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片預言:機器人正成為你的「親密戀人」

科幻片預言:機器人正成為你的「親密戀人」

從左到右:《她》、《龍蝦》、《馬約莉·普賴姆》

近年來討論人工智慧與人類關係的影視作品越來越多,比如熱門劇《西部世界》和口碑作品《馬約莉·普賴姆》。該片還獲得了第33屆聖丹斯電影節美國劇情片單元的評委會特別獎。

電影《馬約莉·普賴姆》(Marjorie Prime)中的女主人公是一位被失憶深深困擾的85歲老人。電影開場時,她正坐在沙發上聽已故丈夫沃爾特·普賴姆的電腦全息投影向她描述兩人收養的一條狗。

“托尼2世,之後又改稱托尼。雖然養過兩條狗,但時間越長,托尼究竟是哪條狗的記憶就愈加模糊,在海灘上奔跑的托尼和在花園裡刨花草的托尼已經很難分清了。久而久之,托尼在我們的記憶中已經合二為一,” 投影人沃爾特說,活脫脫就是本尊的樣子。

科幻片預言:機器人正成為你的「親密戀人」
喬·哈姆,《馬約莉·普賴姆》

我們對未來的愛抱有恐懼,主要是害怕這種代替——一個活生生的人被幾乎和他一樣的科技產品取代。在《馬約莉·普賴姆》中,逝去的愛人像鬼魂一樣在眼前重現,無法觸碰;而這恰恰滿足了一些情感需要——哭著找媽媽的孩子,想見祖母最後一面的外孫女。馬約莉曾經不想再要一條狗,也不想一個全息投影的虛假丈夫出現在身邊。然而,人總是抱著僥倖,希望一個替代品能帶來新的開始,幫助他們抹去痛苦的舊時記憶,帶來新的美好。

人工智慧為現代人類關係的隱憂提供了很好的支持,一大批20、21世紀的科幻片都熱衷於塑造反烏托邦舞台,展現未來世界的孤獨,因為在那裡親密是可以花錢購買的。從弗里茨·朗令人瞠目的默片《大都市》(Metropolis)到最近的《機械姬》(Ex Machina),製片人和觀眾大多是男性,但片中的人工智慧卻都是女性面孔。

科幻片預言:機器人正成為你的「親密戀人」
《機械姬》

科幻電影中的性別鴻溝在《複製嬌妻》(The Stepford Wives)和《金甲無敵》(Cherry 2000)中展現得淋漓盡致,男性創作者們往往會製造出順從又完美的女性機器人,只需動一動手指她們就會出現。這些女性機器人在電影中既會做飯又會打掃,長得非常漂亮,且往往可以滿足男主人的性需求。與此同時,這些機器人還承擔著搞笑的任務,比如80年代電影《摩登保姆》(Weird Science)和《銀河女戰士》(Galaxina)中癲狂的性感角色,以及90年代人氣喜劇《王牌大賤諜》(Austen Powers)和《吸血鬼獵人巴菲》(Buffy the Vampire Slayer)中魅力四射的豐滿女機器人。

科幻片預言:機器人正成為你的「親密戀人」

科幻片預言:機器人正成為你的「親密戀人」
《複製嬌妻》

但就在最近兩年,我們看到很多作品扭轉了性別歧視的傾向。在加奈兒·夢奈的專輯《The Arch Android》中由她本人飾演的辛迪·梅威瑟就是個敢於為自己權利發聲的機器人。在斯派克·瓊斯的電影《她》(Her)中,提奧的前妻指責他在經歷了現實生活中的感情跌宕后愛上一個電腦程序,這是盲目渴求異性完美的性別歧視的表現。在《西部世界》中,男人和女人都可以使用機器人滿足自己的性慾望。《黑鏡》系列中有一集名為《馬上回來》,劇中一個女人製作了她自己的AI,另一個年輕的寡婦瑪莎則不堪忍受丈夫去世之苦,利用他的線上信息製作了機器人。

科幻片預言:機器人正成為你的「親密戀人」
麥肯茲·戴維斯,《黑鏡》

《馬約莉·普賴姆》和《黑鏡》都預言科技會幫助人類消除痛苦,同時也提出了疑問,即這股力量是否會磨滅人性。在《馬上回來》(Be Right Back)中,瑪莎的人工智慧不過是她一己私慾的產物,AI公司隨後還向她出售了實體的機器人丈夫,這台機器人看上去、摸起來、聽著都和原來的丈夫一模一樣,床技還比原來的好。在《黑鏡》的獲獎劇集《聖朱尼佩洛》(San Junipero,第三季第四集)中,老年人和致死疾病晚期患者將自己的精神上傳到虛擬的狂歡鄉,那裡不僅有垂死的人,更有已死之人的靈魂在享受人工的“來世”。

聖朱尼佩洛的世界讓未來顯得如此美好,劇中21歲的女孩Yorkie在車禍后長達40年的癱瘓中過著“正常人”的生活。這樣的體驗不免讓人陷入一種道德困境——在死後該享受虛擬生活還是選擇正常的死亡?那些虛擬的數字環境真的就是人間天堂嗎?

對未來愛情的描繪將人的肉體視作古董。在《她》中,男女主人公不需要肉體接觸就能相愛。提奧將自己人性最真實的一面展現給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AI,她通過說話,發簡訊,畫畫和性幻想與他交流。在現在的社交環境里,我們與戀人也時常只通過發照片和打字交流,面對面的對話變少了。事實上我們早已習慣對著空氣說話,就像很多老一代所擔心的那樣,年輕人越來越喜歡通過發簡訊與人建立親密關係。

科幻片預言:機器人正成為你的「親密戀人」
傑昆·菲尼克斯,《她》

對一些電影製片人來說,在線約會和真人約會都是能帶動社會批判的良好素材。在歐格斯·蘭斯莫斯執導的暗黑系愛情影片《龍蝦》(The Lobster)中,浪漫被描繪成可怕的社會強制性責任,單身男女將被關進城中酒店,必須在45天內找到伴侶。失敗者將變成一種自選的動物,被流放進大森林。在《龍蝦》的世界中,愛情不再如詩一般激情四射,變成了悲慘的現實廝殺遊戲。那些反對遊戲的人則徹底拒絕愛情,他們住在森林中,每晚只能聽著自己耳機里的音樂一人獨舞。

科幻片預言:機器人正成為你的「親密戀人」
《龍蝦》

《龍蝦》對未來愛情的陰暗描繪擋不住《她》和《馬約莉·普賴姆》的樂觀幻想,即我們與AI的關係會不斷進步,最終愛的力量會戰勝孤獨和淡漠,這樣的愛與過去的愛其實並沒有什麼區別。很多老一代的戀人們也會在夜晚翻看自己的愛情日記,幻想著一位半真半假的伴侶坐在他們身旁。

科幻作品對未來愛情的探索並沒有改變愛情的概念,相反,它們呼籲愛情的不可替代性。浪漫成為了又一件可以購買的商品,這更加凸顯出易逝愛情的珍貴。

翻譯:冷君曉

更多專業報道,請點擊下載“界面新聞”APP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