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2029年電影人的自白:大數據綠燈會、區塊鏈做宣發、5G一秒同步拷貝

文 | 科科

2

如果說藝術向左,技術向右,那麼我就是站在中間兩者完美的契合人。

我來自十年後的2029年,是一位電影數據技術服務公司的老總,距離我創業至今,正好十年。

十年前總有人說,隨著技術的發展,尤其是裸眼3D、VR、AR技術的發展,院線電影以及電影院會逐漸走向消亡。但是十年過來了,雖然經歷了不少坎坷,但是在電影技術不斷發展的過程中,院線電影也因為技術的發展,煥發了新的春天。

2020年,中國成為了全球最大的5G市場;2022年,5G、區塊鏈等技術正式成熟的運用在了電影產業里;作為移動互聯網5G技術覆蓋率最高的國家,中國的電影產業數字、信息化甚至比北美走的還要快。

今天,受一起拍電影(id:yiqipaidianying)的邀請,我寫下了這篇對我所處時代電影市場發展的技術現狀以及看法,希望能對十年前的廣大電影行業同僚一些啟迪。

來自2029年電影人的自白:大數據綠燈會、區塊鏈做宣發、5G一秒同步拷貝

 

大數據開綠燈,智能劇組一條龍

 

被數據指導創作,一直是被內容提供者所不齒的,但是,這在未來已經普遍存在。

從上世紀一直以來,大型電影公司都會有一個綠燈委員會,只有一個項目通過綠燈委員會的審核,才能夠正式立項。但是即使像產業化已經成熟我國多年的好萊塢,經過六大製片廠的電影項目,仍然會有不少虧本之作。

來自2029年電影人的自白:大數據綠燈會、區塊鏈做宣發、5G一秒同步拷貝

而隨著數據技術的發展,這一問題得到了進一步的解決,通過大數據的分析,那些不符合當代人審美、趣味、無法激起觀眾購票欲的電影項目,會直接被大數據斃掉。只要在這個系統中,輸入劇本、演員卡司、製片成本、宣發預算以及預計上映日期,就會自動生成這部影片的最終票房成績以及市場反饋。哪怕你是張藝謀、陳凱歌,還是吳京、徐崢,被大數據綠燈委員會斃掉的電影項目,很難獲得投資。

而隨著5G技術的成熟,以及雲端數據的不斷擴增,電影導演在進行拍攝時,也省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開拍前一天,只需要把劇本輸入計算機,就可以瞬間生成幾頁的分鏡頭腳本,甚至都幫攝影師設計好了鏡頭。導演只需要結合具體片場的場景,就能夠輕鬆完成拍攝。這一技術在懷柔、橫店、青島等影視基地迅速普及,幾年內,智能燈光、智能攝影甚至智能場記都迅速問世,這大大減輕了劇組的壓力與負擔。去年一個配齊目前所有一流智能設備的5人劇組拍攝投資1億人民幣院線電影的新聞,仍然讓我震撼。

來自2029年電影人的自白:大數據綠燈會、區塊鏈做宣發、5G一秒同步拷貝

當然,如此模式下來,虧本的電影項目越來越少了。那些在十年前大量被拍攝出來的,豆瓣2-5分的爛片項目,再也不會被開發出來了。然而,同時伴隨而來的,也是大師之作的急劇下滑。為了通過大數據綠燈委員會的綠燈,現如今商業片上都是完全按照觀眾的喜好類型進行拍攝,而藝術片上則是選定了符合精英或者學院派審美口味的套路進行拍攝。最終導致行活越來越多,驚喜越來越少。

 終於在去年的2028的上海電影節上,國內的幾家大型電影公司公布宣布放棄使用大數據綠燈委員會進行影片立項。但是我相信,技術、數據仍然不會停止對於內容產業的介入,內容產業本身也具有極大的漏洞,有待技術的輔佐。

 

區塊鏈指導電影宣發,每一分錢都不浪費

 

早在十年前,區塊鏈的概念就已經被炒到火熱,但是最終又有誰能將這個新技術真正運用到產值並不大的電影行業呢? 

首先,區塊鏈最早被運用在了在版權確權方面,在技術被運用前IP作者往往是與影視公司一鎚子買賣,導致IP更多的商業收益屬於購買了版權的影視公司,限制了IP與IP作者本身的權益。而在區塊鏈版權交易中,作者可以在各個分銷環節獲得收益,最大程度的拓展了自己受益範圍。

來自2029年電影人的自白:大數據綠燈會、區塊鏈做宣發、5G一秒同步拷貝

但區塊鏈技術在現如今被運用最廣泛的領域,還是宣發。通過區塊鏈技術,影片片方可以在線上自主選擇營銷公司以及營銷方案和受眾群體,並清楚的看到每一筆款項的支出與支出方向;同時,在線數據的及時反饋,也能讓片方隨時檢驗營銷方案的表現並據此調整宣發方案,從而達到更優的營銷目的。某位觀眾是看了哪個APP的開屏廣告,還是讀了哪家閱讀平台的文章產生的購票理念,都會被區塊鏈技術成熟的抓取並應用在下一次的方案中。

而在發行領域,區塊鏈技術更是將會把每一項費用標註明細。具體的票補費用運用到了哪家影城、哪個場次、甚至哪個觀眾手上都可以一清二楚的顯示。

也正式通過區塊鏈技術的發展,淘汰了大量傳統的依賴於地網發行,不信賴數據的老牌發行公司,更懂數據、更懂科技的新型宣發公司在近十年來迅速崛起。並且因為區塊鏈技術的特性,可能只有幾個人的迷你型宣發公司也在近年來流行開來,簡單幾個人外加成熟的技術,就可以負責整個宣發鏈條上的一個具體環節,也能夠與其他公司契合的很好。

而在to C方向,區塊鏈結束更是早已熟知每一個觀眾的特殊喜好。最近,漫威布局20年大作《星際復仇者3》以及《大偵探可達鴨》都在上映,淘票票已經通過燈塔大數據平台運算,在購票首頁給我推薦了我最喜歡的電影,以及最能夠打動我,撩動我心弦的推薦語。

 

影院全面升級,拷貝一秒同步

 

不得不承認,5G技術近十年來的普遍運用,的確使很多人因此放棄了去電影院看電影。5G帶來的高速流量信息紅利,帶動智能家居的全面興起,同步帶來的也是網生內容的進一步崛起。

的確,如果在智能汽車、智能餐廳、智能眼鏡、智能茶几甚至智能廁所上,都能夠隨時隨地觀看你想獲得的內容,誰還會驅車半小時去電影院安安靜靜地看一場電影呢?

但是,電影院仍然具備他無法替代的特性。

正如現如今目前好萊塢與Netflix為代表的網生內容對抗一樣,兩者內容仍然有明顯的區分。在我所處的時代,院線電影會越來越向特效、動作以及擁有強社交屬性的愛情片方向發展,而其他類似劇情片、文藝片則基本已經退出院線電影的舞台。

來自2029年電影人的自白:大數據綠燈會、區塊鏈做宣發、5G一秒同步拷貝

也正因如此,缺少特效廳的影院在近十年來被迅速淘汰。而仍然具有較好效益的,就是擁有IMAX、杜比、以及中國巨幕等特效廳的影城,此外,VR廳、AR廳近年來也成為影院必備的服務。

除了傳統的電影院外,小型私人影院、點播影院也較十年前發展迅速。十年前,點播影院的最大痛點,莫過於無法獲得正版影視作品播放版權。而隨著區塊鏈技術對版權的有效保護,各種無法在大銀幕上欣賞的影片都將可以在點播影院進行隨時放映,同時也是智能家居無法取代的朋友社交體驗的重要環節。

另外一個因為技術提升的,就是5G技術對於拷貝硬碟的全面淘汰。

香港電影一直以“快”著稱,據稱在上世紀70年代,甚至有些電影在1號開拍,7號殺青,然後15號就能夠在全港上映。這完全依賴於香港是一個單城市的電影市場,只有十幾家影院,方便拷貝的運送。而十年前的中國內地市場,為了影片的全國同步上映,影片的硬碟拷貝至少要提前三天開始運送,甚至有些偏遠地區會造成發拷貝影片一周后才能收到的情況。

而這種低效率的運送方式,對於拷貝片源出錯的影片來說,可以說是災難性的。《被解救的姜戈》《風中有朵雨做的雲》都曾經出現素材硬碟已經發放需要召回重新修改的情況。而因為目前5G技術的全面普及,製作好的電影母盤拷貝,只要同步在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的官網上,幾秒鐘后各大影城就能夠同步拷貝。

同樣,這對於臨時審查也方便了很多,例如前年2027年上映的《新××大業》出現一處不容易被人發現的歷史錯誤,在公映日當天才發現。片方火速重剪了本片,然後一鍵同步給了全國的3萬家影城,當天晚上全國放映的《新××大業》就已經更新成了最新的版本。 

新技術的大風刮來,誰都要蜂擁而至。但是只有那些既懂技術,又懂市場,還能了解電影的人,才能夠將這一切運用到位。希望我今天分享的一切,能對來自過去的你們有所幫助,不多說了,我要穿越回我的時代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