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智庫:俄羅斯西方關係惡化要怪北約東擴,俄現有軍力可保15年和平

俄智庫:俄羅斯西方關係惡化要怪北約東擴,俄現有軍力可保15年和平

6月28日,普京和川普在G20大阪峰會上舉行雙邊會談。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田思奇

從2008年的俄羅斯與喬治亞戰爭開始,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的關係便趨向惡化。2014年的克里米亞問題和2015年俄羅斯介入敘利亞問題后,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再一次跌入谷底。

在7月9日舉行的第八屆世界和平論壇的一場討論上,針對上述關係惡化的趨勢,俄羅斯高等經濟研究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卡拉加諾夫(Sergei A. Karaganov)斷言:“大家可以看到北約東擴對俄羅斯形成了一定的威脅,這對俄羅斯來說就意味著一種挑釁。”

北約東擴威脅?

卡拉加諾夫認為,俄羅斯和西方的關係在1990-1995年時就開始惡化。當時俄羅斯希望能加入到西方陣營當中,但在那時西方卻開始了持續的擴張。而俄羅斯的鄰國也意識到他們有可能成為俄羅斯和西方關係的犧牲品,所以出現了新的對抗。

對於這種說法,參與討論的西班牙駐華大使馬薩雷多(Rafael Dezcallar de Mazarredo)回應稱,這裡面可能有一些誤解,尤其是1990年代的誤解其實本可避免,卻沒有避免:

俄智庫:俄羅斯西方關係惡化要怪北約東擴,俄現有軍力可保15年和平

為什麼東歐國家願意加入北約,因為他們需要安全……這也是來自於傳統以及歷史文化的原因,尤其是它們在歐盟和蘇聯之間,他們需要尋求這樣一種安全。在二戰之後,這些東歐國家的安全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和威脅。

馬薩雷多進一步解釋說,俄羅斯想要恢復大國地位,加強政治和軍事能力,能夠在其他國家展開他們的軍事行動。這種重新獲得大國地位的努力在西方看來,會被認為俄羅斯沒有按照現在的遊戲規則來做事情。

“對於歐盟來說,我們需要的也是安全和可預測性。俄羅斯在我們周邊的地區有軍事行動,這對我們來說也會視做安全上的威脅,所以我們也要保證安全,”馬薩雷多說。

針對當前俄羅斯與其他歐洲國家的局勢,卡拉加諾夫的判斷是:“我們已經都有一個共同的看法,就是戰略穩定的幾率比較低,但是戰爭的可能性也比較低。”

俄美互不需要?

至於美國和俄羅斯的關係,美國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的董事長Clifford Kupchan在討論中指出,美國和俄羅斯重要的外交交往幾乎都已經停止,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跡象。“似乎俄羅斯和美國互相都不需要一樣。”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李永全從觀察者角度指出,俄美關係主要是一種軍事政治關係。因為俄羅斯和美國之間的經濟合作規模很小,科技合作除了航天領域以外也有限。並且俄美關係從來不是雙邊關係,而是多邊關係,因為涉及到全球的問題,這也導致俄美關係的改善非常難。

Kupchan則指出,美國首先關注的是2016年俄羅斯對美國大選的干預,例如俄羅斯黑客入侵,還有各種不實的信息,都在“穆勒報告”中有所記錄。另一關注點是俄羅斯的網路攻擊,一些美國文件記錄了俄羅斯進攻美國核電站電網還有石油和天然氣設施的行為。

Kupchan說,美國現在認為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修正主義國家”,一直希望領導世界進一步減少對於美元的依賴,從整體情況來說,美國對俄羅斯有一種懼怕。

“美國的精英對俄羅斯採取了不信任的態度,而且這種僵局還在持續,”Kupchan認為,只要在普京總統任期內,就一定還會是這種狀況。

李永全表示,最能說明俄美關係的一句話是“雙方都失望”。他認為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卸任前已對普京徹底失望,而俄羅斯精英對美國也失望,包括普京可能會想:“我這麼讓步,我的國家都崛起了,你還不接納我。”

而在Kupchan看來,當前俄美關係最重要的影響就是減少了國際體系的韌性。美俄曾經有過合作,例如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但現在這種情況不會再出現。

建立共同利益?

面向未來,馬薩雷多說:“我們(歐洲)都希望能夠建立起來一個網路,使得我們和俄羅斯在政治、經濟、戰略層面都能夠有共同的利益。我們也不希望有任何的行為會威脅這樣一個共同利益的網路。”

卡拉加諾夫指出,俄羅斯必須要快速發展,而且要在軍事上能夠得到進一步的扭轉:

我們現在很多技術都已經被美國趕超,在這方面似乎也沒有新的規矩可循……我們希望能夠找到更加系統的方法,對目前的情況進行進一步的管控,比如說在網路管理方面,以及太空方面的競爭。

現在我們在軍事上的花費也在不斷減少,我們也很願意這麼做。我可以跟大家說的是,我們現在已經部署的一些武器可以確保我們接下來15年的和平……所以如果美國想建反導系統的話,我們不會學著他們的樣子去做。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