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以中非為起點開闢非洲新局面?泄露文件稱「已左右多國政局」

俄羅斯以中非為起點開闢非洲新局面?泄露文件稱「已左右多國政局」

(資料圖)俄羅斯莫斯科,紅場。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潘金花

一批最新泄露的文件顯示,俄羅斯正在非洲擴大影響力,與至少13個國家建立了高層往來和軍事合作,以沖抵美國及英、法等歷史上佔領過非洲的西方國家的地緣政治影響力,在非洲大陸上尋求外交突圍。

據《衛報》6月11日報道,這些泄露的文件資料顯示,主導這些工作的是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往來密切的生意人、被稱為“普京廚師”的葉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與這位俄羅斯寡頭相關的企業,包括私營軍事企業“瓦格納集團”,都被稱為“Company”,與俄羅斯外交及國防相關部門的高層均有接觸。

文件指出,俄羅斯希望能將非洲打造成一個戰略樞紐,而正與俄羅斯展開軍事與維和合作的中非共和國是一處“戰略要地”,是“伊斯蘭教北部與基督教南部的緩衝地帶”,以中非共和國為起點,莫斯科可往兩端擴大影響力,俄羅斯企業也與該國在礦產開採方面展開了許多合作。

文件中有一幅繪製於2018年12月的地圖,標註了非洲各國與俄羅斯及“Company”的關係密切程度,考量的因素包括軍事、政治、經濟合作,警察培訓、媒體、人道主義項目,以及“與法國的對抗”,其中五級為最高,一級最低。

中非共和國、蘇丹及馬達加斯加三國被列為五級戰略要地,意味著這些國家與俄羅斯的關係最為密切,列為四級的有利比亞、辛巴威和南非,三級的有南蘇丹,二級的有剛果民主共和國、查德和尚比亞,烏干達、赤道幾內亞和馬里是“計劃合作的國家”,衣索比亞“有合作可能”,埃及則被描述為“一直表示支持”。

俄羅斯以中非為起點開闢非洲新局面?泄露文件稱「已左右多國政局」

按照這些文件的描述,中非共和國與俄羅斯的“親密度”為83%,“Company”曾在中非共和國讓包括國民議會代表及外交部長在內的“親法”政壇人士下台,此外還在協助該國加強軍力,並在當地創辦了報紙和廣播電台。

《衛報》猜測,其中提到的外交部長正是去年12月被解職的夏爾-阿梅爾·杜巴納,當時杜巴納被認為與法國及其他西方國家關係過密,與總統圖瓦德拉向莫斯科傾斜的立場相左。

文件稱,“Company”也曾左右馬達加斯加的權力更迭,協助現總統拉喬利納贏得大選,“Company”同時還是該國最大報紙的發行方,每月發行量達200萬。不過拉喬利納否認曾接受過任何協助。

根據描述,俄羅斯專家還曾為蘇丹前總統巴希爾制定過政治與經濟改革方案,包括使用“反伊斯蘭”、“親以色列”等標籤詆毀反對派抗議者,提高新聞紙的價格以阻礙批評人士發表反對言論、揪出反對派陣營中的他國勢力等。

不過,這似乎未能阻止巴希爾政權在今年4月被推翻的下場,普里戈津曾致信巴希爾,稱其未按這些建議去做,“行動不力”且“過分謹慎”。目前,蘇丹反對派正在首都喀土穆發起大罷工,要求過渡軍事委員會放權,6月初至今,雙方之間的流血衝突已造成百餘人死亡。

文件稱,除了與非洲各國政府拉近關係,承攬自然資源、道路及鐵路建設項目,“Company”還打算利用東非島國葛摩與法國的領土爭端,進一步削弱法國在非洲的影響力。

其中一份題為“非洲世界”的文件還提到了“非洲的自我認同”,提議創建一個資料庫,收集生活在歐美的非洲人的資料,用以篩選和培養“未來領導人”和“具備影響力的人士”,最終讓“一批忠誠的代表遍布非洲大陸”。

據《衛報》報道,上述這些文件由位於倫敦的調查機構Dossier Center獲得,該機構由俄羅斯前石油巨賈米哈伊爾·霍多爾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支持運轉。霍多爾科夫斯基曾在2003年與克里姆林宮有過政治衝突,之後被檢方以欺詐、逃稅等罪名起訴併入獄,在2013年被特赦。

普里戈津在蘇聯時期曾因搶劫等罪名被判入獄,出獄后他以賣熱狗起家,最終在餐飲業如魚得水,成為了“普京的大廚”,還為俄羅斯學校及軍營供餐。此前美國“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曾稱普里戈津涉嫌通過社交媒體干涉美國大選,而普里戈津也被認為是瓦格納集團的出資人之一。

相關閱讀:中非的一場血案,意外引出了一支低調神秘的海外俄羅斯雇傭兵

目前,普里戈津還未就上述泄露文件的內容予以回應,他此前曾否認過瓦格納集團的存在以及干涉美國大選的說法。普京則曾表示,與普里戈津有關的實體並不代表俄羅斯。

但不可否認的是,俄羅斯正在“回歸”非洲。《透視俄羅斯》2月指出,2019年在俄羅斯的外交政策中完全可以稱為“非洲年”,按計劃將舉行全面俄非峰會、商務論壇以及民間非政府組織會談,還將加強青年與高校的合作。

《金融時報》曾在1月分析稱,在冷戰期間,蘇聯與非洲國家關係密切,支持旨在趕走西方殖民列強的獨立運動,自2014年因克里米亞事件遭西方制裁后,俄羅斯對新聯盟的需求也變得越發緊迫,與非洲的經貿及外交關係成為了一個新的落腳點。

“自西方制裁生效以來,俄羅斯一直在重新評估其外交政策,”俄羅斯科學院非洲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奧爾加·庫爾科娃(Olga Kulkova)說,“現在莫斯科已意識到它需要新的夥伴。”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