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號人物也要退場 美聯儲面臨大換血

三號人物也要退場 美聯儲面臨大換血

紐約聯儲行長杜德利。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美聯儲下任主席人選上周剛剛塵埃落定,而眼下,又有一位美聯儲關鍵人物即將離職,他的離開意味著美聯儲即將迎來大換血。

據《華爾街日報》等多家外媒報道,紐約聯儲行長杜德利(William Dudley)準備提前退休,他的任期原定於2019年1月結束。

據CNBC報道,杜德利最早可能在本周宣布他提前退休的消息,並可能最早在2018 年春季離任。《華爾街日報》援引兩位知情人士的話稱,目前,紐約聯儲已經成立了委員會,負責尋找杜德利的接任者。紐約聯儲發言人拒絕對此置評。            

紐約聯儲行長是美聯儲關鍵決策者之一。根據美聯儲的規定,紐約聯儲行長是美聯儲貨幣政策決策機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的副主席,並具有永久投票權。

加入紐約聯儲之前,杜德利曾在華爾街著名投資銀行高盛任職達20多年,包括擔任該行首席經濟學家。2007年加入美聯儲之後,杜德利負責紐約聯儲的公開市場操作。2009年1月,在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刻,他開始擔任紐約聯儲行長。

杜德利一直被視為美聯儲“鴿派”成員。自擔任紐約聯儲主席之後,他一直是美聯儲主席耶倫,以及前主席伯南克的盟友,支持了美聯儲在金融危機以來各個階段的貨幣政策決定。

三號人物也要退場 美聯儲面臨大換血

杜德利支持在金融危機后七年時間裡將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零附近,以幫助穩定市場、支撐經濟。他在美聯儲金融危機后實施的大規模購債計劃實施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不過,在過去兩年,杜德利也強烈支持逐漸加息,以保證美國經濟能穩定擴張。他曾表示,美聯儲應該繼續逐漸加息,以抑制物價上漲壓力,防止形成危險的資產泡沫。此外,他也支持美聯儲緩慢、被動式縮減其資產負債表。

波士頓學院經濟學教授Peter Ireland稱,杜德利“可能不會因為一件特殊的事情被記住,但他卻是美聯儲過去10多年裡所面臨的所有重大事件背後的重要人物”。

不過,在金融監管方面,杜德利領導的紐約聯儲卻飽受爭議。因為紐約聯儲是華爾街一些最大金融機構的監管者,在杜德利擔任行長期間,紐約聯儲不斷被指責與被監管的私有銀行走得太近,沒能在危機前觀察到銀行系統存在的問題。

2013年,紐約聯儲前僱員薩伽拉(Carmen Segarra)爆料稱,紐約聯儲對高盛監管開綠燈。她表示,因為自己拒絕放鬆對高盛監管而被解僱。紐約聯儲隨後表示,這一指控子虛烏有,薩伽拉有關自己被不當解僱的上訴最終也被駁回。

這之後,外界對紐約聯儲的批評也一直沒有間斷。這也迫使耶倫在2014年12月為杜德利辯護,稱他“在領導紐約聯儲上工作出色,我想明確表示,我對他很有信心”。

與美聯儲主席的任命不同,美聯儲12家地方銀行的行長由地方聯儲的董事會選出,但同時也要得到美聯儲理事會同意。

據彭博社報道,如果紐約聯儲決定選擇內部人員擔任行長,目前擔任紐約聯儲市場小組(Market Group)主管的波特(Simon Potter)可能成為合適人選。不過,根據紐約聯儲以往的做法,圈外人也可能被選為行長。杜德利的前任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在擔任紐約聯儲行長前就曾在美國財政部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任職。

如果杜德利提前離職,這就意味著美聯儲前三大職位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都將面臨大換血。川普上周二宣布提名美聯儲現任理事鮑威爾接替耶倫擔任下任主席。而前副主席費希爾(Stanley Fischer)也在今年10月中旬退休。

“除主席外,最重要的兩個人物是(美聯儲)副主席和紐約聯儲行長。現在這兩個(職位)都不確定……縮減資產負債表讓這兩個工作崗位變得至關重要。”2017年出版了《獨立的神話——國會如何管理美聯儲》(The Myth of Independence: How Congress Governs the Federal Reserve)一書的作者Mark Spindel這樣說。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