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鬧「油荒」民眾叫苦不迭,敘利亞政府面臨西方「經濟戰爭」

多地鬧「油荒」民眾叫苦不迭,敘利亞政府面臨西方「經濟戰爭」

圖片來源:syrianobserver

記者 | 潘金花

伴隨著失地收復、外交回溫與有望重返阿盟,敘利亞政府與阿薩德政權在八年內戰後開始佔據更多主動,但如今,政府控制區內的多個主要城市又陷入了停滯,原因是“油荒”。

為迫使敘利亞政府讓步,美國等多個反對阿薩德政權的國家切斷了該國政府獲取汽油、柴油及燃料油的渠道。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望不到頭的加油隊伍讓加油站附近的交通一度陷入癱瘓,上百位司機在油罐車駛入、加油站營業前就已在等候,但幾個小時的苦等或許連燃眉之急都無法解決。

4月至今,該國私家車的加油額度已從40升削減至20升,且每5天只能加一次。計程車每2天可加一次,但能加的油量也沒比私家車高出多少。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等不及用油的人甚至跑到了鄰國黎巴嫩去加油,半路沒油的司機只能自己推著車子到加油站碰運氣。焦躁與無奈的情緒很快演變成了衝突與爭吵,官員與民兵的插隊行為一度引發了暴力。

“油荒”與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不無關係。2011年內戰爆發后,敘利亞主要依靠伊朗與俄羅斯填補石油缺口,但自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全面限制後者出口石油,並將俄羅斯與伊朗多家運油公司列入黑名單后,敘利亞國內原就失衡的石油供求開始加速傾斜。

據《紐約時報》報道,石油產業一度為敘利亞提供了20%的政府收入,內戰爆發前,敘利亞原油日產量達35萬桶,超過一半用於出口,但戰爭打響后,該國多處主要油田都落入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和庫爾德武裝手中。

多地鬧「油荒」民眾叫苦不迭,敘利亞政府面臨西方「經濟戰爭」

據敘利亞《祖國報》報道,目前政府控制區內的原油日產量僅為2.4萬桶,遠不能滿足13.6萬桶的日需求,因此石油主要依賴進口,但從6個月前伊朗停止向敘利亞提供信用額度起,就再也沒有運油船抵達過敘利亞的港口了。

為保障供應,敘利亞政府在今年年初起開始與私營部門會面,希望能簽訂成品油進口合同,但受經濟制裁影響,運油船均無法靠近敘利亞港口,政府只能想辦法撬動國內的油田。儘管敘利亞政府現控制著近三分之二的領土,但其北部的主要產油區仍由庫爾德武裝控制,而就在上周,西北部的反對派武裝還切斷了一條主要的運油要道,進一步限制了政府控制區的石油供應。

多地鬧「油荒」民眾叫苦不迭,敘利亞政府面臨西方「經濟戰爭」
截至2019年3月13日,敘利亞各方控制區域情況 圖片來源:aljazeera

在阿薩德政府宣布戰勝恐怖主義、誓言奪回每一寸土地后,敘利亞反對派的影響力開始日漸縮小,隨之被掩蓋的還有他們想要修訂憲法、解決衝突的訴求。《華爾街日報》指出,八年內戰未能將阿薩德政權擊垮,也難以使其退讓,因此美國等西方國家開始採取經濟制裁手段,營造“油荒”困局。敘利亞《祖國報》也指出,政府正面臨一場“經濟戰爭”。

這也進一步說明了敘利亞戰後經濟的脆弱性。雖然敘利亞政府軍收復了失地,但貧困與匱乏的加劇正在打擊民眾的信心。

據《金融時報》報道,目前,敘利亞的極端貧困人口比例(每天生活費低於1.9美元)已較2011年翻了一倍,達69%;世界銀行數據顯示,2009年至今,該國56%的企業均已倒閉或遷走;該國失業率也從2010年的不足10%,飆升到了2015年(最新數據)的50%多。

敘利亞裙帶資本主義的盛行,以及政府對石油、建築等關鍵產業的控制,似乎也與“阿拉伯之春”到來前並無太大不同。哪怕沒有制裁,勞動力流失、基建薄弱、腐敗剝削等問題也會使其經濟發展寸步難行。

腐敗與管理不善在“油荒”危機的處理上已有體現。匿名臉書帳號“敘利亞在這裡(Syria is Here)”曾揭露官員插隊且超額加油的現象,隨後敘利亞政府才削減了公務用車的一半加油額度。另一個臉書主頁“#敘利亞(Hashtag Syria)”在提出補貼燃油油價可能會上漲的觀點后,還被指是在製造恐慌,該主頁運營者也因此被捕,引發輿論爭議。

沒有人知道這場危機什麼時候才能到頭,但民眾別無他法。67歲的計程車司機Abdu Masrabi等了4個小時,總算加了一點油,他對法新社說,雖然這點油用不了多久,但他還是得每天出車,“如果我停下來了,我和孩子們就沒飯吃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