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迎來成立75周年,聯合國如何走出生存危機?

即將迎來成立75周年,聯合國如何走出生存危機?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近日,聯合國因為“財務狀況緊張,秘書長考慮‘賣房救急’”的報道而登上媒體頭條。截至2018年年底,會員國拖欠聯合國會費總額為5.29億美元,相當於當年聯合國常規預算應分攤額的20%以上。而今年截至目前,欠款仍達4.92億美元。聯合國或在今年8月耗盡現金,並從周轉基金借款……

即將迎來成立75周年的聯合國,是否真的“廉頗老矣”? 究竟應該採取哪些措施,讓這個二戰後誕生的全世界規模最大、最具權威性的政府間國際組織繼續發揮作用?

借《是誰想讓聯合國消亡》(Qui veut la mort de l’ONU)一書,兩名作者——法國記者和國際問題專家羅穆阿·梭哈(Romuald Sciora)與安-塞西爾·羅貝特(Anne-Cécile Robert)講述了他們看法。也借這本書,讓我們一同回顧聯合國與世界走過的歷程。

“這是聯合國的錯”

聯合國誕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硝煙和廢墟之中,寄託著維護和平與安全、保護人權、促進發展、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理想和使命。然而,如今聯合國幾乎每天都會因為未能實現上述期待而遭到批評。兩位作者表示,對於聯合國的許多指責是不公平的。

“有太多的人、太多的機構希望聯合國從此消失。我們並不否認聯合國存在許多問題和不足,但同時也希望能夠公平地向讀者展示這個國際組織的重要作用。”羅貝特表示。

即將迎來成立75周年,聯合國如何走出生存危機?

“每次一有什麼不幸的事情發生,就會聽到有人說‘這是聯合國的錯’,但一般人並不知道聯合國究竟是什麼,不知道是各個成員國決定了聯合國的態度和走向。”梭哈指出:“這本書嘗試闡明聯合國的性質和工作方式,解釋為什麼有些時候,一些事件的責任並不在聯合國,而在成員國政府。”

即將迎來成立75周年,聯合國如何走出生存危機?
2010年5月6日,聯合國大會特別會議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事結束65周年

“世界付出巨大代價,換來聯合國出現”

“在1945年,剛剛誕生的聯合國代表了一種理想,一種為了每一個人,讓世界的明天更加美好的理想,而如今,在全球範圍內面臨危機的也正是這種理想。”梭哈表示。

羅貝特認為:“聯合國不僅是一個國際組織,更是一份信念,以及一系列的原則和價值觀。創建者們希望它能夠成為一個平台,讓國際社會走到一起、達成共識。 這聽起來似乎稀鬆平常,但要真正做到卻很不容易。今天,有許多強大的國家——其中包括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已經不再願意通過聯合國就任何問題取得共識,不再恪守寫入《聯合國憲章》的基本價值,已經全然忘了世界付出了多麼巨大的代價才換來了聯合國的出現,這是非常危險的,這本書的出版也是希望能為這些國家的政府敲響警鐘。”

即將迎來成立75周年,聯合國如何走出生存危機?
1945年6月1日,出席舊金山會議的宋子文與夫人張樂怡。會議上,50個國家的代表共同起草《聯合國憲章》

信任危機緣何發生?

“在90年代,每一個人都充滿了希望,因為冷戰結束了,大家都覺得,在一個全新的世界里,聯合國將變得更加高效、更有影響力。1990年,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時候,國際社會和安理會團結一致,共同要求立即停止這一違反《聯合國憲章》的行為,就是很好的例子。”梭哈表示:“然而從那時起,形勢每況愈下,‘通過戰爭解決問題’的想法再次在政府間蔓延,《憲章》中要求通過和平外交手段應對衝突的要求被遺忘了。”

羅貝特強調,反對通過武力解決爭端,重回《憲章》精神,在今天顯得至關重要。“我們需要認清一些最基本的問題,什麼是外交,什麼是國際關係,哪怕兩個國家彼此看不順眼,也需要建立外交和國際關係。”

即將迎來成立75周年,聯合國如何走出生存危機?
1994年7月,失去父母的盧安達兒童在位於戈馬的難民營中

什麼破壞在聯合國行動?

《是誰想讓聯合國消亡》一書的副標題為:從盧安達到敘利亞,一段破壞的歷史。在兩位作者看來,聯合國的工作遭到了許多力量的破壞。

羅貝特:“盧安達大屠殺常常被視為聯合國的一次重大失敗,但我不這麼認為。1994年,美國還沒有從兩年前在索馬利亞發生的事件中恢復過來,不希望聯合國介入盧安達去防止大屠殺的發生,就連要不要使用‘大屠殺’這個詞都爭論了很久,只要回顧歷史檔案就能清楚地看出,是成員國破壞了聯合國的行動。”

“安理會改革遲遲無法實現也是對聯合國工作的另一種破壞。要求改革的呼聲早在哈馬舍爾德擔任秘書長的50年代就已經有了,安理會在當時就已經無法代表世界的實際格局,更不用說是今天。”梭哈表示。

羅貝特認為,財務問題也不能忽視。當前,聯合國面臨嚴重的預算周轉困難,對維和行動等造成巨大壓力。

聯合國預算由三部分組成:支付維持機構正常運轉所需的經常性預算、維和行動預算、國際刑事法庭余留機制預算。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日前在向聯大負責行政和預算事務的第五委員會講話時指出,財政危機已對聯合國行動造成災難性影響:

  • 經常性預算存在嚴重的流動性問題

現金赤字逐年發生得更早,持續更長;8月份或將用盡現金,需從從周轉基金中借款;周轉基金與特備賬戶如在9月/10月用盡,將被迫使用已結束的維和特派團的資源。

  • 維和行動的累計現金餘額正在減少

由於會費欠款和延遲付款增加,維和行動也不斷面臨現金流挑戰。截至5月底,現金餘額13億美元,不足以支持大型特派團行動,目前三個維和特派團已經出現赤字。

秘書長表示,財政危機的主要原因是會員國在經常預算和維和預算中拖欠會費的累積,同時聯合國也存在預算計算方法中固有的結構性弱點和僵化問題,匯率、通貨膨脹、人員實際空缺率等原因造成的損失尚待列入預算考慮範圍。

2018年底,會員國拖欠會費為5.29億美元,相當於當年攤款的20%以上。2019年截至五月,欠款仍為4.92億美元。

即將迎來成立75周年,聯合國如何走出生存危機?
聯合國紐約總部雕塑“挽起槍管”(non-violence)

面對種種“破壞”和挑戰,兩位作者提出了一些在現階段較為可行的改革建議。

“除非國際局勢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否則,要想徹底改革安理會恐怕很難。”梭哈認為,應從更加實際的角度出發,通過改變秘書長的職責,授予秘書長更大的行政管理權,從而讓聯合國更加自主,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發揮更大的作用。

作者在書中還提出,通過增設非盟常駐代表等,增加非洲地區在安理會的代表性。在財務方面效仿歐盟的現行制度,將成員國稅收的一部分作為經費來源,提高財務自主性。

“但聯合國改革更多是一個政治問題,而非程序問題。”羅貝特表示:“我們大可以對現有程序作出改變,但假如不能讓每一個成員國和每一名工作人員都真正信守《聯合國憲章》,任何改革都將是徒勞。”

即將迎來成立75周年,聯合國如何走出生存危機?
1945年6月26日, 中國代表董必武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

重振聯合國

方法存在,那麼決心和意願呢?希望聯合國繼續發揮作用、希望聯合國的價值繼續得到弘揚的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嗎?

“如今幾乎沒有任何人想讓聯合國留存下來,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悲劇。民主制度和多邊體系正在衰退,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成了過時的東西。雖然從長遠來看,人類文明整體是進步的,但進步的過程總是反反覆復、進一步退兩步,不幸的是,目前我們正處在‘退兩步’的階段。”梭哈表示。

“我還記得在2002年,美國準備發動伊拉克戰爭的時候,在我的祖國法國,成千上萬的人走上街頭示威抗議。而現在,美國顯然正在準備對委內瑞拉採取行動,而抗議示威在哪裡,人民的力量又在哪裡?今天的人已經不像戰後的一代那樣關心國際事務、關心像聯合國一樣的多邊主義機構了。”

羅貝特表示,在領導人未能真正履行職責的時候,更需要各國的公民和民間社會挺身而出。“為建立一個更加包容、高效的聯合國而努力,發出自己的呼聲,要求政府負起責任,維護世界和平和聯合國所代表的價值。而且我認為今天的年輕人非常關注氣候變化等全球性的問題。我們寫這本書也是希望告訴他們,應對這些問題的方法之一就是重振聯合國和多邊主義,書里列出了一些想法和建議,希望青年群體能夠將它們付諸實踐,讓世界變得更好。”

當前世界,多邊主義正受到攻擊,規範正受到侵蝕,緊張局勢正在加劇。世界受到氣候變化的威脅,同時存在政治上的威脅。多極化是積極的趨勢,但僅有多極化,不能保證和平。當此關頭,是時候重拾多邊主義,重振聯合國精神,重溫初始時《聯合國憲章》締結的約定:

“我聯合國人民,同茲決心!”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