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陳情令》火了。

在最新兩集《陳情令》中,魏無羨掉入了亂葬崗,從雲夢少年變為夷陵老祖,“魔道祖師”正式上線。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陳情令》劇照

這一段是小說最虐的部分,也標誌著魏無羨眾叛親離的開始。而查看豆瓣評分和網友評價,電視劇《陳情令》彷彿也隨著少年的成長而漸入佳境——該劇的豆瓣評分從5.7分上升為6.6分,不少被開頭“江澄刺了魏無羨”而勸退的粉絲,因為劇集對敏感場面的還原開始“真香”。他們自發地給《陳情令》起了“陳總”、“令爹”的昵稱,用表情包調侃劇組“完全上線的原著,和完全下線的求生欲”。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網友製作的表情包(圖源:@一瓶魚子醬啊)

火了的《陳情令》還被貼上了“新武俠”的標籤。受原著題材和內容限制,《陳情令》的改編難度並不小。但除了以往IP劇都逃不過的選角、劇情爭議,《陳情令》在改編時還面臨著其他IP不具有的困境。一是原著《魔道祖師》以倒敘開場,時間線雜亂且前後兩世均占極重的篇幅。二是原著出場人物多,除主角藍湛和魏嬰外,江澄、金光瑤、聶明玦、曉星辰等人也有自己的人物成長弧線,正文113章的體量很難融入到一部網劇中。三是特效,對於一部有完整世界觀的仙俠題材作品,如何刻畫五大家族各異的風格,並還原原著奇幻、詭譎的打鬥場景和妖怪,是《陳情令》必須面臨的挑戰。

這些難點在劇集上線后開始轉化為種種質疑。粉絲和網友認為,《陳情令》時間線大幅更改不符原著、女性角色溫情過度加戲、仙門望族溫氏沒有仙風、特效只值五毛……界面文娛搜集了網友對於《陳情令》改編的幾處主要爭議,對總製片人、總編劇陳夏進行了集中提問。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女主溫情是劇集前期主要的爭議點

陳夏告訴界面文娛,現有的劇本結構雖有遺憾,但的確是他們在多方考慮后得出的最優解。“這版主線能夠儘可能地還原90%的劇情,但是可能還有10%是我們做不到的。”她表示,對於劇集改編丟失的內容,他們會在未來以三部番外電影作為補充,目前有兩部已經完成拍攝。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而談及“趕客”的開頭,陳夏也賣了一個關子。她向界面文娛透露道,這並不是完整的劇情,真正的“血洗不夜天”會在32集正式上線。“那個時候,或許大家會更能明白為什麼我們在開篇的時候要通過蒙太奇的鏡頭剪輯去做這樣的處理。”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江澄舉劍刺向魏無羨,《陳情令》開篇截圖

在採訪中,陳夏也與界面文娛談及了之後劇情的發展、改編的創作意圖,並對觀眾們產生的困惑給出了回應。當界面文娛問及編劇團隊中是否有原著粉時,陳夏連連搖頭:“我不敢蓋章我們是原著粉,但是我確實是很熱愛這個作品,也研究過作者的微博。如果說是否喜歡原著,那我確實是的。”

界面文娛對話《陳情令》總製片人、總編劇陳夏

界面文娛:網友普遍反映開頭不符預期,為什麼會這樣開場?江澄舉刀刺向魏無羨這個劇情是出於怎樣的考慮?

陳夏:對於開篇,其實我們是用了蒙太奇的手法做一個大的插敘。所以對於一些比較了解原著的人來說,我們的確是針對這段做了一定的改編。

但是開篇並不是完整的場次,我們只是剪輯了中間幾個鏡頭,並用了大量的黑場、黑幕。等到我們播到三十二集,真正到“血洗不夜天”那場戲的時候,大家可能可以看到完整的表現。那個時候,或許大家會更能明白為什麼我們在開篇的時候要通過蒙太奇的鏡頭剪輯去做這樣的處理。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開篇的“偽”血洗不夜天,《陳情令》第一集截圖

我個人覺得原著的開篇是非常精彩的,但是視覺化后需要我們進行一些處理,因為電視劇不可能只有聲音沒有畫面。當時我們是配合著說書人的背景作為劇情開篇。我們希望觀眾有這樣的理解,認為開篇魏無羨掉下懸崖的畫面是片段化的,只是外人或者是世人看到、理解到的那一面,不一定是全面的,也不一定是正確的,那我們也接受。

所以片頭這幾個蒙太奇的鏡頭恰恰能表明“夷陵老祖人人喊打”。對於那些在廣場上爭奪陰虎符的那些人來講,只能看到江澄抽出了劍,只能看到藍忘機站到懸崖邊,但是具體這三個人的人物關係是怎麼樣的,他們當時的心境是什麼樣的,其實外人都不一定能說得清楚。

後面我們會有一場非常完整、重頭的戲來呈現當時的場面。那個時候,觀眾已經順著魏無羨和藍忘機的視角,走了十多集這樣的路程,所以更能理解魏無羨、藍忘機還有江澄這三個人當時在懸崖邊的心情。

界面文娛:在小說中,前塵篇的故事整體處在後半部分。《陳情令》為什麼會大幅修改時間線?

陳夏:十六年後的劇情會在三十二集上線,三十二到五十集再講十六年後的事情。

其實我們在做劇本的時候,有過很多次討論,就是關於這個劇本的結構。我們做了兩年的劇本,其中有半年多的時間一直在討論劇本結構。剛開始創作的時候,我們覺得人物設定、情節和細節是一定要保留下來的,因為還原原著本身就是我們創作的初衷。但是問題就在於,這些情節怎麼才能通過一個可視化的、可操作的、可落地的方式,讓普通觀眾,尤其是沒看過原著的這種觀眾也能看懂,並且跟上劇情,這是我們一直都在探討和爭論的一個點。

因為這個小說它本身的人物出場就巨多,尤其是在前面這一部分,基本上主要人物都出場了。對於普通觀眾來講,他不能理解“金凌”這個人物出場會對魏無羨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所以在魏無羨說出“有娘生,沒娘養”這樣一句話的時候,很多觀眾不明白魏無羨為什麼會因為這句話打自己一巴掌。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師姐江厭離,《陳情令》劇照

所以這個時候就應該先介紹江厭離和金子軒,但是這兩個人物在這個時間點都已經去世了,沒有其他人物或故事線來做鋪墊。大家只能從這一點信息裡面理解江厭離是他的師姐,好像對他很好,他好像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師姐的事,金凌又是師姐的兒子。這裡的人物關係是我們需要做好多情節鋪排,才能讓普通觀眾去理解的。

作者用插敘的手法去表現一個文學作品,我們覺得是非常優秀,也非常具有感染力的,在人物反轉上更能打動人。但是在做劇集的時候,我們也必須要尊重觀影習慣和創作邏輯,我們介紹人物時不能像小說一樣給出敘述性的文字,只能通過具體的人物關係去展現和鋪墊這個人物。如果完全按照原著插敘這種方式的話,我們很難有筆墨去慢慢地描寫每一個人的精彩故事,同時按照時間順序會給予我們一些空間幫助觀眾更好地去理解這個人。

因為原著已經把故事、情節和人物給到我們了,我們需要做的是把這些情節結構拆開來,解決這個故事從何講起和從何結束的問題。當時在做分級大綱的時候,我們做了三版五十集的分集大綱,每個版本都是完全不一樣的劇本結構。情節可能是差不多的,但是劇本結構完全不一樣,然後我們就開始探討哪個方案會更適合,能夠盡量保證原著的情節、人物設定和價值取向。所以現在的結構其實是我們做的一個選擇和平衡。

界面文娛:人物出場順序是怎樣的,原定16年後出場的人物為什麼會提前出場?

陳夏:其實我們沒有考慮過他們提前出場,會造成老一輩人和年輕一輩人打架這樣的狀態。我們希望能在劇集里做出每一個人物的成長線,尤其《陳情令》還是個偏群像式的劇集。而如果我們把義城組全部都集中在義城這一段的話,其實可能會造成有太長的篇幅只交代他們四個人,兩位主角處在集體下線的一個狀態。按照普通觀眾的觀影習慣,故事還是應該順著主角團的視角去推進。義城篇很長,整體的故事也很複雜,如果完全按照原著的方式去交代,可能大概有四、五集的時間你們是看不到魏無羨和藍忘機的。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曉星辰在《陳情令》中提前16年出場

尤其義城篇有大量回憶加閃回,會給觀眾造成時間上、觀念上的混亂。所以我們做了這樣一個處理,希望在前期把曉星塵、義城這條支線當做一條輔線,和主線一起貫穿始終。這樣到了真正義城篇的時候,觀眾可以更容易理解幾個人物的狀態,我們也可以避免在已經很有懸疑感,很有氣氛的義城篇再去過多地交代他們的恩怨糾葛。

界面文娛:在選角上,會擔心曉星塵看上去過於年輕嗎?

陳夏:這個其實我們也溝通過,年齡方面還好。首先因為大家都是修仙的,在年紀上不可能真的有太大差距。另外對於觀眾來說,也不會希望一看到曉星塵和薛洋的臉,就感覺是年長一輩的人物。所以曉星塵雖然是魏無羨的師叔,但是因為抱山散人是一個仙人,魏無羨的母親和曉星塵也沒有見過,所以曉星塵的年紀其實給了我們一個空間,讓我們可以盡量地去拉近主角和他之間的距離。

界面文娛:劇里的原創情節承擔著怎樣的功能,這些情節會與後面的劇情產生對應嗎?

陳夏:其實每一個我們新加入的情節,都會有它自己的功能性。對我個人來看,一場戲要不然能烘托一個人物的性格,要不然對故事的主線有推動的作用,這是兩個最主要的原因。

而且我們在劇中埋了很多挺深的梗,留待觀眾去深入挖掘。比如在台詞和情節上前後對照。一個是開場與三十二集,還有一個是他們放天燈那一場戲。當時魏無羨許了一個願望,這個願望會在後期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在窮奇道救溫寧之後,魏無羨會再跟藍忘機提起這段話,然後藍忘機也會有一個反饋。這些其實都是梗,還蠻多的。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魏無羨在放天燈時許的願,《陳情令》劇照

界面文娛:劇情線索為什麼會改為陰鐵,鬼手這一元素還會出現嗎?

陳夏:其實道理很簡單,如果我們完全按照十六年前的順序來發展的話,整個故事會非常散亂。因為作者在前塵篇給到我們的素材,是一個片斷式的回憶,缺乏一條主線。在原著裡面線索是鬼手,鬼手可以指明方向,但這個東西在十六年前是必然不存在的,所以我們在前期需要創作陰鐵這樣一個線索。

對於我們來講,陰虎符是魏無羨後期轉變的象徵。它本身不重要,但代表的意義比較重要。陰虎符代表了這個世間對權力的一種爭奪,也是最後各大世家圍剿魏無羨的原因。所以大家在看後面的劇情時,陰鐵、陰虎符這條主線會更加明確。

有了陰虎符,很多人心裡的魏無羨就不再是真正的魏無羨了。他在每個人心中都代表了不同的東西。有些人崇敬他,認為他是一個神,有些人認為他是一個邪道至尊,這些最終起源於陰虎符而已。尤其因為前期是溫家在爭奪陰鐵,大家再面對比陰鐵更加厲害的陰虎符的時候,腦海中浮現的可能是溫若寒的影子。這也是我們希望去傳達的一種價值導向。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在《陳情令》中,後期劇情的線索由“鬼手”變為“劍靈”

當然後面我們也不會做鬼手臂了,由於操作上的原因,我們把它改成了莫家莊的劍靈。但是這個劍靈後面也有一個反轉,大家看到後面劇情的時候會明白。

界面文娛:在風格設計上,為什麼仙門望族溫家的置景看起來不仙,甚至有點恐怖?

陳夏:我們在做設定的時候,花了很多時間來做家族的設定,溫家是紅黑為主。但是我們希望它能區別魏無羨,因為魏無羨平常也穿紅黑的衣服。

雖然原著裡面沒有說魏無羨一定要穿這個顏色,但我覺得大家從很久之前就已經開始有了預設,認為魏無羨一定有個紅色飄帶,穿著黑的衣服,我們不希望打破粉絲的印象。

但他的紅必須要跟溫家的紅區分出來,所以如果主角魏無羨的紅更亮、更正,那麼溫家這邊必須要做一些反向的處理,紅得更暗、更偏血色。這其實也是為了去凸顯溫家,因為溫家是以溫若寒的意志為主的這樣一個集權家族。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溫家整體色調更暗,《陳情令》14集截圖

在《陳情令》中,溫家的風格基調更偏暗、更偏奇幻感。我們希望藉此強化觀眾對這個家族的記憶,如果他這邊也很仙,藍家也很仙,江家也很仙,那就達不到應有的差異化效果。我們只能通過細節潛移默化地告訴觀眾,溫家的風格是這個樣子的,藍家更仙、更雅正,江家更柔美、更溫馨。

界面文娛:藍忘機和魏無羨究竟是怎樣的感情?

陳夏:他們兩個之間最打動我的其實是“明明是兩個性格天差地別的人,但是總感覺其實很像”。所以我覺得這是一種很純粹、很珍貴的情感,別管這種情感你把它定義成什麼。這世界上有一個人,他所堅持的東西和你一樣,他所信仰的東西和你一樣,你們擁有共同的目標,並且願意為這個目標付出最大的努力,在這種基礎上,他們建立起來的信任是很難磨滅的。

所以在整個人物命運中,不管魏無羨做了什麼樣的事情,不管他修不修正道,藍忘機從來不會因為魏無羨表面上的東西去懷疑他。他們兩個人互相理解,能看到最本真、完整的彼此。所以有時候不是藍忘機一定要保護魏無羨,他在保護魏無羨的同時也是在保護他自己,保護他心中要去守護的東西。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魏無羨與藍忘機,《陳情令》劇照

如果真的要給他們倆去套一個情感的標籤,那我們可能會更多地選擇“知己”這個詞。很多人調侃兄弟情,但我們從一開始就沒有把他們定義成兄弟。兄弟可能更偏向於魏無羨和江澄,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但魏無羨和藍忘機之間是真正毫無保留的信任。

界面文娛:溫情加戲了嗎?她是江澄的官方CP嗎?

陳夏:其實對於我們來講,剛開始看到這個反饋是很驚訝的。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考慮過給誰加戲。既然我們換了一種劇本結構,那麼肯定就會加戲。但是我們自己認為,目前的加戲都在一個合理的範圍之內,沒有刻意改變人物設定、人物性格,或者在整個原著的基礎上做大調整。所以如果說加戲,我覺得所有的演員角色都加戲了,可能魏無羨加得更多。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對於江澄的感情線,網友沒有太認可

對於情感,其實我們沒有想做一個愛情戲,做一個年度情感大戲。《陳情令》里有愛情,但是它跟親情、友情一樣,不是我們想要表達的重點。我們還是希望做人物命運和人物關係,這個感情要看大家自己的理解。其實後邊溫情跟江澄戲份也沒有很多了。我們沒有想要做任何人的愛情線,很多東西,比如江澄,更多地只是一種少年人的情愫,但這種情愫和人物命運相比不值一提。

“眾生皆苦,有情皆孽”,不管他們是怎樣的關係,其實都是為了後續反轉做鋪墊。我覺得人的感情是非常複雜的,不能簡單留於表面的定義,但大家怎麼理解是大家的自由,這個我們創作者不會去干涉。

界面文娛:溫情是在吹笛馭屍嗎?這個設定和魏無羨是否有重合?

陳夏:這個是由於我們拍攝手法的不嚴謹,導致拍出來的感覺像是溫情在吹笛馭屍,但實際上我們在劇本里寫的是個哨。笛子是橫著吹的,但溫情用的是一個很短的,偏向哨的東西。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溫情吹的是“哨”,《陳情令》第9集截圖

另外,溫情沒有馭屍,這些人都沒有死。溫情也沒有能力操控這些人,她只是通過火光和聲音去告訴村民“大家好我在這裡,你們來找我吧”。如果她真的能操縱他們,她就可以讓他們都跪下,停止攻擊。魏無羨是可以通過笛聲可以去操控這些人,讓他們想幹什麼幹什麼,包括殺人和自殺,但溫情這個只是起到吸引的作用,差別還是很大的。

當然可能是我們拍攝的問題,這個場景處理得不完美,導致觀眾會有這樣的誤解。但我們在創作邏輯上完全沒有想過,這個東西會跟魏無羨有勾連,這是我們後面要注意和加強的地方。

界面文娛:網友反映特效效果不佳,這個會修改後重新上線嗎?

陳夏:我們並不覺得自身在特效的製作上有多大的問題。大家可能覺得舞天女有一些不太完美的地方,但那並不是特效的問題,只是我們在做情境設定的時候存在一些特效很難實現的部分。我並不覺得《陳情令》的特效做得低於一般電視劇或者網路劇的水準,我們的特效團隊是花很大的精力和預算在做這件事情。一定是有不好的地方,但是沒有到拖後腿的地步。當然現在觀眾的審美越來越高,我們也要逐漸跟上大家的標準和要求。

【專訪】《陳情令》製片人:不敢蓋章是原著粉,但儘可能做到90%還原
舞天女,《陳情令》第8集截圖

我們特效總監姜超是個非常有經驗的老師,之前他們做的全部都是電影,所以我們確實是在用電影的團隊來去做這部戲。在製作這塊,我們的投入量是比較大的,當然跟現在很多同期的劇也不一定能比。只能說我們預算投入的比例在製作上會傾斜地更多一點。

界面文娛:未來是否有製作番外的計劃?

陳夏:在劇集中,我們給江楓眠和虞夫人安排了一個牽手的情節。因為這幾對人物的感情其實都挺能打動我們的,所以我們希望在兩人死之前給他們一個慰藉。

另外我們確實是有做番外的計劃,因為我們在做劇本的時候調整了主線,這版主線能夠儘可能地還原90%的劇情,但是可能還有10%是我們做不到的。當然部分是因為環境原因,但還有一些跟支線人物相關的內容,這部分我們覺得丟掉很可惜。比如像溫寧、聶懷桑,他們都在這條主線里完成了自我的蛻變。這些在原著裡面沒有交代,或者細節很少,所以我們在做劇本的時候,就留了幾個口子,希望將來可以有機會邀請同班人們去做番外。目前我們已經準備好三部電影,完成拍攝的有兩個,三部電影分別以三個不同的人物為主。

我們可能還會根據人物特色出一些周邊,這個還在考慮中。

您可能也會喜歡…

1 個回應

  1. 佚名 說:

    溫情不是女主,這劇沒女主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