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政府放棄提高燃油稅難平眾怒?抗議者:我們要的更多

法國政府放棄提高燃油稅難平眾怒?抗議者:我們要的更多

2018年12月4日,法國巴黎,法國總理愛德華·菲利普向議會執政黨成員宣布暫停上調燃油稅。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11月17日以來的連續抗議示威,把本該優雅恬靜的巴黎街頭變的凌亂不安。面對此起彼伏的口號和高昂的不滿情緒,法國政府再次作出了讓步。但在示威者盛怒之下,政府的妥協或許不過是飛蛾撲火。

在宣布“延期六個月上調燃油稅”一天後,法國政府幹脆直接放棄了提高燃油稅的計劃。“政府已經做好對話的準備,且正展現態度,因為政府已經在2019年預算中取消提高燃油稅這一項,”法國總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lipe)12月5日告訴法國議會下議院。

菲利普表示,預算計劃可以在全年任何時間重新商議,但考慮到目前抗議的規模,馬克龍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重拾燃油稅計劃。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燃油稅已經導致去年法國每公升柴油價格上漲7.6%,汽油價格上漲3.9%。

然而,幾乎沒有跡象顯示政府的讓步安撫了示威者。法國BMF電視台的一項民調顯示,將近87%的民眾認為法國政府目前採取的措施無法滿足這次“黃背心”運動的訴求。此外,儘管82%的人對上周六的暴力事件持反對態度,仍有72%的人支持“黃背心”運動。

政府周二(12月4日)宣布暫緩六個月上調燃油稅,不僅沒有澆滅抗議者的怒火,反而鼓動了其他團體加入,希望也取得屬於他們的“特權”。法國農會稱將在下周組織一系列抗議,法國工會也試圖利用這一時機提出自己的訴求。

有抗議者認為,馬克龍的妥協來的太晚,已經不足以平息對這位“遠離平民世界”的總統的怨氣和不滿。自稱是“黃背心”運動發言人的穆羅(Jacline Mouraud)對美聯社表示,馬克龍的退讓走上了正確的道路,但她不認為這能從根本上改變這次抗議浪潮。

法國政府放棄提高燃油稅難平眾怒?抗議者:我們要的更多

來自南法的52歲的鐵匠沙朗孔(Chalencon)認為,法國民眾需要馬克龍“用最樸實的話承認他的錯誤,這樣才能夠觸及法國人的內心”。

持續了三周的抗議示威已經造成了四人死亡,上百人受傷,燒毀的汽車和破碎的窗戶在巴黎街頭隨處可見,而這一切都源於對馬克龍這位“富人的總統”的不滿。在法國繁華安逸的表象背後,更多的是被低工資、高賦稅和高失業率拖入經濟泥淖,艱難掙扎的普通民眾。經合組織(OECD)的數據顯示,法國已經超過丹麥,成為發達國家中稅賦最高的國家。

法國右翼政黨共和黨的領導人洛朗·沃奎茲(Laurent Wauquiez)在接受法國電視二台採訪時表示,法國政府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避免另一個“黑色星期六”的出現,並敦促馬克龍宣布法國進入暫時的緊急狀態。目前已經有一個小型保安協會威脅會進行攻擊行動,法國警方已經發出警告稱周六可能發生暴力事件。

法國政府發言人格力沃(Benjamin Griveaux)表示,馬克龍已求助其他政黨領袖和工會,幫忙平息熊熊燃燒的反政府怒火。“我們現在經歷的不是政治上的反對,這事關整個共和國,”格力沃說。

對焦頭爛額的馬克龍,美國總統川普還在火上澆油。周二川普發推特稱:“我很高興我的朋友馬克龍和巴黎的示威者們在我兩年前就作出的結論上達成一致。巴黎協定具有致命的缺點,因為它提高了負責任的國家的能源價格,卻為一些最嚴重的污染源洗白。”

目前聯合國氣候大會正在波蘭召開,而政策上的轉變將使得法國更難達到碳排放減排目標,而這一目標正是2015年巴黎協定的核心內容。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