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富醫生買下洛杉磯時報 他的傳奇不止如此

全球最富醫生買下洛杉磯時報 他的傳奇不止如此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周佳

每次亮相黃馨祥總是面帶笑容、西裝革履,看起來像是個生意人,但他其實是醫生起家。

再過幾天,美籍華人黃馨祥(Patrick Soon-Shiong)將迎來他的66歲生日。在邁入66歲大壽的前一個月,黃馨祥花費5億美元送給自己一份期盼多年的大禮——《洛杉磯時報》。

一直以來,黃馨祥並未受到太多關注,直到最近幾年,他那花白的頭髮、單眼皮、黃皮膚才開始出現在美國媒體上。每次亮相他總是面帶笑容、西裝革履,看起來像是個生意人,但他其實是醫生起家。

黃馨祥戴有很多頂帽子,其中最有名的當然還是《洛杉磯時報》和《聖地亞哥聯合論壇報》的老闆。另外,《洛杉磯時報》2016年報道,黃馨祥是2015年薪酬最高的首席執行官之一;截至2018年,福布斯估計黃馨祥擁有75億美元的凈值,在美國億萬富翁中排名第65。

財富的累積離不開黃馨祥多年的努力。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黃馨祥是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無線健康研究所的執行主任以及外科客座教授,同時是NantWorks公司的主席。截至2016年12月,他擁有92項美國專利和138項國際專利。

全球最富醫生買下洛杉磯時報 他的傳奇不止如此

全球最富醫生買下洛杉磯時報 他的傳奇不止如此

醫學天賦奇高

1952年7月29日,出生於南非伊麗莎白港一戶中醫家庭的黃馨祥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草根。他的父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從中國廣東梅州移民南非,黃馨祥曾介紹稱,父親在南非的工作只是普通店員,他並不富裕的父母共有十個孩子。

即便如此,黃馨祥很早就展現了在醫學方面的天賦。他16歲高中畢業,23歲在南非的金山大學取得了醫學學位,並且在全校198名學生中排名第四。他優異的成績讓他在當時白人種族歧視昌盛的情況下,拿到了約翰內斯堡綜合醫院的實習機會。

黃馨祥的第一個病人是南非白人。當時的環境非常排斥有色人種,病患不讓黃馨祥看病。但在黃馨祥治好了他的鼻竇炎之後,他逢人便說:“找那個中國人,一定要讓他給你看病。”

時隔多年,黃馨祥仍舊提到年少時的這種精神。那就是別人越反對,他就越要證明,自己可以做成功。

“當別人否定我能力的時候,那便是我人生中最激動的時刻。”黃馨祥曾說,“我不管他出於什麼原因或目的這樣說我,但我都會這樣回答他:太好了,因為這正是我需要做的。”

黃馨祥認為,如果想有所作為,就不能隨波逐流,“持不同觀點或者標新立異,這沒有什麼不對。”這也奠定了他走出一條與眾不同的職業生涯,並成為全世界最有錢的醫生。

結束了在約翰內斯堡綜合醫院的實習后,黃馨祥背起行囊,遠赴加拿大著名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攻讀醫學碩士學位。隨後,他又輾轉來到美國,受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邀請進行駐校科研,並真正開始了他的美國夢。

血液學家史蒂芬·尼莫(Stephen Nimer)後來在黃馨祥的一家公司擔任董事會成員,他回憶當初與黃馨祥合作的經歷,覺得他是一位始終如一的“令人難以置信的外科醫生” ,願意承擔最棘手的病例,“幫助人們是他的天性”。

黃馨祥的創新意識很快讓他在美國嶄露頭角。 1993年,黃馨祥第一次把糖尿病療法運用於人體試驗。他成功地對一位糖尿病人進行了胰腺細胞移植,讓他的名字登上多家主流媒體的頭條。可惜的是,幾個月後,病人又不得不恢復注射胰島素。

真正讓黃馨祥出名的是他在癌症領域的成果。這位其貌不揚的華人對醫藥研究充滿熱情。雖然外科醫生這樣一個職業足夠讓他成為美國的中上產階層,然而,他卻靜下心來,鑽進了實驗室。

上世紀90年代末,他組建了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Abraxis BioScience),從事抗癌藥物紫杉醇納米製劑的研究。皇天不負有心人。一種熱銷抗癌藥終於從他實驗室誕生。它的名字叫阿博瑞斯(Abraxane),這是一種將熱銷抗癌藥Taxol包入白蛋白的製劑,目的是讓癌細胞吞噬白蛋白中毒而亡。2005年,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批准該葯可用於治療乳腺癌,為全球首個獲批的無溶劑型紫杉類化療藥物。這也成為他日後財富增長的基礎。2010年,他以29億美元的價格把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80%股份出售給Celgene公司。

另一家讓黃馨祥賺個大滿貫的公司叫做美國製藥合伙人公司(American Pharmaceutical Partners),這家公司主營非處方葯業務。美國製藥合伙人公司在2008年以56億美元的價格被賣給德國Fresenius SE公司,黃馨祥的現金和股票共值30多億美元。

兩輪資本運作讓黃馨祥2016年的身家高達90億美元(人民幣約560億元),從而進入億萬富豪的行列,也逐漸進入美國主流媒體的視野。

其實,黃馨祥還成立過多個公司,其中包括VivoRx、NantOmics、NantHealth、NantWorks。VivoRx專攻糖尿病藥品的研發。當時,大型製藥商麥蘭和黃馨祥的哥哥都對其研發的胰腺細胞移植很感興趣,他們共同為VivoRx公司提供了500萬美元的投資。這個合作並不怎麼愉快,黃馨祥由於各種原因被起訴。最後,黃馨祥支付費用給他的哥哥和其他投資者,達成庭外和解。

擴張醫療版圖

當黃馨祥出售掉兩個公司時,他已經是億萬富翁。然而,當時已經接近60歲的黃馨祥並沒就此退休,而是更細緻地進行產業擴張。

2011年,黃馨祥成立母公司Nantwork。該公司旗下擁有多家醫藥公司,其中,NantHealth 是一家以精準醫療和健康大數據為主的健康科技公司。2012年10月,黃馨祥宣布,NantHealth的超級計算系統和網路,可以僅花47秒的時間從癌症樣本中分析基因數據,用18秒的時間進行數據轉換。

“美國每年約有200萬被新診斷出的癌症患者和1300萬名倖存者,因此每天約有一萬名患者需要分析。” 黃馨祥曾公開表示該技術的市場潛力。

2015年,流動式電子病歷產品龍頭企業Allscripts收購了NantHealth 公司部分股權,投資總額達到了2億美元,兩家公司計劃聯合開發一系列新產品。NantHealth於2016年在納斯達克上市,2017年,公司收入大幅增長,這主要歸功於GPS Cancer和先進的腫瘤解決方案,然而,由於仍未盈利,公司上市時股價超過18美元,當前每股只有約3.43美元。

NantWork旗下還有NantKwest,這是黃馨祥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主要研發用NK細胞發展免疫抗癌藥。其他還有7家公司分別側重不同的醫藥領域。專門用於研發腫瘤免疫療法的NantCell成立於2015年,次年即獲得5700萬美元融資。

黃馨祥是不安分的。事業有成后,他想到更多的是改變整個醫療體系,而不是只要製藥。

“癌症患者有30%的可能得到錯誤的診斷,這是不合情理的,而且用適當的藥物治療癌症需要很長的時間。” 黃馨祥說。

隨後,黃馨祥收購了費城的Eviti公司,這家向保險公司提供服務的公司能保證癌症醫生不會開錯葯(即為開錯葯買單)。公司有30名腫瘤學家和護士瀏覽最新醫學期刊保證信息更新。

另外,他還發現,美國的醫療費用每年都在增長,包括醫院和診所在內的醫療集團的成本也隨之水漲船高。為此,黃馨祥又開始了他的“曼哈頓計劃”。 普羅維登斯醫療服務系統(Providence Health & Services,PHS)率先開展黃馨祥的計劃。PHS是俄勒岡、加利福尼亞、阿拉斯加、華盛頓等州34家醫院組成的天主教非營利性醫療系統。根據計劃,為這些醫院創建通信基礎設施方面的支持。

黃馨祥還曾贊助過希拉里總統競選。當川普當選總統后,他又向川普講解自己對醫療體系的理念。美國媒體曾一度懷疑川普政府將重用黃馨祥,但被川普政府闢謠。

收購《洛杉磯時報》

黃馨祥在公眾場合三句話不離醫療。為數不多的例外就是對《洛杉磯時報》的執著。這種對報紙的興趣來源於他小時候的勤工儉學。當時只有14歲的他已經要考慮為大學學費籌錢,而他的工作就是分發報紙。

“我還記得第一批紙張從傳送帶上滾落下來時,印刷機的聲音和氣味。 我會從渾身墨漬的報員那裡拿過多達800份的報紙,交給我的分發員,然後他們將報紙送到當地的企業和住宅。” 黃馨祥在給《洛杉磯時報》的讀者信中寫道。

但是《洛杉磯時報》並不是上市公司,所以黃馨祥的購買過程也非常曲折。

《洛杉磯時報》與《紐約時報》一樣長期被家族掌控。創立於1881年的《洛杉磯時報》,自從1882年Harrison Gray Otis成為主編后成功實現盈利,公司結構也就此穩定下來。在Harrison Gray Otis死後,《洛杉磯時報》由他的女婿Harry Chandler接手,直到2000年Harry的孫子Otis Chandler將利潤不斷萎縮的《洛杉磯時報》賣給了《芝加哥論壇報》的母公司論壇報業集團(Tribune Co)。在金融危機的2008年,論壇報業集團宣告破產,直到2014年,包括《洛杉磯時報》《芝加哥論壇報》等報社資產從論壇報業集團分離出來,脫離破產保護,以論壇報印刷(Tribune Publishing)的名字重新上市。後來公司把名字從比較傳統的論壇報印刷(Tribune Publishing)改成了寓意論壇報在線的Tronc (Tribune online content),以期搭上網路新潮流。

《洛杉磯時報》作為美國發行量第四大的報紙,是Tronc擁有的報紙中發行量最大的一家,所以Tronc也不願意單獨出售《洛杉磯時報》,而使得Tronc整體價值下降。所以Tronc對黃馨祥購買《洛杉磯時報》的意向也一直沒有正面回應。

黃馨祥的轉機來自於2016年,Tronc的競爭者,擁有《今日美國》等報紙的Gannett在2016年4月提出惡意收購,先是開出4億美元以每股12.25美元溢價收購當時股價在10美元左右的Tronc。在被Tronc大股東、董事會主席費羅(Michael Ferro)拒絕後,更是把收購價提高到每股15美元,最終推高到每股18.75美元。

Gannett聲稱費羅反對合併,是因為不能滿足他在合併后的新公司得到一個顯著職務的要求。而費羅指責Gannett利用虛假信息欺騙Tronc股東,並且認為Tronc在網路時代充滿潛力,其價值還要超過Gannett的收購價格。

2016年5月,費羅主導的Tronc董事通過“毒丸計劃”,以阻止Gannett的惡意收購。所謂的“毒丸計劃”就是向Gannett以外的投資者銷售Tronc股票以攤薄Gannett已經擁有的股份,同時限制單個投資者能擁有的最高股份比例。

黃馨祥利用這個“毒丸計劃”,以每股15美元的價格向Tronc投資7050萬美元,擁有了Tronc12.9%的股份,成為Tronc的第二大股東,被任命為Tronc的董事會副主席。在黃馨祥的幫助下,費羅保住了Tronc。2016年11月Gannett宣布放棄收購Tronc。

黃馨祥試圖購買《洛杉磯時報》的努力並沒有因為其成為Tronc的第二大股東有多大的進展。他隨後就與費羅爆發了激烈的衝突。黃馨祥和費羅不斷積累股份,爭當Tronc的第一大股東,直到雙方的股份都接近了公司總股份25%的單人持股上限。

然而,黃馨祥開始公開指責費羅“損公肥私”的行為。當《洛杉磯時報》為了削減開支不斷解僱員工的時候,每年除了支付費羅500萬美元工資,費羅還花費Tronc公司270萬美元從費羅擁有的股權投資公司Merrick Ventures手中轉租了私人飛機。同時,Tronc花了25萬美元購買了芝加哥各種體育賽事的門票,而出售門票的依舊是費羅全資擁有的Merrick Ventures。黃馨祥指責費羅利用董事長職務侵佔其他股東權益。

不過,黃馨祥的攻擊並沒有起到作用。相反,費羅利用董事長職權,在2017年4月提前召開股東大會,在黃馨祥沒有時間反制的情況下改選董事會,把董事會從9人減少為7人,黃馨祥和同樣來自洛杉磯的Donald Tang沒有連任。

然而,黃馨祥在這場控制權爭奪中笑到了最後。雖然“損公肥私”的行為沒有把費羅拉下馬,但是今年興起的、揭發陳年性騷擾案的Me Too風潮把費羅搞得身敗名裂。今年3月有外媒報道稱,費羅在2013年以商談投資為名將與他談判了幾個月的女企業家騙進其在芝加哥的公寓,在2016年以採購零件為名將一個懷孕九周的孕婦騙入其賓館房間。費羅在事件曝光后被迫辭職。

費羅的辭職掃清了黃馨祥購買《洛杉磯時報》的一大障礙。此時的《洛杉磯時報》已經從1999年的1.3萬人下降到不足400人。不斷的削減開支造成了管理層和員工的巨大矛盾。在6個月內換了三任主編,而員工則壓倒多數投票支持組建工會來保護權益,讓母公司對《洛杉磯時報》更加忌憚。在答應工會的要求后,黃馨祥終於如願以償。

“對我而言,這是移民美國夢的高潮。”黃馨祥在致讀者信中寫道。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