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電影節】《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婁燁的功底毋庸置疑

婁燁的新片《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未能進入今年柏林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此前聽聞有兩個原因,一方面當然是因為它已經在其他電影節展映過了,另一方面是因為水準還未達到那個高度。事實證明,後者所言不虛。儘管婁燁的導演功底毋庸置疑。

平心而論,《風中有朵雨做的雲》開始得精彩絕倫。耳邊聽到有力澎湃的鼓聲配合略帶迷幻的緊張旋律,眼前看到航拍全景、移動長鏡頭和手持近景的相互切換,短鏡頭節奏很快,長鏡頭移動很快,群戲的演員們走位也很快,但每一個鏡頭都絲毫不亂,所有的晃動都只是為了這場戲而服務。緊接著觀眾就發現這場騷亂的源頭和民生有關,不禁感到疑惑——如此有活力的鏡頭,如此震撼的視聽語言,如此鮮活的事件,甚至開頭結束那樁如此神秘的謀殺,為什麼都沒能讓婁燁得到更高的讚譽呢?

【柏林電影節】《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婁燁的功底毋庸置疑

【柏林電影節】《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婁燁的功底毋庸置疑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劇照

此時看一眼手錶就能明白,一部用十五分鐘交代完背景的故事最終卻有兩個小時,可見之後的發展會呈現怎樣的冗長。更令人惋惜的是,這樣出色的開頭,在後面的故事發展中,變得可有可無,甚至已經無法稱之為背景,這就是《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最大的遺憾。

一位政府官員在暴動中意外身亡。主角楊警官執著地想要查明真相,以此牽扯出長達二十年的黑暗歷史與情感糾纏。乍一看,故事本身正是柏林電影節一貫的選片傾向——個人的記憶和個人的歷史都不能被忘記。個人史是為了折射時代史而存在的。但婁燁在這部作品里,只能將個人史局限在個人慾望里。影片之後的一個多小時里,關於金錢、情愛、權力、腐敗和暴力的真相被慢慢揭露,但所有的仇恨與不甘都只關乎個人淺薄的復仇心,這讓開頭的群戲失去了它原本的價值。影片也就從主競賽委身到全景單元了。

【柏林電影節】《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婁燁的功底毋庸置疑
井柏然飾演的楊警官

 而當所有人物關係坦坦白白,所有權利關係清清楚楚的時候,影片依然在用一種揭露的方式講述一樁又一樁的衝突,這就不可避免地呈現出某種疲態。我們已經知道他們的關係與仇恨,我們也知道兇手無非是他或是她,所以再去講他們曾經的瓜葛,一遍又一遍地加深人物關係中罪惡共存的一面就顯得有些多餘。

不過好在婁燁的導演功底依然優秀。《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的票房相比不會太差,不僅僅是因為流量明星的參與和犯罪懸疑的題材,更因為漂亮的視聽語言和巧妙聰明的剪輯風格。大量近景特寫的搖晃鏡頭把人物的憤怒、膽怯、不甘與失控都凸顯了出來。這些鏡頭配合快速簡短的蒙太奇,甚至有種廣告剪輯的感覺。而室內與室外的夜景,也都充分地利用霓虹與黑夜元素,更是創造出迷幻的效果。迷幻,或者說微醺的狀態正是這個故事的紙醉金迷。而另一方面,移動長鏡頭的使用也是廣告拍攝中常常會出現的一鏡到底效果。儘管這是一部長片電影,但這樣的視聽語言與嶺南的濕氣、霧氣和迷醉相得益彰。

所以,不管故事的發展有多少缺憾,婁燁作為導演的功力絲毫沒有退步,而這部《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勢必會在商業上獲得一定的成功。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