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曾有不少人描摹過香港導演北上掘金的故事,在那個故事裡,曾經流光溢彩的港片時代早已終結,隨之取代的是一些烏糟糟的合拍片和讓人們感嘆江郎才盡的香港導演。

港片,好像成了一個還剩一口氣被吊著命的老人。

但隨著內地電影市場的奶頭樂越來越多,人們逐漸發現,其實港片還沒有死,與前者比對之下竟還有一絲回甘。無論是前兩年的《踏血尋梅》、《一念無明》、年初的《紅海行動》還是最近的《無雙》,在剝離了90年代的香江繁華后,仍在用自己的創意不斷衝擊觀眾。鋒芒的確是不如往昔了,但這種氣質卻仍然在被香港電影人傳承。

陳嘉上或許就是其中一員。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他就活躍在香港影壇,與周星馳合作《逃學威龍》,多次獲得香港金像獎多項提名。

【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逃學威龍》劇照

北上的早些時候,陳嘉上似乎也逃不開“江郎才盡”的怪圈,執導的《四大名捕》和《畫壁》都爭議頗多,而他的徒弟林超賢勢頭卻一路猛漲,從《破風》到《激戰》再到《紅海行動》,口碑與票房都還不錯。但陳嘉上絲毫不諱談對這位徒弟的誇獎,在南方人物周刊的採訪中,他用了一個頗為激動的表述來讚美林超賢,“對鏡頭的掌控,天啊,這王八蛋太厲害了!”見到師傅徐克,陳嘉上對他說:“我雖然比不過你,但我的徒弟超過了你的徒弟。”

【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在1989年《小男人周記》的拍攝過程中,擔任製片助理的林超賢給陳嘉上留下了深刻印象:每天很早到現場,聽話,雖然有時不太靈光,但給他的任務一定能完成。

陳嘉上在自己的創作上也從未停止。在這個夏天,陳嘉上帶著《瘋人院》又回來了。這部具有強烈實驗性質的新奇網劇在沒有IP、沒有流量演員的情況下獲得豆瓣的高分評價。《瘋人院》的官方介紹是交叉於懸疑、科幻、倫理、邪典之間,題材大膽且前無來者。毒舌電影的評價是“身為國產劇你未免膽大包天”。

【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事實上,這正是陳嘉上現階段最想要做的事:一來扶持新人導演,二來避免流行,不斷地嘗試別人從未做過的題材。

“哪怕是很偏門,大家都不看好的一個題材,你也可以在網上有一個小小的地位,這個就夠了。只要找到自己的觀眾群,就可以慢慢做起來。但是也別小看觀眾,觀眾並不是想像得那麼容易騙的。”

最近,他又出現在了芒果TV的網路大電影合作大會上,宣布將監製一部台灣題材的單集網大《艋舺之偷天換日》。在他看來,網大給了青年導演們一條練手的新路,不必再苦熬十幾年等待機會。

“從前有一個徒弟跟我說,老師好窮啊。我說不怕,過幾年就可以了。他說過幾年會改善嗎?我說不是,過幾年就習慣了。因為不是為了賺錢才幹這行,你想賺錢就搞金融,做投資做地產,怎麼會做電影這麼笨呢?”陳嘉上在採訪中拿自己徒弟舉了個例子,他認為,讓年輕人有更多的出口去歷練是一件好事。

而在今年9月,陳嘉上剛剛加入企鵝影視青夢導演扶持計劃,負責監製另一位青年導演的《秋寒江南》。對他來說,扶持新導演跟個人創作的突破同樣重要。

以下是界面娛樂與陳嘉上的對話,有編輯刪改:

“搞清楚真相再拍

界面:最開始知道您要拍網大就覺得您還蠻高產的,因為《瘋人院》(優酷播出的網劇)也剛上不久。

陳嘉上:沒有了,我是不停的工作,但是產量也不算高,我還想提高一點。這幾年導演培養得不夠多,所以我還是有點衝動,多培養幾個新導演,讓大家多點選擇。

界面:除了培養青年導演,因為您早些時候也拍過一些很經典的港片,大家會期待說會不會您再重新拍一些作品?

陳嘉上:我沒有退休,我只是對自己的作品要求更高了,也確實希望能夠給觀眾一個不一樣的東西,我常說創新,這個新很重要,它也不等於是陌生,你必須讓人家產生期待,所以我不會退的。

其實現在擺在桌子上的題材好多,從戰爭大片到諜戰各種,可是劇本不弄好,或者是沒有掌握好,我不敢動。人家幹什麼我一般就在躲,也就是說現在最流行的你不會看到我在拍。

界面:其實這兩年香港電影還是有一些讓人覺得耳目一新的地方,像《追龍》,《無雙》都還不錯。

陳嘉上:這就是因為大家其實都有一個概念,人家干過的我必須躲開。港片導演的訓練,是在你年輕的時候就會跟你說,你要拍武俠已經有徐克了,已經有誰誰誰了,你就別碰武俠了。

就是說人家已經有各種門派,你要建立自己的一派。要不然你很難站起來,你不能永遠拷貝別人的東西。這麼多年確實都是我們這群人在搞電影,為什麼?他們有歷練的,他們是磨出來的。

其實港片現在的訓練我不太擔憂,因為大家還是在不停的創造新的題材讓你驚喜,那種最近流行什麼我去拍什麼,那一波導演已經被淘汰了。

【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界面:所以您對香港導演比較樂觀是嗎?

陳嘉上:也不是樂觀,因為我對電影不樂觀。電影就像工業,這種模式是嚴酷的。現在大家都用手機看電影,可是電影有一種魔力,總有時候值得你去買一個票去戲院裡面看某一個人的作品。在這個過程里,只要你知道有一些人還在做這個夢就值得。

我對港片也是這樣子,我對港片是不怕,因為他們還在創作,你看這些年輕人他們還在弄。他不跟你說賺多少,只要還在拍就夠了。

界面:這種精神我想知道是香港電影人比較明顯嗎?還是其實青年電影人都有這個?

陳嘉上:我覺得青年電影人都有,可是大部分比較迷茫,就是搞不清楚現在在幹嘛。從前有一個徒弟跟我說,老師好窮啊。我說不怕,過幾年就可以了。他說過幾年會改善嗎?我說不是,過幾年就習慣了。因為不是為了賺錢才幹這行,你想賺錢就搞金融,做投資做地產,怎麼會做電影這麼笨呢?

可這不就是電影人的初衷嗎?所以我會說香港之所以讓我不怕,是因為有這麼一批年輕人,他們熬出來,慢慢習慣這個狀態,而且享受這種狀態。

界面:那這兩年香港電影您會比較喜歡哪一些?

陳嘉上:其實《紅海》是讓我驚喜的,林超賢的作品讓我非常驕傲,然後《無雙》也是非常好的。其實我這一陣子在香港跟一些年輕導演聊,我覺得他們的想法很突破。就是奇奇怪怪的題材,我都沒有聽過,但我是很喜歡這種有膽量闖開自己的路的人,我其實是蠻期待這幾年的港片,尤其是年輕導演的東西。

界面:那現在的創作階段,您對自己的要求是什麼?還是以培養新人為主?

陳嘉上:對自己的要求就是真誠吧,搞清楚真相再拍。這是你的故事,那你自己跟這個故事的關係是什麼?我其實是在講衝動,那我用什麼跟人家分享,這個分享人家願意聽嗎?所以在整個過程裡頭,你不是為了有一個活,有一個錢要賺,你才拿過來,而是這個項目是你真正願意,並且是希望跟大家分享的東西。其實這個不容易。

在培養的時候,我也是在要求自己。因為無論你做什麼產品,網大也好,網劇,電影也好,其實都是面向觀眾,觀眾不一樣,採取的手段也不一樣。就是在這個過程里,你越理清就越清楚你自己。所以在幫人家的時候,其實你就在幫自己。

【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網大是我們的後援

界面:那您怎麼看待網大跟電影的關係?因為到現在為止還是有蠻多電影人不太看得上這個類型,覺得不是很高級。

陳嘉上:沒有所謂看不上,都是照顧了不一樣的觀眾群。網大題材豐富,這是現在電影沒有做到的。網大投資不多,很快就拍完了,可是小的不等於不能做好的。

對於我來說,它是很好的訓練新人的平台,風險沒有那麼大,可以放膽子去培養各種新的東西,無論題材、人才。過去我的徒弟很辛苦,好幾年都不能拍一個戲,要是他們願意進網大的話,很快就有一些作品,慢慢就可以培養下去。   

界面:那網大、網劇和電影您覺得最大的區別是什麼?

陳嘉上:敘事不一樣,大家的方式和目標都不一樣,像一種互補。看電影我們會很挑剔,真到戲院里,這麼多戲挑哪一個我會慎重選擇。電影之所以難也在這裡,在電影院里讓你看的就必須是很好的東西。

簡單來說,網大好像快餐店,電影就是精品菜,你不會每天都吃精品菜。可是快餐店你不可能挑剔它做得好不好,因為日常你會消費,你需要。有一陣子可能大家覺得精品很多很想看,最近可能又不怎麼樣,那我就在網大里消費就可以了。互補就是這個意思。

界面:還是有蠻多電影人轉型拍網劇結果並不好,市場不太接受。

陳嘉上:其實就是兩種產品,可能你拍電影很熟練,不等於拍網劇和網大可以的。因為語言不一樣,觀眾看故事的要求也不一樣,所以必須在這部分要變。說故事和人物的方法,以及你用什麼題材吸引觀眾,這些都要變。

界面:現在除了電影,我們看到在劇上面也有一些香港和內地合拍,有些是用心在拍,但是還是四不象。

陳嘉上:所以說水土不服也包括了適不適合你。我就說錢在哪裡不等於你就可以往哪裡走,先找到自己,搞明白自己適合什麼,就好好乾就可以了。

界面:這個在操作上會不會也有一些比如說工業技巧的問題?

陳嘉上:當然這個也跟訓練有關,電視台和電影的訓練就是兩種體系。並不是所有的電影人轉到電視劇就能做好,因為製作要求的點不一樣。

我配合一些拍電視劇的導演拍戲的時候,覺得他們好快。所以說大家的落力的點不一樣,別忘記杜琪峰導演過去就是電視劇導演,他變成電影導演的改變是很大的。我覺得他是少有的既懂電視又懂電影的人。包括徐克,他電視也拍不多。能把兩個行當都做好的人並不多。

【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徐克早期拍的《黃飛鴻新傳》

界面:那如果您帶徒弟會讓他們先去做劇還是做網大,哪個會更好上手?

陳嘉上:每個人不一樣,只要你喜歡就好。人最慘的就是你喜歡一些幹不了的事情。要是你愛你的行當,怕什麼。

判斷的標準就是放條魚下水,游不游一看就知道了,擺到劇組裡很清楚。談劇本的時候他投入嗎?這幾個事情能幹嗎?為什麼會挑這個人出來培養?覺得這個人可以的,我會願意在他身上花一點功夫。

界面:那說回《瘋人院》,因為它評分蠻高的,流量也還可以,您覺得在哪些地方做對了?   

陳嘉上:首先它是原創,採用一個大家都不敢碰的題材,弄了一個看起來不是很討喜的方法,它表面上是相對不商業的。可是我說所謂商業就是產生共鳴,交給觀眾,你能做到這點你就商業了。這證明了一個事情,就是信任導演,信任原創人,讓他們搞。其實這個劇的成功就在於它敢於碰觸一些過去沒有碰的東西。

界面:我覺得這個片子是風格化很強烈的作品,您選徒弟的時候也是會選有很強風格的嗎?

陳嘉上:導演老算自己愛這種風格,我當時看見他的PPT他的風格,就說這個人的風格非常強烈,我想見這個人。

我希望徒弟都有風格,但是有時候風格這東西也不一樣,比如有一些人是美學上很有風格的。我不會按照一個框去選,但每個人必須有值得我培養的東西。

【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瘋人院》劇照

青年導演要看清局面

界面:大家都會覺得您跟香港的聯繫比較密切,這次為什麼會做《艋舺》這樣的台灣題材?

陳嘉上:其實我對台灣充滿興趣,我有一個徒弟錢人豪導演他就是台灣的。台灣有一大批年輕人,他們在影視創作上有很多熱情,可是沒有機會,因為台灣市場很小。儘管幾個優秀的都在內地發展,就是做各種合拍片,可是我覺得還有很多年輕人可以發揮。

它不像香港有自己的工業,最近有一個訪問問我,說香港最近怎麼樣?我說有沒有發現,香港一年新的導演其實大概有10幾20人。我就很想在台灣多提拔一批人,讓他們也可以發光發亮吧。當然有些徒弟跟我很慘的,10幾年還沒有出來,還不行,繼續再熬。

界面:您覺得不能出師是因為什麼?

陳嘉上:就是故事不行,劇本還達不到高度。因為我之前帶的是電影導演,電影就是門檻高,必須達到某一個高度才做,要不然別弄。現在有網大平台很好,你們可以試各種。但只要做電影我必須要求很高。老闆的錢,所有投資人的錢都是血汗錢,不能泡湯了。

【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錢人豪2010年作品《混混天團》

界面:看到您之前也說過,現在內地市場錢太多了,有的青年導演就會迷失了,所以給他們的意見是什麼?

陳嘉上:找到自己。其實我是在幫忙他們找到自己,你的創作初衷是什麼?為什麼要拍這個?你的故事跟你的關係是什麼?你跟觀眾的關係又是什麼?你要搞清楚,你想當一個什麼樣的導演。你要是這些都做不好就很難走下去。拿一筆錢不難,但拿一筆錢之後人家為什麼再給你?你表現的是什麼?這個其實是最大的考驗。

界面:因為您之前說一句話,說港片不需要發達,還在弄就好了,干它原來乾的事情。我想知道“原來乾的事”是什麼?

陳嘉上:自由放開,不停地衝擊所有的型。人家的類型是這樣的,港片就要把這個類型打破,打破就好玩。

界面:這個會不會對青年導演難度太高了?

陳嘉上:其實不高,他們有自己的方向,只要培養好,他就會找到新的方向,只要有這麼一群人,我們永遠都會發現創意。

界面:我知道陳國富他也是當時發現了一個新導演,就因為那個新導演拍了一個特別小的恐怖片,他們就把他挖出來了。您有沒有這種比較有意思的徒弟可以分享一下?

陳嘉上:林超賢他就是現場最笨的。他是副導演,助手嘛,我就看他的反應,發現他被人罵完以後不會喪氣,回頭就會拚命的干,我說這個人可以帶。每次給他一個什麼事情讓他去干,他都一定做好回來,完成任務。這個人我願意帶,不是因為想到他有現在的才,而是你看見培養出來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我就會覺得要是你熬我願意陪著你熬,每個人都不一樣,看吧。

當然所謂師徒都是緣份,你碰上了,然後大家覺得合就合,有一些人說陳嘉上我找你當我師傅,然後跟他聊了一下就覺得沒有用,因為我說的你聽不進去,那何必呢?

【專訪】陳嘉上:拍電影是跟老闆「借錢」,觀眾替我"還"
林超賢在《飛虎雄心》中是陳嘉上的副導演
他當時的目標是“成為業界最好的副導演”

界面:其實我想知道,內地(大陸)、香港和台灣的青年導演他們的困惑是一樣的嗎?

陳嘉上:不一樣。大陸的導演其實機會很多,一般他們碰上的問題是否挑某一個題材,他們是事業上的選擇多於創作上。好多人是好的導演,一下去就被人搶走,所以我為什麼感嘆是人才被錢淹死的。有一些很好的年輕人,你覺得他在創作上有機會,可是錢又吸引他了,他去干其他的了。

香港這一群傢伙很願意熬的,他們很願意繼續當副導演,然後自己搞劇本,慢慢等機會。他們不會說必須要上一個電影,就是比較安分地在行業裡頭,因為覺得在行業里了我等不怕。

界面:我聽朋友說一般一個50歲的導演才算是正常年齡的合格電影導演。

陳嘉上:太老了(大笑),我是26歲拍我第一部戲,其實是蠻好的,因為那個時候你什麼都敢想。現在我們的弱點是不夠大膽,太謹慎了。我愛跟年輕導演、年輕創作人聊,就覺得他們什麼都敢想。

界面:最近一個讓您覺得稀奇古怪的想法是什麼?   

陳嘉上:他們有的時候愛的東西就跟我不一樣。年輕的創作人寫愛情、寫各種感情的時候就跟我非常不一樣,有一些人就說,導演,沒有你說的這麼完美,你太善良了。我說好,你們來弄,你們看怎麼想,我覺得這個是好事。

界面:有人說您是商業上把握得非常好的導演,這方面的經驗是什麼?

陳嘉上:我其實就是不賠本。我所有賺大錢都是意外的,我只是拚命不賠本。所謂不賠本就是說找到起碼的觀眾,你的作品必須讓觀眾買單。我已經說過不少次了,我們跟觀眾的關係是我跟老闆借錢拍戲請觀眾替我還,如果找不到足夠的觀眾還給老闆,我就輸了。我必須向觀眾負責。所謂的商業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