劇王子”,下了舞台,他一反高冷的形象,不拘小節,這樣強烈的“反差萌”,反而比單純的王子形象更受歡迎。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明朗02957

他深愛音樂劇。今年四月,他的音樂劇門票開票即售罄,他在微博感謝粉絲時寫道:這一分鐘,我等了十年。

《聲入人心》節目的延續具有一定的社會意義。

“一是今年高校招生的報名人數增加。”廖昌永提供了一組數據: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劇報考人數比往年增加40%多,歌劇報考人數增加了30%多,其他專業的報考人數也都有10%以上比例的上升。“二是像這樣的‘神仙們’橫空出世之後,對音樂市場會有非常大的推動力。以前演唱會的售票會很火,現在大家多了走進劇場的動力。”

尚雯婕在接受採訪時補充,“第一季播完之後對市場影響很明顯,對於音樂劇和歌劇的愛好者,原來市場上為他們提供的產品很少,沒有系統的平台,這部分市場原來處於沉睡的狀態,現在這部分市場被激活了。”

第二季如何“魔王鬥法”

如果你從一開始就關注了這個節目,一定會發現《聲入人心》在開播時,收視率並不理想,直到後期才有一些起色。

對比今年湖南衛視另一檔音樂類節目《歌手》第七季,收視率差了一大截。兩檔節目播出的時間差異雖然會給收視帶來一些影響,但不可否認的是,《聲入人心》一開始可是名副其實的“小糊綜”。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其實從節目角度來說的話,這不算是一個太成功的地方。”蘇十二因為剪輯視頻和製作卡牌認識了很多朋友,她覺得對於真正的路人來說,節目出圈更多是通過“聲入人心男團”參加《歌手》的競演。

“一方面還是受到了聲樂類型的限制。” 蘇十二說。實際上,音樂劇和歌劇本身有很強的審美壁壘,“圈外”人很難跨進來。節目在宣傳上也會通過“高顏值”“高學歷”這樣更為“通俗”的亮點去吸引觀眾。

另一方面,蘇十二覺得節目開始的定位不是特別明確。“我之前有跟行業的朋友討論過,定位不明確,它的宣傳就沒有一個很好的落點。根據我們的經驗,大部分節目如果第一、二期爆不了的話,後期再爆的可能性會非常弱,所以綜藝節目的宣傳經費通常會壓在前兩三期。”

節目開始的宣傳路線是“讓美聲流行起來”。美聲和歌劇會結合的更緊密,對於音樂劇來說又是另一個領域了。回過頭來看,可以發現音樂劇要比歌劇更“出圈”,熱度最高的‘雙雲’——阿雲嘎和鄭雲龍,都是音樂劇演員。

“劇圈壁壘”和“節目定位”兩個問題,在第二季中有了嘗試性的解決辦法。

節目通過第一輪冷啟動已經有了足夠的粉絲基礎,第一季粉絲活躍度的持續性和延展性,也讓第二季的預熱工作輕鬆了許多。根據市場反饋,節目在定位上也已經做出了方向性的調整。

市場的反饋,也帶來了一個問題。選手中音樂劇和歌劇演員各佔一半,第二季在歌曲的呈現上,該如何面對歌劇壁壘更高的問題,歌劇演員又該如何自處?

廖昌永在開播前的發布會上告訴刺蝟公社:“我希望歌劇演員們在節目中,盡量多的展示歌劇方面的才華,讓大家了解歌劇這門400多年的藝術。當然節目有它製作的亮點和考量,歌劇演員可以唱很多其他作品,做跨界融合,這對於他們,特別是在校學生來講是比較困難的,但是對我們唱歌劇也是有幫助的。”

新一季選角,依然保持了第一季高學歷、高水平的特色。選角組走遍了國內各大藝術院校和院團,並奔赴歐洲和北美進行進行成員招募。

第一季成員高天鶴這樣評價第二季的陣容:“如果說我們第一季是‘神仙打架’,那麼第二季就是‘魔王鬥法’。”

比較兩季的成員,第一季有“音樂劇王子”阿雲嘎、鄭雲龍,第二季就有更資深的“音樂劇國王”鄭棋元、劉岩;第一季有央音上音專業第一的“南北雙一”張超、蔡程昱,第二季就有四位成員帶著“第一”光環強勢入選;第一季有“音樂界的哈佛”茱莉亞音樂學院全A碩士畢業的賈凡,第二季有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全滿績博士畢業的袁廣泉……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第二季成員劉岩(左)和袁廣泉(右)
圖片來源:聲入人心節目組

成員升級了,節目在音樂作品的製作上也會有很大的突破。

節目監製沈欣透露,第二季將會打破音樂類節目慣用的音樂總監製,改為邀約多位重磅的音樂製作人。除了去年的音樂製作人的張筱真,還有參加過北京奧運會音樂編曲的趙兆,以及在《歌手》節目中為“阿龍川蔡”保駕護航的音樂製作人Nick。梅溪湖女孩熟悉的馬克老師也會作為樂隊總監,和製作人共同來保證音樂作品的質量和多元性。

除了人員陣容,節目在成員組隊、表演、點評等不同環節都會有策劃上的更新與升級。不同於第一季由成員自己選擇席位入座,在昨晚播出的第一期節目中,成員的初次席位選座,就改為由十五位行業出品人共同進行首次首席和替補認定。

在內容方面,尚雯婕表示,“在整個市場的審美已經被提升的情況下,第二季大家能做的就是往前一步,可以向市場上釋放更加多的信息和專業知識,讓觀眾理解究竟什麼是歌劇,什麼是音樂劇,區別在哪裡,兩種音樂的魅力和價值在哪裡……可以比第一季講得更多。”

收視與破圈的難題

《聲入人心》第二季面對的挑戰還很多。

播出時間撞上了老牌音樂評論綜藝《中國好聲音》。從收視率的對比來看,《中國好聲音》以壓倒性優勢取勝,收視直接破2。

第一季豆瓣9.3,回歸的「聲入人心2」還能保持高口碑嗎?
圖片來源:酷雲實時收視

《中國好聲音》已經舉辦了7年,節目的知名度可以排在國內音樂類綜藝的前三甲。曾有媒體報道,從2005年-2016年,在歷年綜藝節目收視率統計的前十名中,《中國好聲音》獨佔4席。強勢的收視率讓贊助商們每年都會上演一場獨家總冠名權爭奪戰。

最重要的是,《中國好聲音》不小眾,歌曲演繹以流行歌為主,受眾面更廣,比起美聲類音樂,觀眾更容易接受。節目也會考慮到對選手故事的呈現,特別是素人選手,更能拉近與觀眾之間的距離,產生共鳴。

很難說《聲入人心》第二季在後期會不會受制於《中國好聲音》。

即使不會被其他節目分流,第一季老粉卻不一定有足夠的“忠誠度”。

第一季最打動粉絲的是“36子”,他們自在真實,在節目中往往能碰撞出有意思的化學反應。

第二季開播前,也很多老粉從內心發出感慨:

“第二季成員可不可以不叫‘梅溪湖36子’啊?”

“看完先導片,我又打開了第一季。”

節目播出第一期,新成員們在業務水平上可圈可點。但是“化學反應”講究天時地利,新的36個人還需要磨合碰撞。已經有粉絲開始吐槽“劇本尷尬”的問題,“我覺得它正在喪失聲一吸引我的純凈、專業、專註的特質”。

其次,市場激活后,除了為演員和劇作帶來機會,更有投機者只顧著利用熱門成員的“流量”進行簽約或合作,而忽略演出或劇制本身的質量效果。

半個月前,聚橙主辦的“Gala音樂劇明星集錦音樂會”(其中有聲入人心成員阿雲嘎、鄭雲龍、高楊、丁輝)的深圳場,有觀眾反應,不僅過半場席位以1280元賣出最高價,演出時間也只有87分鐘,相比官方介紹的120分鐘縮水了四分之一。

有人把這些現象歸咎於“飯圈文化”的原罪,加以抵制,還有的人對參加第二季的行業前輩進行抨擊,認為他們是選擇了個人發展,而拋棄了社會責任。

這樣的負面影響其實不該加諸到成員或節目身上,但是《聲入人心》第二季依然會面臨這樣質疑的聲音,難以控制的“飯圈文化”對於節目本身的出圈又產生了無形的壓力。

小眾音樂想要做到口碑和流量雙贏,依然面臨著不少“出圈”的門檻。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