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人在穆勒報告中被提及150多次,川普不想讓他去國會作證

有個人在穆勒報告中被提及150多次,川普不想讓他去國會作證

前白宮法律顧問麥克加恩。圖片來源:Flickr

記者 | 劉芳

當地時間4月23日,美國總統川普明確表示,他反對現任和前任白宮助手前往國會作證。種種跡象表明,在穆勒調查報告公布以後,白宮與眾議院在權力上的對峙正造成憲法危機進一步加劇。

周一,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向前白宮法律顧問麥克加恩(Donald McGahn)發出傳票,命令他下個月在國會作證,並交出與川普聯邦調查、財務狀況、競選活動和試圖妨礙司法公正活動相關的記錄。

納德勒在一份聲明中說:“即使是刪減版的穆勒報告,也概述了川普總統妨礙司法公正和其他濫用權力的實質性證據。”納德勒還稱,麥克加恩是“穆勒報告中的關鍵證人”。

但川普在周二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明確表示,白宮已經就穆勒調查給予了配合,沒有必要再遵從國會的要求:“(妨礙司法公正調查)沒有理由再繼續了,特別是在國會。那裡顯然都是黨派之爭驅使的。”

雖然川普稱,白宮法律顧問辦公室尚未就是否用行政特權阻止麥克加恩“做出最終決定”,但他說,他反對與眾議院的民主黨人合作,因為民主黨人試圖在政治上對他不利。

有個人在穆勒報告中被提及150多次,川普不想讓他去國會作證

據統計,前白宮法律顧問麥克加恩在穆勒報告中一共被提及了150多次,幾乎每三頁就會出現一次。在川普涉嫌妨礙司法公正的報告第二部分,麥克加恩的角色顯得尤其重要。

在穆勒調查的第二部分中,113-120頁的內容的題目是《總統命令麥克加恩否認他曾經試圖解僱特別檢察官》。在這一部分內容中,麥克加恩詳細描述了川普如何命令他解僱穆勒,之後又指示他撒謊的過程。

有個人在穆勒報告中被提及150多次,川普不想讓他去國會作證
穆勒調查截圖。

2017年5月,川普在電話里對麥克加恩表示:“給(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打電話,告訴他穆勒有利益衝突,不能作為特別檢察官。”麥克加恩回憶,川普還告訴他“幹完給我打電話”。

據麥克加恩的陳述,他覺得自己陷入了困境。因為他既不想遵照川普的指示,但又不知道下次打電話時川普會說什麼。

2018年1月25日,《紐約時報》報道了川普曾在一開始就希望開除穆勒的消息。第二天,川普的私人律師打電話給麥克加恩的律師,希望他發表聲明,否認川普曾要求他開除穆勒,但被麥克加恩斷然拒絕。

2月6日,川普與麥克加恩在橢圓形辦公室見面討論《紐約時報》的報道。川普說:“我從來沒說過‘開除’這個詞,這報道看起來太糟糕了,你得澄清這個事,你是白宮法律顧問。”

麥克加恩回答說,“你說的是‘給羅德(羅森斯坦)打電話,告訴他穆勒涉及利益衝突,不能做為特別檢察官。’”川普回答:“我從來沒有這麼說過。”接著川普質問麥克加恩他到底能不能做出聲明,麥克加恩說了不。白宮記錄顯示,當時會議的氣氛“有點緊張”。

當知道和麥克加恩的談話不屬於律師委託人保密協定的一部分時,川普還詢問了他做筆記的事情。川普問道:“這些記錄怎麼辦?你為什麼要做筆記?律師不記筆記。我從來沒有律師做筆記。”麥克加恩說,他記筆記是因為他是一名“真正的律師”。

據知情人士透露,麥克加恩的律師伯克(William Burck)已經開始與眾院司法委員會討論他即將作證的問題。知情人士還透露:“他並不急於作證,也不是不情願。他收到了傳票,這將迫使他出庭作證,但也可能收到特定法律原因的阻撓。他不想藐視國會,也不想藐視他作為前白宮官員的道德義務和法律義務。”

目前,白宮前人事安全主任克萊恩(Carl Kline)已經被美國眾院監管委員會譴責藐視國會,原因是他未能準時就川普女婿庫什納等人安全許可的失誤問題在國會作證。而他的缺席就是因為收到了白宮的法律信函。

《華盛頓郵報》認為,麥克加恩的公開證詞可能會造成很大影響,與尼克松總統的前白宮法律顧問迪恩(John Dean)在1973年6月的證詞類似。當時迪恩在參議院委員會作證並被電視直播,使白宮掩蓋水門事件的行為公之於眾。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