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華娛樂暫停港股IPO,王一博后如何驗證造星能力可持續?

9月1日,據多家外媒報道,娛樂經紀公司樂華娛樂暫停港股IPO。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樂華預期首次公開發行融資1.4億美元,但投資者意向未達樂華估值預期,公司決定暫時擱置上市計劃等待更好的市場環境。

另據新浪財經報道,接近樂華娛樂管理層處的消息人士證實了這一消息並表示,面對國際地緣政治、全球性通貨膨脹反噬經濟及疫情多發散發等因素影響,資本市場持續低迷,加之恆指持續下挫、新股大量破發,樂華娛樂經過慎重考慮,決定暫緩本次港股IPO。

按此前上市進程及規劃,樂華娛樂3月8日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8月7日通過聆訊,8月24日至31日招股,擬全球發售股票約1.3億股,募資不超過11.27億元,隨後確定招股價,最後9月7日正式登陸港交所,股票代碼2306。然而,本該於8月31日公布的招股價至今仍未公開,也進一步證實暫停IPO消息的準確性。

樂華娛樂上市之路坎坷,在此之前樂華曾於2016年和2018年兩度衝擊A股上市,但2016年其業績未達承諾要求作罷,第二次上市則在2021年5月終止上市輔導,此後尋求港股上市。

當下上市也並非良機。近兩年來,港股上市公司頻頻破發。影視娛樂板塊,近有8月10日上市的檸萌影視,遠有去年登陸港股的B站。據財聯社報道,7月至今,已經有22隻新股在港掛牌上市。但這22隻上市新股首日收漲概率僅為27.27%,打新氛圍依然冷淡。

樂華娛樂是國內藝人經紀中具有代表性的公司之一。國內藝人經紀公司等多以成熟藝人企劃為主,如壹心娛樂、泰洋川禾、嘉行傳媒等,而樂華則以練習生模式培養新人和團體為主,建立其藝人培養、運營、宣傳,覆蓋藝人全生命周期的「樂華模式」,與藝人的綁定關係更強。

樂華娛樂暫停港股IPO,王一博后如何驗證造星能力可持續?

杜華的思路來自十多年前的韓國Kpop二代團,2009年「韓流」風吹遍國內,東方神起、wonder girls、少女時代等男團女團在韓國本土及整個東亞受到粉絲和市場追捧。杜華效仿韓娛成立樂華,意圖以工業化方式培養練習生「製造偶像」,除最早期的藝人韓庚外,公司旗下王一博、黃明昊、吳宣儀等藝人均以此路徑出道。

樂華娛樂尤為依賴王一博等藝人創收。王一博2019年通過《陳情令》晉陞「頂流」后,樂華的業績迎來大幅提升,連續三年營收高速增長,2021年總營收達12.9億,較2019年翻番。在招股書中,樂華著意以7頁篇幅披露了旗下藝人照片、微博粉絲數量及合同到期時間。此外,在上市的最後關頭,樂華還在招股書中更新與16位藝人續約的消息,王一博、孟美岐、吳宣儀等人的合同到期時間延至2026年。

樂華娛樂暫停港股IPO,王一博后如何驗證造星能力可持續?
樂華娛樂的商業模式 圖源:樂華招股書

儘管業績向好,但樂華的營收模式並不健康。樂華有三條業務線,分別是藝人管理、音樂IP製作與運營和泛娛樂業務。藝人管理業務收入佔總收入比重從2019年的84%增長至2021年的91%,其中又有近八成來自商業活動,如代言、商業推廣等,而來自電影、劇集、綜藝等娛樂內容服務的收入則僅佔兩成。

值得注意的是,綜藝節目是樂華旗下藝人增加大眾認知度和商業價值的渠道之一,但2021年,樂華藝人參與綜藝節目的數量從2020年的122個減少至99個。

泛娛樂業務中的虛擬藝人被樂華視為新的業務增長點,樂華孵化了A-SOUL和量子少年等虛擬女/男團。其中,A-SOUL作為虛擬偶像行業頭部主播,2021年直播流水達2456.45萬元,且由於布局較早,A-SOUL前期投入期已過,利潤率快速提升,帶動泛娛樂業務的毛利率從2019年的-40%增長至2021年的近80%,是三項業務中唯一保持毛利率高速增長的業務。

但短期內,虛擬偶像仍難為樂華帶來資本市場吸引力。招股書顯示,樂華2021年虛擬藝人業務收入1320萬元,今年前4個月收入為480萬元,沒有明顯增長且占收入比重仍微不足道。

此外,2018年中國影視行業經歷查稅風暴,監管部門於當年年底對藝人薪金占電影及劇集總投資的比例實施具體要求,造成國內藝人管理市場整體市場規模下行。據安信國際研報數據,2019年我國藝人管理市場行業規模約583億元,而2017年和2018年則分別約為630億和685億。

藝人管理市場規模下滑,但競爭仍舊激烈。樂華招股書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稱,中國藝人管理市場有超過1200家參與者。按2021年收入計,公司市佔率達1.9%,排名第一。前五大參與者合計佔有5.5%的市場份額,可見行業競爭激烈且高度分散。

除了對個別藝人依賴程度高,樂華的造星流程決定其對愛優騰等視頻平台內容排播也高度倚賴。樂華招股書中列出的微博粉絲數超200萬的12名藝人,除韓庚和王一博的另外10名均通過《偶像練習生》《青春有你》《創造營》等偶像選秀節目出道。

樂華也在招股書中透露,公司已與愛優騰等視頻平台簽訂合作協議。後者在規定期限內管理樂華藝人,同時為樂華提供練習生出道平台,並使樂華從視頻平台的媒體資源中獲利,提升藝人知名度及商業價值。

但自《青春有你3》「倒奶事件」后,偶像選秀打投機制引發粉絲和行業不滿,該系列選秀被叫停。失去該項媒體渠道后,樂華的造星速度明顯減慢,後續出道的藝人知名度不如從前。以樂華使用的微博粉絲數來計,該類節目叫停后,樂華幾乎沒有超過200萬微博粉絲數的藝人誕生。

這為樂華娛樂造星模式的可複製性打上了問號。申萬宏源證券研報認為,將樂華的發展前景與韓國頂級娛樂公司SM對照,2007年至2013年,SM不斷推出頂級偶像團自身迭代保證收入可持續性,一代團東方神起、Super Junior,二代團少女時代、SHINee、f(x),三代團EXO、Velvet陸續出道,其相對完善和驗證的造星體系得到市場認可,將其股價從40美元拉升至90美元。

而回到樂華身上,當前樂華的收入很大程度依賴於王一博一人,這種高度單一化的營收模式並不能保證在樂華在或許到來的「后王一博時代」仍能造出下一個頂流。申萬宏源研報稱,儘管樂華標準化了國內練習生培養體系,但造星確定性相對有限。且公司大量資源必須投給頂流以保證曝光,因此頭部偶像即使有複製可能也難以大量並存。

招股書顯示,2021年樂華藝人管理業務的收入分成和宣傳成本占樂華成本近9成,兩項成本合計超6億元,占樂華當年收入比重將近一半。

此外,持續造星的培養成本投入亦不容忽視。麥銳娛樂創始人兼CEO王叢曾向財新周刊稱,培養一名偶像的平均成本在百萬元級別,覺醒東方創始人兼CEO紀翔則透露,公司培養一個偶像團體的成本約千萬元。而樂華招股書顯示,每年僅練習生培訓就要花去200多萬元。

未能拿到IPO融資,樂華娛樂在等待一個更好的市場環境。但相比等待資本市場對待娛樂公司態度轉圜,樂華更緊迫的任務是改善自身的單一化營收模式。畢竟在當下高風險的藝人經營環境下,頭部藝人一朝「塌房」便是唇亡齒寒,樂華還在吃著王一博紅利,下一個王一博什麼時候能到來,前路仍然不明。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