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性醜聞富翁愛潑斯坦之死與他留下的三大謎團

【人物】性醜聞富翁愛潑斯坦之死與他留下的三大謎團

抗議者在美國聯邦法院外舉著傑弗里·愛潑斯坦的照片。66歲的愛潑斯坦涉嫌參與組織未成年少女從事性交易。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田思奇

一年前的這個時候,美國億萬富翁傑弗里·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在紐約曼哈頓的豪宅里接受了《紐約時報》記者的採訪。他並不掩飾自己性犯罪者的身份,並坦承自己是上層社會的“賤民”,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為自己的臭名昭著,才讓那麼多權貴接近他,願意向他敞開心扉。

這位聲名狼藉的富豪人生最後一程走得也並不體面。今年7月初,66歲的愛潑斯坦因為新的性侵未成年證據再次被捕。幾周后的8月10日清晨,他死於有特殊看護的監獄內。

美國官方稱,死因是上吊自殺,但法醫屍檢至今仍未提供定論。知情人士指出,愛潑斯坦的舌骨已骨折,上了年紀的人自殺時可能出現這種情況,但舌骨骨折在他殺案中更為常見。

因為神秘的發跡史,愛潑斯坦被比喻為“當代蓋茨比”。他通過早年在金融圈的發跡累積了大量財富,多年來與政商名流交好,同時被指控性虐待數十名未成年女性。

他的巨額資產究竟從何而來?他結交的政客與這些少女是否有關?以及,是否另有他人需要對愛潑斯坦的死負責?這些仍是待解之謎。

【人物】性醜聞富翁愛潑斯坦之死與他留下的三大謎團

沒有文憑的金融家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紐約經濟迎來一輪高速發展,華爾街一舉成為美國經濟霸權的象徵。各國移民慕名而至,而愛潑斯坦的父母便是其中之一。

愛潑斯坦出生於1953年1月20日,他和弟弟在紐約布魯克林的一個工薪階層社區長大。母親波琳是學校里的雜工,父親西摩曾在紐約市公園管理局工作。鄰居們對這一家人的大體印象是“很安靜、謙卑”。

【人物】性醜聞富翁愛潑斯坦之死與他留下的三大謎團
愛潑斯坦一家四口曾租住在這棟房子三戶公寓中的一戶。來源:the Daily Beast

從布魯克林高中畢業后,愛潑斯坦曾就讀於曼哈頓的庫珀聯盟和紐約大學庫朗數學研究所。但他最終並沒有取得任何高等學位。即便如此,愛潑斯坦仍在1974年9月進入上東區私立的道爾頓學校教授數學和物理,並在那裡結識了貝爾斯登的董事長艾倫·格林伯格(Alan Greenberg)的兒女。 

格林伯格非常賞識這名年輕人的聰明以及對從事金融的衝勁。兩年後,愛潑斯坦順利進入這家當時華爾街頂尖投行,很快從低級的助理晉陞為期權交易員。貝爾斯登後來的CEO吉米·凱恩(Jimmy Cayne)對愛潑斯坦的業務能力印象深刻,稱讚他善於向富人們兜售各種金融產品。

1980年代初,愛潑斯坦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為擁有十億美元級資產的客戶管理資金。但在1989年的一份證詞里,他表示自己80%的時間都在幫助人們從行騙的經紀人和律師那裡追回被盜的資金。

出於避稅考慮,這家名為金融信託(Financial Trust)的公司在美屬維爾京群島的聖托馬斯島運營。同時愛潑斯坦還擁有該島附近的小聖詹姆斯島,以及據說是曼哈頓最大的私人住宅。

但沒有人知道他的客戶都有誰。《名利場》曾披露,“維多利亞的秘密”母公司老闆萊斯·瓦克斯納(Les Wexner)一直是該公司唯一確定的客戶。

2002年,一位知名投資者在接受《紐約》雜誌採訪時表示:“我相信,傑夫(愛潑斯坦)運營著某種資金管理公司,儘管你不會從他那裡得到一個直接的答案”,“他曾經告訴我,他手下有300名人,我還聽說他管理洛克菲勒家族的資金,但誰也說不準。

“他就是蓋茨比式的神秘人物,”一位熟悉愛潑斯坦的人告訴《紐約》雜誌,“他喜歡人們覺得他很有錢,他刻意營造一種孤高的氣氛。一切都很奇怪。”

另一些報道指出,愛潑斯坦的財富地位令人懷疑。《紐約時報》一篇報道稱,他的“財富可能更多的是幻覺而不是事實”。愛潑斯坦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虧了一大筆錢。《福布斯》雜誌還發表過一篇題為《為什麼性犯罪者傑弗里·愛潑斯坦不是億萬富翁》的文章,且該雜誌從來沒有將愛潑斯坦納入富豪排行榜。

名聲跌落之前,愛潑斯坦有過引人注目的慈善事業。他的傑弗里·愛潑斯坦六世基金會在2003年向哈佛大學捐贈3000萬美元(不過《波士頓環球報》稱哈佛實際只收到650萬美元)。

柯林頓、英國王子,與“戀童癖小島”

前哈佛大學教授,曾參與過“辛普森殺妻案”辯護的艾倫·德肖維茨(Alan Dershowitz)公開稱讚他“才華橫溢”。而這位美國知名律師只是愛潑斯坦星光熠熠的豪華朋友圈裡“不起眼”的一位。

福克斯新聞獲得的飛行日誌顯示,卸任后的前總統柯林頓至少在2001年至2003年期間乘坐愛潑斯坦的波音727(后被小報戲稱“洛麗塔航班”) 26次。

在《紐約》雜誌2002年的報道中,柯林頓通過發言人表示:“傑弗里既是一位非常成功的金融家,也是一位堅定的慈善家,他對全球市場有著敏銳的洞察力,對21世紀的科學有深入的了解”,“我特別欣賞他最近在非洲訪問期間的洞察力和慷慨解囊。”

另一位的總統也曾和愛潑斯坦交情匪淺。當時還是紐約地產大亨的川普接受採訪時表示,“我認識傑夫15年了”,“很棒的傢伙。和他在一起很有趣。甚至有人說他和我一樣喜歡漂亮的女人,而且喜歡更年輕的。”

不過在愛潑斯坦捲入性醜聞后,兩位總統紛紛與其撇清關係。柯林頓再次通過發言人表示,他對愛潑斯坦在佛羅里達承認的罪行和最近在紐約被指控的罪行一無所知。川普也於7月在白宮輕描淡寫地說,他的確認識愛潑斯坦,“就像佛羅里達棕櫚灘的每個人都認識他一樣”,而且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和對方說過話了。

讓政界名流對愛潑斯坦避之不及的,是從2005年開始被逐步揭露的性醜聞。

當時一名女子對佛羅里達州棕櫚灘警察局聲稱,她14歲的繼女被一名年長的女孩帶到了愛潑斯坦的豪宅。她在那裡被支付了300美元,讓她脫下衣服給愛潑斯坦按摩。警方終於採取了行動。

《邁阿密先驅報》去年發表的調查報道披露了更多犯罪細節。愛潑斯坦經常把未成年女孩帶到他位於棕櫚灘的豪宅,在那裡付錢享受按摩。該文章作者朱莉·布朗寫道,在按摩過程中,愛潑斯坦經常對女孩進行性虐待,有時還會與她們發生性關係。

愛潑斯坦還會額外再給女孩們錢,為了讓她們給他找來更多的女孩。

另一名自稱是受害者的弗吉尼亞(Virginia Roberts Giuffre)在2015年的訴訟中表示,她是愛潑斯坦的“性奴”。她在愛潑斯坦位於紐約、新墨西哥州、佛羅里達州和美屬維爾京群島的家中受到虐待,她在那裡被迫“與許多其他未成年女孩‘狂歡’”。

【人物】性醜聞富翁愛潑斯坦之死與他留下的三大謎團
弗吉尼亞舉著自己16歲時的照片。來源:邁阿密先驅報

據負責此案的棕櫚灘首席偵探約瑟夫·雷卡里(Joseph Recarey)說,愛潑斯坦實質上是在操作一個“性傳銷計劃”。記者朱莉·布朗確認了大約80名自稱受到愛潑斯坦性侵的女性。另一些統計顯示,總數可能更高。《國際商業時報》在2006年時報道稱,他不僅以此攀附權貴,甚至還通過偷拍其他富豪性侵未成年人實施敲詐。

但在2007年,愛潑斯坦與時任聯邦檢察官、后官至川普政府勞工部長的阿科斯塔達成了一項秘密協議,只要愛潑斯坦承認性侵未成年人的罪行,他就免受聯邦起訴和可能的終身監禁。

最終,愛潑斯坦向受害者支付賠償,被登記為性犯罪者,同時只服了13個月刑期。且在此期間,監獄允許他一天之中可以有12個小時不在牢房裡,一周中他可以有六天在位於佛羅里達的辦公室里工作。私人豪華轎車每天上午7點15分會來監獄接他,晚上10點40分再將他送回去。

在今年最新的指控中,愛潑斯坦被指犯有性交易罪和共謀罪。在起訴書中,檢察官指控愛潑斯坦在2002年至2005年期間的性交易中至少侵犯過一次年僅14歲的女孩,但愛潑斯坦並不認罪,回應說女孩們都“同意”,而且他相信對方都已經年滿18歲。

愛潑斯坦被捕時,檢察官表示,他們在他價值7700萬美元的曼哈頓豪宅中發現了大量年輕女孩裸露的照片。自逮捕以來,又有更多的受害者挺身而出。但愛潑斯坦的律師堅稱,自從愛潑斯坦在佛羅里達服刑以來,他從未與未成年女孩有過任何非法接觸。

曼哈頓聯邦地方法官理查德·伯曼7月18日否決了愛潑斯坦的保釋請求,稱愛潑斯坦既構成了公共安全風險,也構成逃跑風險,並且存在妨礙司法公正的潛在風險。

獄中自縊之謎與陰謀論

等候愛潑斯坦審判的受害女性沒有想到的是,愛潑斯坦還是成功逃脫了這次制裁——以死亡的方式。

上個月,在牢里已待了數周的愛潑斯坦被人發現脖子上有自縊的傷痕,監獄官方隨後將其置於自殺監控之下。但監控已在7月29日解除,此後愛潑斯坦返回擁有額外安保措施的特別單元牢房之中。

8月10日清晨6點半左右,愛潑斯坦在他的牢房內被發現沒有反應,隨後被醫護人員宣布死亡。

就在愛潑斯坦死前一天,一份揭露他如何虐待年輕女性的文件剛剛在紐約被公布。《衛報》稱,這些文件提供了他的助理如何招募年輕女性的“令人不安的新細節”。例如,他們會到佛羅里達州的一所高中里尋找女學生。文件還提及了一名女性被迫與英國安德魯王子發生性交的指控。王子隨後否認了這項指控。

調查顯示,關押愛潑斯坦的大都會懲教中心疑似存在嚴重的違規。牢房警衛加班嚴重,沒有人每隔30分鐘檢查一次,愛潑斯坦的獄友也因為不明原因被被轉移,但離開自殺監控的犯人不應單獨居住。

性醜聞、億萬富豪、名流交往……一連串敏感的辭彙讓網友斷定,愛潑斯坦的死亡背後存在“殺人封口”的陰謀。忙於撇乾淨的川普也在Twitter轉發了一條毫無證據的說法,稱柯林頓要為此負責。

司法部長巴爾已表態,聯邦檢方會繼續調查愛潑斯坦之死,他的性侵案件也遠遠沒有結束,重點將放在“參與、幫助愛潑斯坦拐賣未成年少女”的共犯。

但對於原告們來說,罪犯已輕而易舉地逃脫法網。詹妮弗·阿拉茲(Jennifer Araoz)在出現新指控後站出來說,愛潑斯坦在十多年前強姦了她,當時她只有15歲。她對愛潑斯坦的自殺感到憤怒:

我們將要在餘生中忍受他所留下的傷疤,而他將永遠不需要在法庭上面對他所犯下的罪行,這麼多人的創傷與痛苦。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