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作者|周銳

「在當今的商業化大潮下,這樣電影的存在感已經很低了。我這樣的導演還能拍幾部,一般導演都沒人投資了。這部電影算是了了自己一個心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導演張藝謀這麼表達《一秒鐘》對自己的意義。

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或許可以感受到,古稀之年的導演張藝謀,對於《一秒鐘》尤為豁達和通透。這部電影從去年柏林電影節到今年廈門金雞電影節,經過兩次「技術原因」撤檔,進行過刪減和補拍,如《八佰》一樣命途多舛。11月27日《一秒鐘》終於上映,上映的前三天張藝謀的妻子陳婷還發布微博表示,「影院上映大家且看且珍惜」。

但相比《八佰》上映時對票房市場的虎視眈眈,張藝謀之於《一秒鐘》的期待似乎一早就歸於平淡。「《一秒鐘》故事簡單,也許沒有什麼商業性,離90后、00后這些年輕人比較遠。」張藝謀說。作為導演,張藝謀想拍這樣一部電影已經10年了,《一秒鐘》放棄了大體量、大製作與大場面,也看淡了商業票房,換來的是張藝謀對電影初心的紀念與緬懷。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截至寫稿時間,《一秒鐘》上映兩天,豆瓣評分達到7.9分(開分8.1分),是今年上映國產片中口碑最好的作品之一,被影迷認為是張藝謀導演近幾年來返璞歸真的真誠之作。

但是《一秒鐘》累計僅4775萬,首日上映單日票房被舊片《除暴》強壓一頭,而上映第二天,同期上映的環球影業動畫電影《瘋狂原始人2》開始發力,《一秒鐘》票房空間再次被擠壓,排片佔比從首日31.2%下滑至現在的25.6%。

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11月的最後一個周末,電影市場上有了用心講故事的人,但是票房市場期待的爆發並沒有來。

《一秒鐘》:張藝謀寫給電影的「情書」還是「遺憾」?

《一秒鐘》上映之後,兩個電影相關話題迅速在影迷圈層引起討論。

一個是電影本身的內容。《一秒鐘》講述了一個極為簡單的故事,三個主要人物,一個急於通過看電影見女兒一面的勞改父親,一個執著於偷膠片的離家少女,一個因職業頗具優越感的電影放映員,三個人因一卷膠片發生交集,電影放映的一個夜晚就講完了三個人的故事,進入結局。這其中張藝謀並沒有以特別大的篇幅描繪故事的時代社會背景、政治文化因素、生活物質條件等,而是把電影厚重的一面隱藏在人物情感故事之中,需要觀眾自己感悟伏線。

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但《一秒鐘》重點凸顯了那個時代人們對於看電影這件事情的熱情與真誠。一個一年只能放映6次電影的地方,電影放映員成了享有權威與話語權的人,人們討好放映員乞求看電影有個好位置。

電影放映時,所有人搬板凳挪椅子或站或坐將禮堂擠得滿滿當當,連大幕布後邊都是人。修復一卷受損的膠片則需要全員總動員,拉出被單紗布,細細給膠捲擦拭煽風,帶著一種儀式感與神聖感。

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這或許是《一秒鐘》最特別的地方之一。在數字影像時代,各類電影科技與媒介設施、特效技術極速發展,但《一秒鐘》將膠片視為了核心線索,還原了那個精神文化匱乏的年代里,人們對於電影的虔誠與渴望,並試圖用這種感情向年輕觀眾們表達些什麼,喚醒些什麼。

「我們並不是懷念那個時代看電影的情況,我們是懷念那個時代光影世界帶給我們夢幻般的情感。」張藝謀說。

電影中包含了張藝謀作為導演的情感烙印,有他青春年少的回憶,也有他曾經「仰望星空」時的憧憬,甚至一定程度上映照著他對於電影事業的初心。也因為這一點,《一秒鐘》被視為張藝謀寫給電影的一封情書。

但讓人遺憾的是,這是一封被刪減過的情書。在電影之外,《一秒鐘》另一個引起市場討論的話題是,電影到底刪減了哪些內容?豆瓣、微博、知乎等平台上已經出現了不少關於刪減片段的討論。在經歷過兩次「技術原因」撤檔之後,《一秒鐘》經歷了一些細節修改與補拍,但刪減部分模糊了電影中一些關鍵信息,如片中的勞改分子為何執著於通過看電影見女兒一面?

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影迷市場對此表示痛心,電影的情感動機被削弱了,人物的悲劇感與埋藏的時代苦澀感被沖淡,但張藝謀本人卻看得更加淡然。「我自己覺得還好,能跟大家見面就行了。不然你寫了一封情書,到最後大家不知道,還挺可惜的。」張藝謀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

而公眾也感知到了,《一秒鐘》或許是張藝謀近30年來最簡單真摯的電影作品。它既不像《影》一樣以特殊的水墨風格與極具美感的影像風格寄託政治寓言,也不像《長城》以好萊塢級別的大場面大製作奔著商業市場而去,雖然同樣映照歷史時代,但是隱去了《金陵十三釵》的沉痛感與戲劇性,與張藝謀被記入電影專業教科書的《大紅燈籠高高掛》《一個都不能少》《紅高粱》等電影質感也完全不同,它延續著《歸來》的文藝氣質,但更加輕盈簡單。放在現在電影市場上,如果不是張藝謀導演品牌坐鎮,幾乎看不見它的票房企圖心。

但問題在於,僅僅是一封情書,能否滿足觀眾對《一秒鐘》的期待呢?

《一秒鐘》票房不及《瘋狂原始人2》,張藝謀還能翻盤嗎?

所有人都知道,票房不是評判一部電影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但是資本市場上票房又從商業角度強有力的證明著一部電影的變現價值。

《一秒鐘》作為張藝謀寫給電影的情書,真摯與情感傳達都成功被影迷接收,但是在票房市場上這封情書卻沒能迅速置換票房。

截至11月28日22時30許,電影大盤累計達到1.43億,其中進口動畫《瘋狂原始人2》完成票房領跑,以28.5%的排片佔比換取了38.9%的綜合票房,累計總票房達到7556萬。隨後是已經上映9天的犯罪警匪片《除暴》,該片排片佔比達到21.8%,累計票房達到3.59億。

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而作為國產頭部新片上映的《一秒鐘》,被搶奪了市場,新片的票房爆發力並不明顯。或許是由於電影明顯的文藝氣質,劇情戲劇性並不高,即便由張藝謀執導,一線實力男演員張譯、影帝范偉主演,電影市場給出的票房預期也相當冷靜。目前,貓眼預測《一秒鐘》電影總票房為1.41億,而燈塔上媒體預測平均總票房為2.14億。

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這在張藝謀電影作品中成績並不理想,但是也不十分意外。縱觀張藝謀近5年的電影,鮮有在口碑、票房市場上雙豐收的作品。2018年《影》的美學風格驚艷市場,但是對於普通觀眾而言電影有著一定觀影門檻,在當時國慶檔票房走勢不如預期,2016年的《長城》雖然有意迎合好萊塢商業市場,大製作搭載好萊塢一線明星,但是電影在國內卻遭遇滑鐵盧。

為何如此?因為電影市場在迭代。張藝謀作為國內第五代導演中的代表性人物,一直處在國內電影市場的核心地位,從文化積澱、作者意識到電影全局把控,皆是國內頂級水準,他是一個時代的象徵,一系列的優質作品也讓他擁有絕對的江湖地位。

但是年輕的觀眾們未必對「江湖」買賬,「國師」可以講述歷史塵埃講述山河故鄉講述武俠情懷,可以在影迷心裡建立神殿,但未必能抓住年輕觀眾的票房。

2019年電影票房累計TOP10的導演中,前三名是寧浩、餃子、郭帆,均是新晉導演,《少年的你》《誤殺》等黑馬電影背後也是曾國祥、柯汶利等新生代導演,包括今年,穩住國產電影票房第一把交椅的是管虎與《八佰》。馮小剛感嘆,「時至今日,天地反覆,一眾新銳導演生龍活虎,摧營拔寨,屢創新高,一部影片動輒已是20億起步,不過30億都不好意思慶功。」

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張藝謀不一定在意商業市場的看法,但是商業電影市場上,他卻已經不在核心位置了。

今年張藝謀已到古稀,但是他的創作步伐卻在加速。2020年除了《一秒鐘》,張藝謀還有兩部電影待映,一部是民國諜戰片《懸崖之上》,一部是聚焦反腐的警匪犯罪片《堅如磐石》,而今年他作為導演的抗美援朝戰爭題材電影《最冷的槍》宣布立項。

上映兩天票房4775萬,張藝謀的《一秒鐘》如願了嗎?

這個產量是有些驚人的,或許在高產之下,張藝謀在嘗試更多新的路徑,不再執著於大製作、大體量的電影,而是以小製作完成心愿,或者通過中等類型片挖掘更多可能。

現在的局面並不差。如果觀眾被《一秒鐘》感動,那很好,你在這個兵荒馬亂的2020年末收穫一封簡單但真誠的情書,如果你無動於衷,那麼也不用急於離場,未來《懸崖之上》《堅如磐石》或許能找到讓你滿意的張藝謀。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