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文 | 日灼

為京阿尼祈福。

日本動畫製作公司京都動畫發生人為縱火后,牽動著全球粉絲的心。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考慮到這次災難造成的巨大人員傷亡,考慮到京阿尼在日本動畫業界中特殊的地位,考慮到這次劫難帶來的惡劣影響,不誇張的說:

7月18日,是動畫史上的至暗時刻。

京阿尼,從外包公司做起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京阿尼”並非是這家動畫公司的官方名稱,正式名稱應該是“京都動畫”(株式會社京都アニメーション)。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叫“京阿尼”的原因其實很簡單,京都動畫的英文名稱是Kyoto Animation,通常簡稱為京Ani,日語寫作“京アニ”,即京阿尼,非常上口的名稱呢。

京阿尼的來頭並不小,創始人八田陽子曾為日本“漫畫之父”手塚治虫旗下工作,在工作室中負責動畫稿件上色的工作。

到了1981年,完婚不久的八田陽子隨丈夫八田英明來到京都府宇治市生活,在這裡她成立了自己的動畫工作室,而工作內容呢?依然是上色。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京阿尼早期員工合影

對於一家剛剛成立的小工作室來說,承接業界上游的一些簡單的基礎工作就是生存之道,藉此接觸更多的業界資源,積累人脈,磨練團隊,是取得成功的第一塊墊腳石。

上色的工作難度不高,普通人稍加訓練就可以完成。

最初,八田陽子集結了一批公司附近的家庭主婦,開始上色工作,其中相當一部分人,如本田惠美子,藤村英子,竹村惠子,在日後都成長為專業的動畫工作人員。

1985年,八田陽子將工作室法人化,成立了正式的動畫公司,她的丈夫八田英明任社長,她任主管,將最終決定權握在手中。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八田英明

京都動畫這時依然承接上游公司的外包,成為專門的上色公司,但總替別人做一些邊緣性的工作並不能滿足八田陽子的志向,到了1986年,公司成立了專門的作畫部門。

值得一提的是,1987年,京都動畫在接下上游公司龍之子的外包項目《赤色光彈茲利安》時獨立完成了動畫部分,在一些粉絲心目中這部動畫被視為京都動畫的處女作,在合作過程中公司還與石川光久這樣的業界大佬有了深厚的交情。

石川光久成立I.G.龍之子(後來改製為Production I.G.)時,只有兩家公司願意借錢給他,其中就包括有過合作關係的京阿尼。

這一時期京都動畫也不同程度的參與了大大小小的項目,耳熟能詳的包括《哆啦A夢》《超時空要塞》《甜甜仙子》等大IP 至今還有廣泛影響力,更多參與的作品已經埋沒在時間的塵埃中。

通過近十年的默默積累,到了80年代末,京都動畫已經以“高質量”在業界有了相當的口碑,外包的業務也達到了巔峰期,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幾部在日本業界有廣泛影響力的大佬都選擇與京都動畫合作: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1989年,京都動畫承接了大友克洋名作《阿基拉》的部分工作;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而同年,吉卜力工作室的日本動畫界泰斗宮崎駿也找上門來,想要京都動畫負責《魔女宅急便》的部分製作工作。

在這些口碑、資源、人脈、技術力量的積累下,京都動畫也在完成著自身的蛻變。

京都動畫進化——京阿尼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而吹起京都動畫蛻變東風的,便是動畫人木上益治。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在來到京都動畫之前,木上益治已經是在業界得到認可的原畫師,兩部代表作品,現在正在閱讀本文的你就算沒看過,也肯定有所耳聞。高畑勛的反戰名作《螢火蟲之墓》,以及上文提到的科幻經典《阿基拉》。

1990年開始,京都動畫已經具備進行製片、導演、作畫、攝影等一整套完備工業流程的公司,並逐漸拓展了4家工作室。正是在這位經驗豐富的動畫人的帶領下,京都動畫迎來了大跨步的前進。

1992年,京都動畫接受SHIN-EI動畫的委託,從頭到腳製作了首部動畫,將異色漫畫家內田春菊的作品《詛咒的連衣裙》影視化,然而初次嘗試卻並沒有獲得太多反響,但對於京都動畫而言卻是一次卓有成效的練兵,為接下來的爆發奠定了序幕。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詛咒的連衣裙》

而這部動畫的監督(導演),正是木上益治。他精於原畫,長於分鏡,處理複雜的構圖和動作設計時,還能保證細緻入微的細節刻畫,而他身上這份對品質精益求精的瘋狂追求,正是京都動畫的金字招牌,也是立身之本。

90年代,日本動畫也整體處於變革期,直到跨時代作品《新世紀福音戰士》橫空出世,整個產業才迎來全新的發展時期,而在這部“日漫巔峰作品”中,也有京都動畫的身影。她們負責了背景美術的工作。如今你再打開劇集片尾,當《Fly Me to the Moon》唱響時,還能看到京都アニメーション的字樣。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新世紀福音戰士》片尾

除了這樣跨時代的作品,90年代那些最響亮的動漫作品,也都有京都動畫參與,《精靈寶可夢》系列、《犬夜叉》系列、《蠟筆小新》系列、《名偵探柯南》系列等等……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90年代很多《蠟筆小新》劇場版,京阿尼都參與了原畫工作

2003年,對於京都動畫而言意義非凡,在準備多年後,第一部獨立動畫OVA《Munto》,第一部獨立製作動畫劇集《全金屬狂潮—校園篇》,然而兩部作品的命運截然不同……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Munto》

《Munto》是木上益治親力親為出任監督的作品,世界觀設定宏大,故事腦洞也不小,作畫精緻自不用說,但……銷量暴死。之後該系列還推出了後續作品,但都沒能挽回市場上的頹勢。

木上益治主動分鍋,從此退居二線,除了披著三好一郎的馬甲繼續貢獻力量外,還出任京都動畫pro養成塾的動畫製作科講師,在京阿尼中的地位依然舉足輕重,影響力深遠。

在這次災難中,截止目前木上益治依然生死未卜。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全金屬狂潮——校園篇》的成功則多少有些意外,這部融合了諸多元素的校園喜劇如今依然被奉為經典,由此拉開了京阿尼在TV動畫領域的成功。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2005年推出遊戲改編動畫《Air》延續口碑銷量雙收;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2006年推出的《涼宮春日的抑鬱》成為日本當代文化象徵級別的作品(世博會日本館宣傳片上都有涼宮舞的身影);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2009年將四格漫畫《輕音少女》動畫化,故事幾乎重新設定、演繹,獲得了廣泛認可;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2017在內地上映的漫改作品《聲之形》,是內地粉絲首次在大銀幕上與京阿尼親密約會。

還有《Free!》《日常》《冰菓》《中二病也要談戀愛》《吹響!上低音號》……一直到去年的《紫羅蘭的永恆花園》,幾乎每部動畫都能成為話題級別的作品。

說京阿尼撐起了當代日本動畫的半壁江山,可能略有些過,但也足以可見其舉足輕重的地位。

不忘初心,以品質著稱

日本大大小小的動畫工作室眾多,為何京阿尼能夠脫穎而出?

首先得說到創始人八田夫婦紮實而又不失遠見的經營思路。

在還是外包公司階段,就依靠過硬的品質成為自身的核心競爭力,與此同時在積累階段也不斷與大公司、貴圈大佬們結下人脈和資本兩個層面的交情。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而且京阿尼十分注重的是人才,這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薪資,二是工作模式。

熟悉日本動畫的朋友可能知道,動畫界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光鮮,但其實平均工資並不高,幾年前還曾曝出吉卜力招收員工被外國網友吐槽薪資低的新聞,而京阿尼在這方面稱得上業界良心了。

京阿尼的員工與東京的動畫大多公司不同,並不是以計件制核算工作人員酬勞,員工有穩定的月收入和補貼,經濟壓力相對較小。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根據去年曝出的京阿尼招聘啟事顯示,新人員工有超過20萬日元左右的的底薪,此外還有3萬日元的交通補助,此外一年18薪,不同階段還有獎金入賬。

而在工作模式方面,因為京阿尼提供穩定的基礎薪水,員工流動性較小,資歷深厚的老員工與業界新人溝通暢通,自然形成了穩定、默契的創作團隊。

更難能可貴的是,京阿尼每部作品從企劃到製作甚至後來到發行,都是自己的團隊親力親為,每年只穩定的產出一到兩部高質量的作品,不會像其他公司那樣出現幾部作品同時趕工的情況,員工加班時間也相對較少。

工作氛圍好,公司福利高(與業內相比),這都成為京阿尼能夠持續出品高質量動畫的基礎。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也正因為有了以上的條件,京阿尼才有穩定的團隊支撐起“作品完全製作不丟給外包”的創作原則,作品的每個環節自己牢牢把關,質量才能得到保障。

京阿尼也很注重對後備人才的培養。

前文提到的木上益治在養成塾親自授課,培養人才;而且由於京阿尼完全獨立製作,所以也有充足的崗位和良好的上升渠道提供給新人施展拳腳。

山田尚子出任《輕音少女》監督時年僅25歲,這才有了“天才監督”的后話。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山田尚子

這些背後的原因,才是京阿尼始終能夠推出優秀作品的原因。

而在作品風格方面,京阿尼幾位大佬的獨特品味,也決定了京阿尼動畫獨特的趣味。

日本動漫里最不缺的是腦洞,最不乏精美的畫風,但能夠像京阿尼這樣結合起來,成為探索動畫形式新可能的公司屈指可數。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比如在《涼宮春日的憂鬱》中著名的“漫無止境的八月”,京阿尼用了連續8話重複講述同一個故事。

所有角色每天醒來都發現時間停留在同一天,8話中每一話用不同的細節、不同的分鏡、不同的景別講述同樣的故事,不厭其煩讓觀眾體會、發現、尋找為何時間(同時也是劇集)無法向前推進的原因,甚至有了實驗色彩。

除了京阿尼敢這麼做,業內真的找不到第二家。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除此之外,京阿尼的作品最打動筆者的,是她清新的風格。

也許是女性員工居多的緣故,京阿尼的作品里總有份細膩,在不經意時帶給你觸動。在京阿尼最出彩的那些日常番里,無論是故事的著力點,敘事的節奏,入微的細節,總能依靠動畫的視覺形式,巧妙傳遞出人物和故事的溫度,就像冬日裡的一杯溫水,喝下去渾身暖意。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最後……我們還是得回到此刻的現實。

根據NHK的報道,截止北京時間20點40分,搜救工作已經基本結束,而剛剛得到的消息是,爆炸事件已造成34人遇難,30餘人受傷,大量原稿被毀……

一群人38年來付出的心血,奉獻的作品,甚至他們的人生,在為無數人送上暖意之後,就這樣被毀於一旦。

我們依然可以打開電視或網路,看到涼宮春日、阿虛、平澤唯、東雲名乃、北白川玉子們演繹她們的故事。但在這之後,我們與她們再見時,心底或許不會再升起昔日的那份暖意。

最後,再次為京阿尼祈福,希望死難者的數字不再增加,希望受傷的工作人員早日康復,也希望我們熱愛的京阿尼,能夠挺過這道坎。

京阿尼,等你再次回到我的夢中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