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作者: 動畫小醬

當你探究《千與千尋》 《你的名字。》《幽靈公主》這三部日本動畫史上極具濃墨色彩的製作團隊時,你會訝異,它們都是同一位作畫監督。

安藤雅司,這位作畫監督堪稱日本動畫業界的傳奇人物,他的身影橫跨了宮崎駿、新海誠與今敏這三位大佬的創作,從原始森林的質樸純粹到現實夢境的撲朔迷離,他都能輕鬆駕馭。

吉卜力的原生血脈

1969年,安藤雅司出生於廣島縣,偶然拜讀了宮崎駿的《風之谷》漫畫。自此,動畫與宮崎駿就在他心裡埋下了一顆種子。(1989年,《風之谷》與大友克洋的《阿基拉》並稱為日本漫畫界兩大巨頭。)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如果沒有《風之谷》的話,我可能也早早從動畫畢業了。可正因為遇到這樣的作品,我才明白沒有辦法離開動畫。”
——安藤雅司

1990年,吉卜力募集研修生,不想錯過機會的安藤決定從日本大學藝術系退學,以二期研修生的身份加入吉卜力工作室,即以純新人身份入社,半學習半工作的狀態,當時和安藤雅司同期入社的還有吉田健一和笹木信作。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吉卜力納入的業界新人無疑是幸運的孩子,吉卜力鐵三角親自擔任講師,以宮崎駿為核心主講人,高畑勛負責演出論,鈴木敏夫社長則補充動畫製作流程與後期的宣發與投資,從動畫製作的理論課開始奠基,再被分配去體驗各部門的動畫製作。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直至《歲月的童話》開始製作,安藤雅司以演出助手的職位開始正式參與到吉卜力的動畫製作,后又在《紅豬》、《平城狸合戰》、《側耳傾聽》中擔任原畫工作。

1995年,年僅26歲的安藤雅司在宮崎駿執導的歌曲改編短篇動畫《On your mark》中首次擔任作畫監督,宮崎駿以挑剔與嚴謹聞名業界,任命資歷僅五年的業界新人為作監,足見他對這位愛徒的欣賞。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叛逆期”的愛徒

1997年,吉卜力的第十一部影片《幽靈公主》上映,轟動一時,它是第一部獲得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影片的動畫電影,也是日本當年最賣座的電影。

《幽靈公主》同樣由安藤雅司擔任作畫監督,縱然吉卜力動畫是絕對的宮崎駿核心制度,但通過《幽靈公主》的紀錄片,我們依然可以看到製作過程中安藤與宮崎駿的思想碰撞。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在製作《幽靈公主》時,安藤雅司每天都是凌晨4點才回家。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那時的安藤雅司在採訪中談及恩師宮崎駿,飽含憧憬地說道:“儘管我已經為宮崎駿先生工作了很長時間,但在這次的製作過程中,我才真正認識到宮崎駿作為一個動畫人,有多麼的偉大。 他的繪畫技巧已經無可挑剔,但除此以外,他還知道如何將每個場面做到最好,令動畫栩栩如生,我認為他生來就是動畫人。”

例如這個射箭鏡頭,宮崎駿提出給弓畫上重影,這樣會產生震顫的動感。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安藤在看到動畫效果之後再次驚嘆了宮崎駿的動畫天賦,他製作出了傳統電影才會出現的效果,這樣的細節甚至要分解動畫才能看出來。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憑安藤長期與宮崎駿共事的經驗,安藤雅司清楚地知道他在談話中處於什麼樣的地位。他大多數時候都服從宮崎駿的意見,但這並不是因為宮崎駿是他的上司,而是出於欽佩。

實際上,安藤先生也是少數敢反駁宮崎駿的厲害人物。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很多時候宮崎駿也是邊想邊進行分鏡,他的每次創作都是在嘗試,這次宮崎駿還沒有決定好用多少張來製作這個場景[阿席達卡和珊之間的第一次鬥爭]。

他繪製了三張稿子:第一張繪畫著阿席達卡和珊開始鬥爭。第二張畫著珊的匕首碰到阿席達卡的身體。第三張畫著珊的匕首從阿席達卡的身上離開。

宮崎駿認為如果三張都用的話,整個戰鬥的描繪就有些太過詳細了而不能表達出打鬥的速度感。但另一方面,第二張可以使觀眾更好地理解這個場景。他決定詢問作畫監督安藤雅司對這個場景的看法,聽取他的意見,再做個最後決定。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宮崎駿和其他成員打賭說,“安藤雅司會傾向用三張原畫。”儘管聽上去是在徵詢意見,但從他的眼神和動作看來,他是在試圖說服安藤雅司。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作為徒弟的安藤當然明白老師的意思,但他還是選擇了兩張畫的,他認為這樣看起來會更快速並具有動感。

宮崎駿輸了打賭,卻意外地開心,固執的老頭笑著把安藤認為多餘的那張扔掉了。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宮崎駿在休息時,常會自言自語或是和安藤雅司交談。

大多數交談的結果都令他欣慰,即便他不願承認:“這個故事如何發展並結束,你能告訴我嗎?”

《幽靈公主》原本的故事只是描述了森林和塔塔拉人民之間的戰爭,不甘平凡的宮崎駿突然萌生了新想法:在森林和塔塔拉人民戰鬥期間,一個強大的的武士組織出現了,他們摧毀了所有的一切。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安藤雅司提出意見:“我們需不需要在開始暗示武士組織的存在?”

宮崎駿當即說道:“這沒有必要。真實世界就是這樣的。”但實際上,宮崎駿還是聽取了安藤雅司的建議,添加了討論武士組織的場景,並決定用倒敘來介紹人物。(宮崎駿老爺子:真香)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幽靈公主》設定稿

後來這對師徒又聯手創作了《千與千尋》,以308億日元的票房成績一舉成為最賣座日本動畫電影,且這個記錄維持至今。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千與千尋》設定集中還有許多安藤的註解

2003年,安藤雅司選擇離開吉卜力這塊沃土,成為一名自由動畫人。

“作畫監督是用繪畫表達思想的工作,這些作品中的思想是宮崎監督的思想,不是我的。”

已經擔任多次作畫監督的安藤雅司笑著說,自己在吉卜力頂多算個高水平的清稿員,算不上什麼作畫監督。

去沒有宮崎駿的動畫世界

脫離吉卜力的他,無疑是其它動畫製作人爭相邀請的對象。

這個階段的他,選擇打破在吉卜力培養多年的原生畫風,投身了另一種創作,他的才華在另一位鬼才動畫大師的作品中展現到了極致。

與宮崎駿動畫中那些在森林馳騁奔跑的少女不同,今敏的動畫里充斥了大都市的暴力與極端。

離開吉卜力的安藤雅司連續參與了多部今敏作品:《東京教父》、《紅辣椒》、《妄想代理人》,幾近成了今敏的御用原畫/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東京教父》

不同於吉卜力的壓抑,安藤談起與今敏的合作經歷時是愉悅的,在擔任《妄想代理人》人設時,“今敏先生並不會說‘給我畫個可愛的姑娘’,而是會提出抽象的要求:“想要那種感覺的姑娘呢~”

安藤會畫出各種各樣的角色,成功創造出了今敏式的理想少女。

2010年今敏離世后,他又參與了《給小桃的信》,《福音戰士新劇場版:Q》。

在吉卜力壓抑多年的安藤在外界體驗了充分的自由,這時的他又受到了吉卜力的邀約,對方承諾宮崎駿不再參與制作,他這才回歸到老本家吉卜力,參與到《輝夜姬物語》的製作,后又在《回憶里的瑪妮》中擔任作畫監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回憶里的瑪妮》

他被問及回歸吉卜力時,安藤也毫不避諱,“之前的吉卜力一向是宮崎駿控制大局,而這次他不再參與便是我重新效力吉卜力的主要原因。”

可惜的是,《回憶里的瑪妮》結束之後的吉卜力選擇解散固定製作部,安藤雅司也再次離開了吉卜力。

融入骨髓的吉卜力傳承

才華橫溢的安藤雅司又喜提了新拍檔——新海誠,另一部巔峰之作《你的名字。》誕生了,票房躍居日本第二,口碑與吉卜力出品的動畫幾近持平。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你的名字。》

這部新海誠作品背後的確少不了安藤的支撐,作為作監,他在展現新海誠和田中將賀特色的同時,成熟地把控住了整體的作畫水準。

安藤雅司是經CoMix Wave Films Inc.的原吉卜力成員介紹而來的,在受到邀請后,他猶豫的時間長達三月之久,這位動畫界的“老人”擔心自己的作畫風格無法與畫面華麗的新海誠團隊契合,最終抱著學習與嘗試的態度加入了團隊。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畢竟以作畫導演的身份去修正田中將賀的人物設計,可是很有趣的機會。

據新海誠的回憶,褪去驚艷的才華與想法,安藤幾近苛刻的工作態度更是決勝關鍵。

新海誠:“《你的名字。》作畫時間是一年左右。當時我想還有一年,但安藤先生卻不斷提醒我‘只有一年而已’,從早晨進工作室喝茶,到最後坐電車回家,耳邊都在迴響這句話。製作正式進行時,我們才真切意識到完全沒有空閑時間,以製作規模來看,一年還是太短了。而安藤先生從一開始就察覺到了這些。”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安藤在工作中基本沒有多餘的言語,多數時間都是以畫作交流,多次拒絕了其他成員的酒局。

有著如此作畫實力的人,仍會花費比人家更多的時間作畫,不斷地推翻自己的設計,廢稿眨眼間便會扔滿垃圾桶。

安藤用行動教會了其他製作人員,“真正的電影製作,必須從一開始就拼盡全力,不然就得不到想要的成果。”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只會手繪作畫的安藤雅司和電腦作畫的新海誠團隊有著跨媒介的交流障礙,但在參與這次創作后,他卻領略到了電腦作畫可以兼備的華麗與質感,不禁發出了“是老古董了啊”這樣的感嘆。

出身吉卜力的安藤雅司始終用老吉卜力的行業操守約束自己,把老藝術家的堅守傳達給業界新人,不僅如此,他本身也在不斷突破原有的動畫桎梏,接納動畫的變遷。

如他一樣的存在,既成就了吉卜力那一輩的輝煌,也見證了舊時代落幕後的百花齊放。

師從宮崎駿的他,也是今敏、新海誠的御用作監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