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由邱禮濤執導的電影《掃毒2》正在內地熱映中。

這部動作電影在內地7天便攬獲超過7億的票房成績。這一成功除了來自於劉德華、古天樂、苗僑偉對內地觀眾的強大號召力,導演邱禮濤的獨特風格和“小眾趣味”也是電影票房的一大助力。

【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劉德華、邱禮濤、苗僑偉(《掃毒2》工作照)

當界面文娛見到邱禮濤時,他留著代表性的披肩長發,身形消瘦,衣服上印著喜歡的搖滾明星。邱禮濤是個音樂迷,尤其鍾愛搖滾音樂。在20歲之前,他每次購買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票,都是為了看一些和音樂有關的電影。他熱愛Beyond,獨立執導的第一部電影叫《靚妹正傳》,裡面就有Beyond的客串。最近他愛聽Metallica,這是一個有凌厲的性格,又不乏華麗大氣的樂隊,歌曲多涉及痛苦、空虛、傷害和沉思,或許跟邱禮濤的作品也有小小共通之處。

就像《掃毒2》,雖然仍然是一部有毒品元素的警匪片,邱禮濤卻在裡面加入了更多值得反思和探討的內容。例如林正風(苗僑偉飾)是一位執法警察,在面對毒品時需要在法律的框架下去工作。而余順天(劉德華飾)同樣是正義的一方,卻遊離在法律之外,甚至動用私刑。在採訪現場,邱禮濤與我們談論起菲律賓新政府的掃毒運動,“在所謂的文明世界,沒有經過程序公議和審判就把人定罪,是對還是錯?這是需要探討的問題,我們不想給觀眾一個確切的結論。”

【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在電影中,余順天用一億獎金懸賞最大毒販的首級

在電影《掃毒2》中,我們還可以看到邱禮濤早期邪典電影的痕迹。他的代表作《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是無數觀眾的童年陰影,這部電影也讓黃秋生成為唯一一個演三級片獲得金像獎影帝的演員。後來,他又拍了《埃博拉病毒》、《奪舍》、《陰陽路》,這些影片詭異、恐怖,符合邱禮濤的“無政府主義”氣質。

【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從那時起,邱禮濤就喜歡在電影中探討法理、公正、暴力等問題。這種風格同樣也體現到《掃毒2》中的地藏(古天樂飾)身上。當地藏露出狠戾的表情,並在洞庫中鞭笞被關押者的時候,觀眾不禁就會想起那個愛拍邪典的邱禮濤,以及出演《陰陽路》的“琛仔”古天樂。

【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地藏(古天樂飾)

但邱禮濤的成名作不僅僅局限於邪典片。從數量和類型上看,邱禮濤是一位多產的導演。他執導過80部以上的各類型的電影,包括驚悚片、勵志片、喜劇片、警匪片等,是行業內出名的“快靚正”。他常常同時執導多部類型風格跨度大的電影,並且在思維轉換上毫無障礙。2018年,邱禮濤憑《拆彈專家》首次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提名。2019年,與周星馳聯合導演的《新喜劇之王》上映。如今再到《掃毒2》,邱禮濤用作品一次次證明他豐富的影像風格,和幾乎不失手的票房實力。

談及這次的票房成功,邱禮濤沒有欣喜,只對界面文娛表達了深深的擔憂和矛盾。他認為,香港電影本該有很多類型,但投資商對警匪片的追逐導致了今天港片的單調。“有一些人做生意就是太過殺雞取卵了……我也害怕,害怕之後不是警匪片他們就不給我拍了,所以就很矛盾。”

他同時認為當今的導演應該保持堅持。“你們能看見我拍了什麼,卻不知道我推掉了什麼。其實人能夠控制自己不去做一個事情,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你要那些錢,其他都不要說。”

界面文娛對話邱禮濤

界面文娛:第一部《掃毒》由陳木勝執導,而這次的演員陣容除了古天樂之外都換了,您是如何接觸到《掃毒2》這個項目,並決定執導這個系列的?

邱禮濤:其實對我來說,《掃毒2》就是一個有關毒品的警匪片,這跟它是不是《掃毒》系列的作品沒有太大關係。一開始接觸這個項目,它就是一個毒品片。

一開始,我們定的陣容還是劉青雲、張家輝、古天樂,但後來第一部《掃毒》的投資方因為一些問題,認為這三個男演員並不是必需的,所以就開始找其他的演員。比如劉德華,劉德華就很高興地接下這部電影,然後苗僑偉也被找來演這個警察。

【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劉德華和古天樂,背著鏡頭的是苗僑偉

界面文娛:您覺得《掃毒2》跟其他緝毒題材的警匪片有什麼不一樣?

邱禮濤:不一樣,我覺得它不是一個很單純的警匪片。如果我們從所謂商業電影的角度來說,這三個人物比一般的人物要複雜一點,當然也不能太複雜。如果說第一部更多關注的是兄弟情,那麼我們這次的野心多一點,希望探討的東西多一點。比如苗僑偉飾演了一個執法警察,他要在法律的框架內工作。而劉德華這個角色也是在做一些正義的東西,但他在法制之外來做,所以從現代人的觀念來說,余順天(劉德華飾)做的東西是違法的。

界面文娛:是不是有點像超級英雄,比如蝙蝠俠那種 ?

邱禮濤:你說《蝙蝠俠》我看過,但這個劇本跟《蝙蝠俠》關係不大。我希望《掃毒2》是現實一點的,所以沒有那些新奇的武器。但如果你說一個人在法律之外做事情,也可以說是羅賓漢、濟公。所以你說這是參照就很麻煩了,不是一男一女不是同性戀的電影就是愛情電影,有一個警察有一個賊就是警匪片,那太簡單了。不過你說這是《蝙蝠俠》,那它就是《蝙蝠俠》,無所謂。

界面文娛:余順天這個角色在片中有執行私刑的情節,這在現代警匪片裡面是比較少見的,為什麼會加入這樣的情節?

【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掃毒2》

邱禮濤:我不知道你在內地有沒有留意過去幾年在菲律賓發生的事情,總統抓毒販沒有經過審訊就把他殺掉了,電影里有一句對白也是他的原話。

界面文娛:還給了特寫。

邱禮濤:但電視里的菲律賓總統是演員,我們沒有找新聞素材來做。有一句對白是“跟毒販講人權,會不會太迂腐”,這個概念你要怎麼去想?在所謂的文明世界,沒有經過程序公議和審判就把人定罪,是對還是錯?這是需要探討的問題,我們不想給觀眾一個確切的結論。

界面文娛:我們看影評,不少觀眾覺得這個設定很棒,但也有一些人覺得討論不夠深入有點可惜。您是怎麼考慮這一點的?特別是放在一個商業片裡面?

邱禮濤:這個沒有辦法,如果你希望電影有更多人看,肯定是拍商業電影。比較嚴肅的問題,你在裡面能放多少就放多少。比如我覺得《大象席地而坐》很好看,但是肯定不商業。每一個電影面對的群眾不一樣,如果你希望很多人來看,你就要用一個商業的手法。因為對大部分的人來說,看電影就是娛樂。如果希望能多一些人看,那你的節奏不能太慢,你不能一個空鏡頭三分鐘,會有這樣的區別。

界面文娛:您也看了《大象席地而坐》,我挺吃驚的。其實我了解到您這段時間也和不少的青年導演有過合作,你做他們的監製幫助他們。您覺得這些青年導演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邱禮濤:當然我在劇本創作的過程中會給意見,但是我最大的態度就是不要問太多,要支持,要讓他們的夢真的變成電影。其實我覺得不應該說幫,就是合作。雖然我不是張藝謀,但是也受市場認可,有點所謂的知名度,如果我能幫他們,多少就盡量去幫。

界面文娛:其實您在早期的影片裡面會保留非常多的個人風格。那在《拆彈專家》和《掃毒2》這樣的現代警匪片裡面,您怎麼把自己的個人風格融入到裡面?

邱禮濤:其實什麼是個人風格我自己真的沒有想太多。要等電影拍完,觀眾感覺有一個風格就有一個風格。尤其是類型片有它自己的一個樣貌。我的企圖就是讓電影有所謂的外觀。至於那是不是一個個人風格,我不去想。因為風格不是你去想的,而是看出來的。我說有什麼風格也沒意思。

界面文娛:在《掃毒2》裡面,雖然砍手那個鏡頭沒有直接拍出來,但也有古天樂去關豬的冰櫃里鞭笞人的情節。這些會讓我們想到您當年拍的那幾部cult片,比如《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伊波拉病毒》。但其實現在大商業片裡面這種東西越來越少了,這對您的表達會產生一定障礙嗎?

【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這個場面讓人彷彿重回《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現場

邱禮濤:因為所謂大的商業片,就是你希望多一點人去看。說到底《人肉叉燒包》《伊波拉病毒》都是比較小眾的。某些東西可以在小眾電影里多放一點,但如果你的電影是普羅大眾的,那麼小眾趣味的東西就不要太過分、放太多。

界面文娛:從導演的角度來說您非常高產,類型也非常多元,好像類型橫跨沒有障礙。

邱禮濤:可能是幸運,有一些運氣的成分,拍的時候也是盡量地去拍。但你們能看見我拍了什麼,卻你不知道我推掉了什麼。所以也不是我什麼都拍,有些戲我不拍。

界面文娛:我看您早前還拍過動畫片。

邱禮濤:動畫片現在還在做,希望明年,我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樣的,投資方希望能在內地明年的賀歲檔上映。那個動畫片已經搞了三年了。

界面文娛:您在拍各種不同類型的片子的時候,會有一種切換模式的感覺嗎?

邱禮濤:沒有問題。三點鐘我可以想這個東西,四點鐘我可以想另外一個東西,對我影響不大。

界面文娛:您現在同時在做好幾個項目?

邱禮濤:因為之前真的拍了很多,現在在搞幾個劇本。我有四個電影工期還沒完,現在還在做。

界面文娛:我們再回到《掃毒2》,《掃毒2》有一個中環地鐵飆車,這應該是您的電影裡面第二次出現類似的場景了。第一次《拆彈專家》搭了一個九龍的隧道,這次搭了中環地鐵。您曾說上一部是您成本最高的作品,那這次的成本會比上一部還高嗎?

【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掃毒2》結尾有一場中環地鐵飆車戲

邱禮濤:如果你說整個戲的成本,《掃毒2》應該是比《拆彈專家》多的。

不過成本這個東西也很難說。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黃秋生的《葉問:終極一戰》。50年代的香港場景在當時是沒有的,完全是我們搭建出來的。那個搭建費用差不多兩個億,你說大不大?但當時也沒有搭建的成本全都算在電影裡面,因為當時的老闆希望這個場景搭完之後能留下來,好像一個影視基地一樣,讓接下來的電影也能去這個基地拍。你看《葉問外傳》是在那裡拍,《九龍不敗》也在那裡選了景。無線電視台很多電視劇都是在那裡拍的,《跛豪》也是在那裡拍。這也是老闆當年肯花這麼多錢去建50年代的香港,用來拍《葉問:終極一戰》的初心。所以你說哪一個成本比較高,我覺得真的很難說。

界面文娛:是怎麼想到會在地鐵里飆車?

邱禮濤:本來劇本裡面到了結局就是一個動作戲,動作戲完了之後就是三個主角再演一場文戲。如果在路上開槍,開槍之後飆車,飆車之後發生意外,主角在路旁講那些對白,講完之後不知道為什麼警察就趕到了,這樣的設定以前看過很多。

我覺得比較重要的就是,要有一個安靜的環境讓三個主角去演文戲。所以我覺得在地鐵站裡面,再到地鐵的管道裡面就可以把他們跟外面的環境分開。這是我最初的一個想法,我看怎麼樣可以把這個可能性實現。那就跟美術部門談,他們出圖到現實的環境去看,去拍照、倒模、出圖,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要計預算,有這個預算再跟老闆談。很幸運最後他們都說ok,去做吧。

【專訪】《掃毒2》導演邱禮濤: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

界面文娛:您現在也是香港警匪片裡面非常重要的一個力量了。但我們看現在香港的類型片,內地票房最火的、投資最大的其實還是警匪片。您拍過驚悚片、喜劇片,也是《喜劇之王》的導演之一,您怎麼看待現在的這個現象?

邱禮濤:世界各地的市場都有這樣的問題,為什麼老闆會選擇警匪片,因為之前有警匪片成功。你看香港電影80年代到90年代初那麼厲害,最後為什麼弄到今天這樣的田地?就是因為有一個類型成功,大家都去拍。現在是警匪片,當時是武俠片,有一些人做生意就是太過殺雞取卵了。當然了我覺得很矛盾,你說《掃毒2》票房高,得到了所謂的成功,但是我也害怕,害怕之後不是警匪片他們就不給我拍了,所以就很矛盾。

界面文娛:特別是您之前有一部驚悚片《常在你左右》,最後在票房上沒有取得特別滿意的一個成果。

邱禮濤:但那個有很多原因,宣傳不夠啊什麼的。

界面文娛:這個會讓你困擾嗎?各種類型都擅長,但最近拍的幾部最後還是落在警匪片上?

邱禮濤:這個要對一些事情保持堅持。很多年前《人肉叉燒包》上映之後,只要我去找黃秋生拍,老闆就會給我很多錢。但那個時候我年輕,不要那些錢要去拍別的。其實人能夠控制自己不去做一個事情,不要說有人逼你,因為你就是貪,你要那些錢,其他都不要說。

界面文娛:那你現在內心有什麼自己特別想拍的?

邱禮濤:很多,可能我都拍不完。

界面文娛:會不會有一些其實你特別想拍,但現在沒有老闆願意投?

邱禮濤:有,當然也有。

界面文娛:咱們來聊一下搖滾,您現在也特別喜歡搖滾嗎?您覺得搖滾對您的電影產生了什麼影響?

邱禮濤:對。現在還有聽,當然沒有年輕的時候追得那麼快,但是還有在聽。我感覺(搖滾對於我來說)比較抽象,但是應該是一個態度,態度就是你作為一個人你的態度,你做事情你的態度。

界面文娛:最後給我們推薦一個您最近在聽的樂隊吧。

邱禮濤:我最近還是Metallica。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