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作者 │ 瘋兔子

去年11月19日,嗶哩嗶哩收購有妖氣的消息引起大範圍討論,作為國內最大的原創漫畫交流平台之一,有妖氣從09年到14年的輝煌時刻已經成為了「時代的眼淚」,隨著作者出走、新爆款難續,母公司北京四月星空網路技術有限公司也歷經兩次易主。終究,被併入大平台10個月不到,有妖氣還是沒能逃過關停的命運。

9月1日,有妖氣原創漫畫夢工廠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有妖氣漫畫將於12月31日正式關停,未來我們將在嗶哩嗶哩漫畫為大家繼續提供優質的服務」,並提醒受眾關注產品後續的時間點,並儘快完成資產轉移。

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其實有妖氣APP向嗶哩嗶哩進行資產轉移的工作,從今年6月1日起就已經開始了,而關於有妖氣關停一事,也早有跡象可循。在官微發布的有關「用戶資產遷移工作」微博中,還特別說明「此轉移操作不可逆」。

從投資方眼裡的香餑餑,到市值一再貶值,有妖氣走過了中國漫畫從開疆闢土到自成風格的繁盛期,而有妖氣這一路的歷程,也見證著紙質媒體從繁盛到沒落、網路漫畫平台從各領風騷到三足鼎立的過程。有妖氣即將成為歷史,一個時代過去之後,另一個時代將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生出一些新的東西。

由繁盛到沒落的紙媒

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有妖氣漫畫平台成立初期,正是《漫友》和《知音漫客》兩大老牌雜誌江湖地位交接時期。

成立於1997年的漫友文化(前身為「金城時代漫畫中心」),於2002年6月正式創刊《漫友》雜誌(半月刊),分為《漫友·漫畫100》《漫友·動畫100》兩種版本,先期引進不少知名日漫版權作品,如《我的孫悟空》《鐵臂阿童木》等。隨著頭部作品《烏龍院》迅速在國內打開知名度,漫友文化開啟了對於《烏龍院》IP的長期運作模式。《烏龍院》連續五年穩居內地漫畫市場銷售量之首,總發行量達2000萬冊,其後的《烏龍院大長篇漫畫》系列、《烏龍院大全集》的影響力更是進一步擴大。

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作家敖幼祥更新《烏龍院大長篇漫畫》系列的2005-2010年間,湖北知音傳媒集團主管、湖北知音動漫有限公司於2006年正式推出《知音漫客》。在《漫友》長期依託於《烏龍院》占市的同時,《知音漫客》憑藉《偷星九月天》《暴走鄰家》《龍族2》等作品迅速打開市場。巔峰時期的《知音漫客》最高月發行量達到700萬冊。2012年左右,《知音漫客》單期發行量130萬冊,月發行量520萬冊,成為當時中國動漫刊發行量第一,影響力完全趕超《漫友》。而與此同時,2009年得到盛大文學資助,轉變為原創漫畫平台的有妖氣,已經成為了中國大陸最大的原創漫畫交流平台之一。

2006年4月15日,有妖氣原CEO周靖淇創建了有妖氣,最初這只是一個專註於漫畫的網路交流平台,2009年4月30日,有妖氣背後的「北京四月星空網路技術有限公司」正式成立,10月,「『有妖氣』中國原創漫畫夢工廠」正式上線。有妖氣給了廣大漫友一個無門檻的創作平台,在這個平台上,所有人都可以上傳自己的原創漫畫,類似於如今的晉江等網路文學平台。而根據漫畫的點擊量等條件,好的漫畫作品作者還可以拿到一定數額的獎金。

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2009年-2011年間,許辰、夏達、黃曉達、碧水羽、父子漫畫組合等知名原創漫畫大神開始在有妖氣更新自己的作品,短年間湧出了如《鎮魂街》《長歌行》《虎X鶴 妖師錄》《端腦》《我,女機器人1+2部》等優秀作品,令有妖氣一時間聲名大噪。同時,有妖氣也在嘗試線上線下雙線并行模式。

2010年,有妖氣將高人氣漫畫作品《雛蜂》刊載於自家的創刊雜誌《HI!漫畫》上,時至今日,《鎮魂街》《雛蜂》《虎X鶴 妖師錄》依然是有妖氣網站排名前三的人氣作品。由此也可看出,有妖氣的創新力不足、後續作品乏力現象已是十分明顯。

2014年,受公司高層變動影響,《知音漫客》整體表現大不如前。直至2012年,以網路小說改編漫畫為主的《神漫》等新品類雜誌開始占市,《知音漫客》的人氣受《神漫》雜誌衝擊較大。而《神漫》的成功,離不開《知音漫客》帶火的小說改編漫影響。

2010年,《知音漫客》與唐家三少達成合作,由知名漫畫家穆逢春改編的《斗羅大陸》上線,而漫畫版《斗羅大陸》也被稱為第一部在大陸最獲成功的小說改漫畫作品。此外,《知音漫客》還上線了《斗破蒼穹》等小說改編作品。

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2015年前後,《知音漫客》從巔峰期滑落,同時,出現下坡路態勢的有妖氣也迎來了易主的命運。2015年8月,有妖氣被奧飛動漫以9億元收購,CEO周靖淇曾在2016年1月退出北京四月星空網路技術公司法人代表,成為公司監事,同時奧飛娛樂股份有限公司成為企業法人。2022年1月,公司的法人變更為嗶哩嗶哩法人鄭彬煒。

而在此之前,有妖氣一直是投資者的青睞對象。

網路漫畫平台集體湧現

2007年6月,彈幕網站Acfun(A站)成立,其以視頻為載體,發展彈幕等原生二次創作生態。高質量互動使得A站獲得了超高粘性的用戶群體,積累了大量80、90后的二次元核心用戶。2009年6月,嗶哩嗶哩彈幕網上線,獨特的UP主生態和濃厚的二次元氛圍吸引了更多的同類用戶加入。但A站屬於ACGN(動畫、漫畫、遊戲)類複合型平台,早期的B站則是ACG內容創作與分享的視頻網站,不同於單純的漫畫創作平台。而相較於日系「ACGN+周邊」的成熟體系,當時的中國二次元市場尚在起步階段。

國內最早專註於做漫畫的新媒體平台是縱橫中文網旗下的縱橫動漫。北京幻想縱橫網路技術有限公司隸屬於完美世界旗下,2008年9月成立縱橫動漫,比有妖氣早了一年上線。2011年1月,有妖氣獲得盛大資本千萬元A輪投資,次年,新浪微漫畫平台上線的原創漫畫《滾蛋吧!腫瘤君》點擊量超過3000萬,同年5月該作品正式出版。2012年,動漫門戶網站騰訊動漫成立;2015年8月,網易漫畫APP正式上線,後來業內的龍頭企業十年前便已初見雛形。

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只是之後的市場與資本頻現變局。2014年4月,有妖氣再次以千萬元金額獲得盛大資本B輪投資,同年12月,以原創條漫為主要產品的快看漫畫APP正式上線,下載用戶很快突破了百萬大關,獲得了極大的關注度。次年4月,有妖氣在創新工場與光線傳媒投資下完成C輪融資,8月,有妖氣被奧飛動漫以9億元收購。至此之後,有妖氣的漫畫平台統治時代結束,快看漫畫、嗶哩嗶哩、騰訊動漫等巨頭準備分佔市場。

對於有妖氣而言,創始人接連出走帶來的打擊同缺乏創新力一樣巨大。2013年,有妖氣四大創始人之一王小柱出走,創辦N次元原創漫畫網,並帶走了很多有妖氣的編輯。2017年,將公司賣給奧飛后,CEO周靖淇與聯合創始人兼COO董志凌離開有妖氣,創辦仙山映畫公司,主要做影視項目,比如動畫電影《龍宮》。同年,快看漫畫APP用戶數量突破1億,騰訊動漫全平台月活躍用戶已經達到1.2億,超5萬位作者投稿,在線連載漫畫作品總量超5萬部,動畫總點擊數超過100億。

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相比之下,高開低走的A站也迎來了發展拐點。2015年後,A站流量持續高速增長,進入Alexa全球網站排名前600位,2017年6月,廣電總局要求AcFun等網站關停視聽節目服務。2017年11月開始,本來就在勉強維持網站運營的A站已經無法給員工發出工資,直至2018年6月5日,被快手全資收購。

2019年底,嗶哩嗶哩旗下的嗶哩嗶哩漫畫正式上線,第一個大動作便是收購網易漫畫。2021年11月19日,嗶哩嗶哩又以6億元金額收購有妖氣漫畫。

迄今為止,國漫市場已經形成騰訊動漫、嗶哩嗶哩漫畫、快看漫畫三足鼎立之勢。而發展態勢良好的快看漫畫,實則也面臨著諸多問題。就投資角度來看,快看漫畫已經被騰訊資本滲透。2019年8月,快看獲騰訊1.25億美元投資,2021年8月,快看再次以股權轉讓的方式獲騰訊2.4億美元融資。

漫畫IP走向影視化開發,但新IP不足

2015年,北京燕城十月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製作出品的《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上映,累積票房達9.5億,一時間,關於「國漫崛起」的話題討論不絕於耳。但隨著《哪吒之魔童降世》再次突破國漫電影票房天花板之後,中國國漫電影似乎再沒有更高聲量的作品出現。當然這可能是受疫情和電影大盤的影響,但從口碑走勢來看,國漫電影上升趨勢確實處在漸緩的階段。

在動漫電影之前,漫畫改編的真人電影也曾取得不錯的票房與口碑成績,除了前文提到的《滾蛋吧!腫瘤君》之外,由快看漫畫連載作品《快把我哥帶走》改編的真人電影與劇集均呈現出不錯的效果,該漫畫的作者幽·靈正是從有妖氣走出的雙胞胎姐妹作者。而除了幽·靈之外,有妖氣流失的創作型人才還有很多。

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漫畫作品之外,有妖氣的網路動畫業務也曾做出令人咋舌的成績。2012年有妖氣的首部番劇《十萬個冷笑話》一經推出便引起不小的關注,累積網路播放量超過30億次。2015年,國內第一部院線上映的漫改電影《十萬個冷笑話》票房破億,為有妖氣的傳奇成績再下一城。

在有妖氣之前,國內流傳度較高的漫畫是以日漫為主,有妖氣為漫畫創作者提供了一個無門檻的創作平台,促進了國漫的野蠻生長。

而如今在小說IP影視化越發難以取得突破性成績的同時,漫改劇成為了新的創作潮流。先有改編自日漫的熱血漫《棋魂》好評如潮,為觀眾樹立起國產劇也可以拍好燃向熱血劇集的信心,后又有騰訊動漫拿出頭部作品如《狐妖小紅娘》《一人之下》等IP開啟影視化,努力推動國漫作品的破圈。

有妖氣漫畫關停,「時代的眼淚」見證著哪些歷史?

如今回看有妖氣的發展歷程,人才流失、無新IP等是最為明顯的問題,而有妖氣的會員體制不同於B站、騰訊動漫,雖然早期嘗試單本付費時受用戶詬病良多,但有妖氣的會員用戶到現在依然可以看大部分作品,會員收費並不算高,會員收入有限。

另一方面,有妖氣平台流量大,運營服務與寬頻成本不低,但在商業模式方面一直沒有新的突破性成績,難以維繫是遲早都要面臨的結果。有妖氣漫畫的關停,是有跡可循的。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