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渣男在抖音

作者|謝明宏

編輯|李春暉

“天生人為萬物之靈,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鍾於女兒,鬚眉男子不過是些渣滓濁沫而已”。十萬渣男在抖音

最近抖音掀起了一股“渣男風”。從明明白白洪世賢,到猶猶豫豫何書桓,再到姐姐妹妹一鍋端的楚濂,概莫能免。隨之而來的“鑒渣大法”“渣男語錄”“渣男之歌”更是呈現井噴之勢。

“鑒渣大法”如同買菜攻略,簡單粗暴地將渣男特徵凝練概括,按圖索驥令人慾罷不能;“渣男語錄”好似戀愛紅寶書,逐一驗證讓渣男無所遁形,對號入座引發靈魂共鳴;“渣男之歌”更是一騎絕塵,朗朗上口的旋律配合扎心歌詞,扯下渣男最後的遮羞布。

十萬渣男在抖音

更有廣為流傳的“渣男錫紙燙,渣女大波浪。而我不一樣,積極又向上”。強烈懷疑是tony老師在抖音投放的軟廣,好讓大家前赴後繼地去辦卡。試想,鯉魚躍龍門之後才變龍,渣男渣女是燙完頭才變渣的嗎?

十萬渣男在抖音

正所謂,世有渣男,然後有錫紙燙。錫紙燙常有,而渣男不常有。故雖有美男,鍾情於老婆大人之手,996於公司電腦之前,不以“渣”稱也。然當世之人,戀愛不以其道,分手不盡其德,刷抖音而嘆之,曰:“男人都渣!”嗚呼!其真無好男邪?其真不知男也。

說到底,“遍地渣男”的抖音,只是一種現實焦慮的隔空投射。渣男,遮蔽了現代戀愛的所有癥候:變成了看破紅塵的假洒脫,孤獨自我的保護殼,最終成了集體情緒的宣洩口。

渣男遍地

古代渣男謝希孟,有絕情詩“你自歸家我自歸,說著如何過?我斷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將你從前與我心,賦予他人可!”這簡直是渣男語錄的文言版。

在抖音,渣男微信語錄泛濫成災:在嗎,幹嘛,吃了沒;哎呀,心疼,喝熱水;多穿,快回,外邊冷;你忙,好夢,早點睡。

同樣的,渣女語錄也相映成趣:小哥哥,好愛你,等會兒一起打遊戲;男閨蜜,我有錯?你居然還懷疑我;肚子餓,沒錢了,做夢都想要這個;我還小,哪點露?我現在還沒玩夠;你不信,我不管,我想咋穿就咋穿;你好人,我不配,別再為我流淚。

十萬渣男在抖音

語錄體只是入門,特徵總結才是進階。渣男渣女的特徵,宛若武功心法:廣撒網,不投食。不明示,不主動,不拒絕,不遠離。愛調戲,不負責。陪聊多,談心少。總結完成之後,兩個男生或女生還不忘碰杯,來一句“兄弟(姐妹),優秀”。

在抖音,口訣的韻腳有多順,對渣男的怨恨就有多深。除了前面的“渣男錫紙燙”,甚至還有“渣男會呼吸,渣女蹦野迪。直男愛蘿莉,直女練腹肌。”。以前是只要渣,你換什麼髮型都不對。現在是只要渣,你連呼吸都有罪。 

每一個群體,只要被編了順口溜,就難逃被貼標籤的宿命。應該注意到,渣男、綠茶、蘿莉、女裝大佬等名詞,本身就是一張標籤。而在抖音,給每一個標籤貼上新的小標籤,就是新一輪的圈層隔離。

二次標籤化的粗暴程度,是顯而易見的。由此而引發的“越軌行為”,也難以想象。社會學家萊默特認為:每一個人都有“初級越軌”,但只有被貼上“標籤”的初級越軌者才有可能走上“越軌生涯”。

 簡言之,當某個群體或個人被貼上“渣男”的標籤,他會在有意無意之中接受這一標籤,形成新的自我概念。不久,“渣男”就成為他“最有力的身份”並且取代了他所有的其它角色,終至產生“自行應驗的預言”。所以,在順口溜攻勢下,渣男勢必更渣。或者在短視頻的流量裹挾下,表現得更渣以迎合標籤效應。

 由此誕生的新名詞,成為了渣男旅途的狂歡終點。比如“甘蔗男”和“鹹鴨蛋女孩”,如果缺乏相應的短視頻觀看量,甚至難解其意。甘蔗男,用於吐槽有些人表面是暖男,實則為渣男。就像甘蔗一樣,開始非常甜,用甜言蜜語俘獲芳心。但時間久了,甘蔗男就會暴露出渣渣的本質。

以渣為榮

渣男概念的創始人賈寶玉,自己的理論也非常雙標。他把小姐姐分成“嫁人”和“沒嫁人”的兩種,補充了“死珠子”和“魚眼睛”的補丁理論。甚至說:“怎麼這些人只一嫁了漢子,染了男人的氣味,就這樣混賬起來,比男人更可殺了!”

賈甘蔗,明明是你自己渣,區別“少女”和“婦女”,怎麼反倒成了女人的不是了?將風流作為花心的掩飾,以多情作為濫情的借口。以渣為榮的封建糟粕,古已有之。而到了抖音,真不明白“渣”怎麼就變時髦了? 

在“倒渣派”的聲討中,“挺渣派”逆勢而起。用渣男和直男的對比,為渣男翻案。第一,甜言蜜語,渣男享受過程,不問結果,專挑好聽的說;第二,臭不要臉,妹子一生氣,渣男可以無原則的去哄。而好男人卻會想,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第三,欲擒故縱,渣男懂得進退,撩撥得妹子小鹿亂撞。而好男人總喜歡黏著女朋友,讓她失去了新鮮感。 

挺渣派的核心理論認為:渣男是戀愛的天使,安全感的黑洞。好男人是安全感的天使,戀愛的黑洞。更有一個著名比喻:一個男生高中三年,總是約你出去玩,幫你作弊,還幫你演戲,請假(這是渣男)。而另一個男生,一直催你學習,督促你的成績。(這是好男人)你選哪個?

十萬渣男在抖音

但“挺渣派”的邏輯缺陷也是顯而易見的,他們用渣男的溫柔對比好男人的木訥,卻不用渣男的花心對比好男人的專一。這不就是“以己之長,攻彼之短”,擺明了耍流氓嗎?

“倒渣派”的反擊言簡意賅:渣男感情不斷,備胎無數,不是因為他很迷人,而是因為廉價又百搭。部分高手更是“奇招陡出”,指出“渣男”也是有相當高的准入門檻的: 

“外貌多少也得是178吧,高級一點人手一雙RO,最次也得一雙AJ和椰子吧?聲音就算不是高級低音炮,最差也得是男低音吧。最起碼你情商得高吧,存款至少要六位數以上吧。高級一點的開超跑,差一點的也得開野馬思域吧。你身材長相再不好,也得有鎖骨腹肌,一雙好看的手,還有長得過去的一張臉吧”。

這樣看來,生而為人,其實也不是誰都“配做”渣男。畢竟,作為渣男,總有一兩項甚至是多項資源(顏值、財富、身材)可供揮霍。標榜自己是“渣男”的,究竟是真的出於好心提醒大家“內有巨渣,生人勿進”,還是出於虛榮蹭熱度就不得而知了。

先是有人製作標籤,然後其他人自己找來貼上,這像極了硬糖君小學時候的“古惑仔”風雲。因為“帶頭大哥”壟斷了校園武力,所以就有無數小弟。在抖音“渣男渣女”壟斷了戀愛資源,也就掀起論戰,互相撕貼標籤。

販賣焦慮

咪蒙曾寫過《如果你碰到渣男》《遇到這樣的渣男就嫁了吧》。很明顯,她經歷了從中間派到“挺渣派”的轉變。而當我們將這一篇篇爆款十萬+的精華濃縮,得到的不正是抖音上的“渣男視頻”嗎?

短視頻比起文章,更加短平快。咪蒙的故事雖狗血,但至少還有精巧的“起承轉合”,水到渠成的那一刻極具迷惑性。抖音的視頻雖精悍,但在粗暴的轉折和直愣的情緒宣洩中,只剩下爽感過後的無盡虛空。

 同樣是販賣焦慮,咪蒙做的是人血饅頭的生意。而抖音是讓用戶自己蒸饅頭,後現代的無力感成為了一種宿命輪迴。從順口溜貼標籤,再到兩派論戰,無數個短視頻只幹了一件事情——教我怎麼做。

 教我鑒別渣男,教我識別綠茶,教我懲惡揚善。可同質化的內容背後,卻沒有人教我怎麼獨立思考。當你點開抖音,演算法早已在揣測你的喜好,人生導師網紅博主早已為你剪好視頻,輸送三觀。成敗與否的關鍵,是你手指下的那個贊。

以前說聽過很多道理,依舊過不好這一生。現在是刷過很多抖音,還是搞不順感情。照理說,教我學習的人有了,教我做菜的人有了,教我戀愛的人有了。早就該按部就班登上人生巔峰,可絕大多數用戶,永遠是萬花筒的黑框,碰不到中心絢爛的彩色。

1967年,法國學者居伊·德波在《景觀社會》一書中寫道:“整個社會生活顯示為一種巨大的景觀的堆積。景象疊映景象,人就生活在這光怪陸離的虛幻假象之中,悲情地依靠幻象而活”。

而抖音正是以“少數人演出,多數人默默欣賞這種表演”的呈現方式,加劇模糊了現實與幻象之間的界限。所謂的情感生活,只是15秒的精心雕刻。當真實被編輯和虛置,短視頻只剩下了情緒和焦慮。

十萬渣男在抖音

紙媒時代,百看不厭的《知音》《家庭醫生》教你怎麼判斷老公出軌;微信時代,咪蒙Ayawawa教你怎麼降服對象;短視頻時代,抖音教你怎麼鑒別渣男。永恆的問題,帶來的是無解的焦慮。而迭代的傳播媒介,帶來的只是販賣方式的改變。 

如果說紙媒只是瞎吆喝,影響力有限,恰似路遇嶗山道士說你家宅有難;那麼短視頻就是流行感冒,覆蓋面驚人,隨便打開一個都讓人心有餘悸:“我是不是遇到渣男了?”

十萬渣男在抖音

而看似感情最豐富的年輕人,又彷彿都患上了感知障礙,需要被人不斷告知“他愛不愛我” “我愛不愛他” “他是不是渣”……唯有在高濃縮的短視頻或是《前任3》、《比悲傷更悲傷》這一類電影中,才能體味“真情”。

而看似感情最豐富的年輕人,又彷彿都患上了感知障礙,需要被人不斷告知“他愛不愛我” “我愛不愛他” “他是不是渣”……唯有在高濃縮的短視頻或是《前任3》、《比悲傷更悲傷》這一類電影中,才能體味“真情”。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