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娛樂】《紅色娘子軍》案再起波瀾中芭再發聲明 馮遠征回應:法盲團領導

文/風易

1月2日,中央芭蕾舞團(以下簡稱“中芭”)發布一則嚴正聲明中稱:“由於北京西城區法院錯誤地強制執行瀆職法官的枉法判決,已對深植於廣大人民群眾心中的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造成嚴重傷害,進而使《紅色娘子軍》將遭遇被迫停演的命運!”在中芭聲明后,馮遠征在微博上發文回應稱:中央芭蕾舞團如此無視中國法律,把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這樣的法盲團領導實在可笑。中央芭蕾舞團對騰訊娛樂表示,過幾天還會有證據拋出,但現在不便透露。

【騰訊娛樂】《紅色娘子軍》案再起波瀾中芭再發聲明 馮遠征回應:法盲團領導
中央芭蕾舞團聲明

著名編劇梁信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創作完成的電影文學劇本《紅色娘子軍》可謂家喻戶曉,它曾被多次改編為電影、京劇和芭蕾舞劇。2012年,梁信委託女兒梁丹妮、女婿馮遠征將多次演出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的中芭告上法庭,要求中央芭蕾舞團停止侵權活動。2015年,北京西城法院做出一審判決,中芭需向作者梁信支付12萬元,雙方對此判決均不服並上訴。

在去年12月20日,馮遠征就曾經在微博上發文指責中芭拒不執行法院判決,甚至在申請西城區法院強制執行的情況下都遭到拖延:“又回去(應為“過去”)兩年多了。中央芭蕾舞團一直拒不執行法院判決。我們多次申請強制執行,而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一直以排隊為由拖延至今。這不符合中央依法治國的政策。這樣的老賴早就應該上黑名單的,這樣的老賴還逍遙法外。”

事實上,這起案件最初應該溯源到2012年4月16日。當時由梁信本人提出訴訟,以中芭在2003年之後繼續演出《紅》劇侵害其著作權為由,要求中芭停止《紅》劇的演出,公開登報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55萬元。案件在西城法院開庭審理。在當時開庭時原告向法院提出了對中芭的財務審計申請,由於審計周期較長,直到2015年04月08日才再次開庭。當年5月18日,北京西城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中芭和電影《紅色娘子軍》的劇本作者梁信之間的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有效,且中芭在2003年後的演出不構成侵權,但應向梁信支付12萬元,並就官網介紹該劇未給梁信署名一事,向梁信書面賠禮道歉。

不過在當年6月1日,中芭就發表聲明稿《歷史不容扭曲 法律不容顛倒——中芭舞劇〈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糾紛案透視》,稱梁信方顛倒法律,中芭抗議一審判決結果,不願支付賠償。並且,中芭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到了2015年12月28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二審判決維持原判,並且此判決為終審判決:中芭應賠償《紅色娘子軍》編劇梁信各項費用共計12萬元。這也就有了馮遠征微博上提到的“又兩年過去了”。

【騰訊娛樂】《紅色娘子軍》案再起波瀾中芭再發聲明 馮遠征回應:法盲團領導

【騰訊娛樂】《紅色娘子軍》案再起波瀾中芭再發聲明 馮遠征回應:法盲團領導
馮遠征微博截圖

沒想到這起已經歷時四年多的糾紛又起波瀾。經檢索發現,中芭不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的判決,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審申請,案號(2016)京民申1722號。經過北京高級人民法院審理後於2017年10月25日裁定,駁回中芭的再審申請。有關該案的《中央芭蕾舞團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申訴、申請民事裁定書》於17年12月28日正式發布。

【騰訊娛樂】《紅色娘子軍》案再起波瀾中芭再發聲明 馮遠征回應:法盲團領導
法院網站截圖

至此,有關《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的糾紛已經歷時超過6年。由於梁信本人已經於2017年1月29日去世,此案目前的申請人已經變更為了其遺孀殷淑梅。此變更經過了北京西城法院在17年12月11日裁定后變更。

到了2018年的第一個工作日,中芭發布了《中央芭蕾舞團的嚴正聲明》。讓輿論再次把目光投向這起糾紛。馮遠征則再次通過微博一表態度:“今天2018年的第二天中央芭蕾舞團的“聲明”。用了大篇幅質疑中國的法律,質疑西城法院的判決,謾罵和詆毀我和丹妮。中央芭蕾舞團如此無視中國法律,把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這樣的法盲團領導實在可笑。”並且在最後給北京市西城法院依法判案、辦案點贊。

【騰訊娛樂】《紅色娘子軍》案再起波瀾中芭再發聲明 馮遠征回應:法盲團領導
馮遠征微博截圖

附中央芭蕾舞團完整聲明:由於北京西城區法院錯誤地強制執行瀆職法官的枉法判決,已對深植於廣大人民群眾心中的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造成嚴重傷害,進而使《紅色娘子軍》將遭遇被迫停演的命運!

為捍衛無數先烈用生命和熱血染紅的《紅色娘子軍》不被司法腐敗玷污,為捍衛六代藝術家用心血澆灌的《紅色娘子軍》舞劇能繼續屹立於舞台,為捍衛國家院團獻身人民藝術近六十年所建立的聲譽,中央芭蕾舞團強烈譴責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枉法判案法官孫敬肆意踐踏國家法律、破壞社會法治的惡劣行徑!

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是在周恩來總理的親自關心、指導下,在中宣部、文化部直接領導組織下,在無數老藝術家、人民解放軍以及全社會各行各業精英的共同努力奉獻支持下創作誕生的。她是中華文化智慧的結晶,是東西方文化藝術融合創新的成果,是所有為其付出心血的藝術家們的集體創作,她不應是任何標榜個人利益唯上的盜名欺世者的工具,更不應是圖謀將集體智慧竊為己有的拜金小丑的搖錢樹!因此,中央芭蕾舞團嚴正聲明:

第一,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同樣,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對法院中劣質法官違背中央大政方針,違背國家法律,罔顧案件事實的自相矛盾的荒唐枉法判決,我們全社會善良百姓和所有參與《紅色娘子軍》芭蕾舞劇各項工作的藝術家們,都將予以堅決反對和嚴厲譴責!

在歷時五年的維權訴訟中,中央芭蕾舞團和善良的中國老百姓一樣,相信法院會依法判案、公正判案,因此當馮遠征夫妻利用媒體顛倒黑白欺騙輿論大演悲情戲時,我們為避免干擾司法審判而採取克制態度,但辦案的劣質法官敢如此明目張胆枉法判案卻是我們中央芭蕾舞團和善良百姓怎麼也不會想到的!我們不但要堅決追究這些盜用和濫用國家司法權力的劣質法官對中央芭蕾舞團造成的傷害,並要將此案作為切入點,會同社會各方正義力量對百姓反映強烈、十八大以來仍不收手的司法腐敗進行嚴厲聲討和揭露!積極推動我們社會的法治建設,讓習總書記所說的要"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的莊嚴承諾真正得以實現!

第二,《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糾紛案,是一起因梁信及女兒梁丹妮、女婿馮遠征背信撕毀1993年雙方簽訂的《協議書》,詐取不義之財引發的本不該發生的訴訟案,原本法院對毀約背信的行為是不難斷案的,但劣質法官孫敬在得知馮遠征夫妻提出要求中央芭蕾舞團給予150萬元補償及今後(五十年)每年要30萬元的調解要求后,即開始不斷向中央芭蕾舞團施壓,企圖迫使中央芭蕾舞團接受這種無理的調解要求,在拉鋸幾年後,西城法院見中央芭蕾舞團拒不接受這種出賣中央芭蕾舞團和國家利益的調解,法院最終就作出了這份自相矛盾的違法判決書!左手判中央芭蕾舞團沒有侵權,右手卻判中央芭蕾舞團要支付侵權賠償!這份出自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白紙黑字的所謂正式判決書,分明是在掌摑中國法律和中國司法!我們不知道,這是哪個法學院教出來如此濫竽充數的法官!

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違背事實,判稱中央芭蕾舞團與梁信所簽的一次性轉讓合同僅是“十年之約”合同、不是永久合約,據此做出不符合事實真相的枉法裁判,司法公正何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的二審判決,前言1993年所簽協議不是“許可合同”,后語一次性支付的合同費用是“許可費用”,同一紙判決書上存在如此前後矛盾自打嘴巴的判詞,司法公信力安在!?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四頁判決書僅重複了二審判決內容,完全迴避中央芭蕾舞團的再審請求。黨和人民交給法院的莊嚴審判權,卻被這些劣質法官如此隨意輾壓,如此荒唐玩弄,司法權的合法性、公正性、公信性何存!?司法公正被肆意踐踏!君不見法院竟然將這種荒唐判例列為2015年度北京法院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這種違背法律常識的判決,不僅玷污了中國法律,還直接扒光了法官的法袍,裸曬了法官的素養!不知這對法官群體是怎樣一種無情傷害?!

第三,歷史不容篡改,面對三級法院對《紅色娘子軍》案罔顧事實,違背法律的判決,中央芭蕾舞團已淪為司法冤民,將被逼步入上訪大軍!中央芭蕾舞團將繼續同《紅色娘子軍》劇主創人員、法律專家和社會各界一道,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以確鑿的證據和明確的法規來證明此枉法判決的錯誤。正義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在此,讓我們共同重溫習總書記在《關於〈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的說明》中告誡全國人民的擲地有聲的講話:“我曾經引用過英國哲學家培根的一段話,他說:‘一次不公正的審判,其惡果甚至超過十次犯罪。因為犯罪雖是無視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審判則毀壞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中央芭蕾舞團將與我們善良的百姓一起,堅決維護司法的公平正義!堅決不向枉法裁判和司法不公屈服!堅決與危害我們社會的司法腐敗作鬥爭!中央芭蕾舞團將以嚴正聲明的方式堅持發聲,捍衛我們國家文化的尊嚴!捍衛國家院團和藝術家的聲譽!捍衛我們社會的公平正義!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