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文 | 鏡像娛樂 Asley

2

第38屆金像獎頒獎典禮落幕,一眾獎項瓜熟蒂落。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黃秋生憑藉《淪落人》獲得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的是《三夫》曾美慧孜 。雖然《無雙》的雙男主都與影帝獎盃失之交臂,但拿下最佳影片的《無雙》無疑是最大贏家,斬獲七項大獎。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香港電影,一個永恆的話題。

在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似乎從不缺好電影。這一點,杜琪峰知道,吳宇森知道,王家衛知道,徐克也知道。

無論是市井如《古惑仔》,還是浪漫如《重慶森林》、無厘頭如《功夫》,油尖旺的狹窄街道,炫目的霓虹招牌,是永恆的經典。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周潤發永遠是記憶裏手持雙槍的小馬哥,周星馳永遠是能讓人笑著流淚的尹天仇。華仔偉仔永遠不老,哥哥永遠風華絕代。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王祖賢、林青霞、張曼玉、朱茵、邱淑貞、張柏芝……一個個名字是否能讓你想起曾經香港電影的風光無兩?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香港電影金像獎  最狹隘,可也最長情

總有人說,華語電影最高成就三大獎中,金像獎最狹隘。

是的。從一開始,金像獎就是狹隘的。

創立於1982年,每年由香港電影金像獎協會組織與頒發,採取奧斯卡式的工會投票制,旨在鼓勵優秀香港電影的創作與發展的獎項,是香港電影業界年度最重要的活動。

工會投票制決定了評選主力就是那些人。在賽制中,第二輪決定性的投票由各個工會投出,各工會對對應的獎項會加權重5%。也就是說,如果導演協會投最佳導演獎,那麼權重就是25%,其他工會是20%,結果難免受到資歷影響,所以,我們看到的總是那些人:劉青雲、梁家輝、惠英紅、許鞍華、徐克……

而金像獎的參選影片必須符合以下條件中的兩項:

1. 導演必須是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香港居民;

2. 出品公司須有一間為香港合法註冊公司;

3. 最少有6個主創人員是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香港居民。 

曾經將《霸王別姬》拒之門外的金像獎,近些年姿態更開放些,比如說,第三個規定曾經的數量要求是8個。

再比如說,2012年,金像獎增設“最佳兩岸華語電影”獎;2016年的最佳女主角,內地女演員春夏;2018年國語軍事題材影片《紅海行動》獲得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8項提名。

但不管如何開放,金像獎始終立足香港電影。

每一年頒獎典禮台下坐著的,香港電影的脊樑,大多年過半百。

去年的最佳男主角古天樂,49歲。

今年的最佳男主角提名也很眼熟:吳鎮宇、黃秋生、周潤發、郭富城、姜皓文。

頒獎嘉賓更是如此。今年最亮眼的,莫過於《特警新人類》主演吳彥祖、馮德倫、謝霆鋒、李璨琛一起頒發最佳視覺效果和最佳音響效果獎。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再次獲得提名的郭富城,這次以電影《無雙》入圍,與同劇的拍檔周潤發、吳鎮宇、黃秋生和姜皓文爭影帝。雖然今年沒能將最佳男主角收入囊中,但前年他已經憑《踏血尋梅》成功獲封影帝。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已經獲得過兩屆視后的香港女演員胡定欣和“新人”這個身份似乎已經毫無關係,但今年她還是憑著《逆流大叔》獲得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的提名。雖然胡定欣入行16年,但這是首次登上大銀幕。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台下是香港電影曾經的星輝燦爛,台上得獎的是耕耘多年的熟面孔。

從名單來看,這確實是香港電影一個自娛自樂的party。

總有人覺得金像獎圈地自萌,該學學金馬獎的大氣,對更多影片開放入選。殊不知,“香港電影”這四個字,是他們堅守的最後一道防線。

嚴苛的參選條件天然淘汰了一批好電影,是為了保證香港電影的純粹與獨立,也是長情的香港人對香港電影的捍衛。

是毫無懸念的一屆 也是意義深遠的一屆

即將走過第38個年頭,金像獎今年也多少想製造些“驚喜”。

去年國慶檔的黑馬《無雙》,因為獲得雙男主最佳影帝提名,打破《卧虎藏龍》《無間道》《功夫》《十月圍城》等電影16項提名的記錄,一舉獲得17項提名。

斬獲12.73億票房的《無雙》,是2018年度票房排行榜第14名,貓眼評分為8.9分,豆瓣評分也高達8.1分。

因此毫無懸念的,《無雙》會包攬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多個獎項。

除了最大贏家《無雙》,《逆流大叔》、《翠絲》和《淪落人》分別獲得11項、9項和8項提名,很可能有黑馬誕生。

金像獎彷彿想用《無雙》破紀錄的17項提名告訴大家,香港電影還在奮起,明天會更好。

但狂歡背後,還是透露出香港電影整體的沒落。

獎項很多,但提名的影片來來去去都是那麼幾部。可選的香港電影實在太少了。

2018年,香港院線電影產量不到80部。周潤發、郭富城、吳鎮宇等中老年明星還在一線,90后的香港演員斷層嚴重。

今年春節檔,從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到成龍的《神探蒲松齡》,昔日的票房保證、港片巨星,一齊遇冷。《新喜劇之王》豆瓣評分5.7分,《神探蒲松齡》僅得3.8分。

集結了劉青雲、張家輝、林嘉欣的《廉政風雲》,講的還是經典的廉政公署故事,麥兆輝自編自導,在本港奪得票房第一,卻在內地遭遇慘敗,累計票房1.14億,豆瓣評分僅5.4分。

那個曾經為人所津津樂道的黃金年代,那個最大的華人年度電影盛事之一,或許只能留存記憶中了。

合拍片崛起,香港電影人的北上之路

金像獎的影響力,來自於曾經輝煌的香港電影和香港演員。

上個世紀80、90年代港片鼎盛時期,港片暢銷日本、韓國以及整個東南亞地區。典型代表就是成龍。他的電影在台灣、日本的票房遠遠超過香港。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那時,香港是東方的好萊塢,港片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絕對的票房優勢保證了金像獎的含金量。

而時過境遷,市場萎靡,演員斷層,香港影人的北上已然是大勢所趨。

陳浩民、黃宗澤、佘詩曼等都是曾經在香港有過知名作品後來離開的演員。

不僅TVB的熟臉們紛紛進軍內地,幕後的電影人也有了更多在內地拍攝的作品。比如陳可辛,從《中國合伙人》到《親愛的》,無論口碑還是票房成績皆不俗。比如周星馳、徐克、林超賢,在內地開公司,開工作室,與內地資本市場打成一片。

十多年來,香港電影市場靡頹,內地電影市場崛起,這番此消彼長之間,兩岸合拍片風生水起,香港電影越來越呈現與內地電影融合的姿態。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大熱門《七月與安生》是合拍片,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許鞍華憑藉合拍片《明月幾時有》當選最佳導演,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中合拍片《紅海行動》有8項之多。

「狹隘」的金像獎,「無雙」的金像獎

廣闊天地,大有作為。合拍片擁有更多的觀眾,也會帶來更多的可能,更多的收益。

“香港電影已死”的說法已經傳了好幾年,每一次出現危機時,這言論便不脛而走。

實際上,香港電影人已經做出了努力。

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帝張家輝這樣說:“香港電影圈從來都有一個很強的應變能力,不管今天是合拍片,或者未來跟印度、非洲、美國合作,他們又做出怎麼樣的應變處理,我覺得香港人都特別快、特別有能力去適應每一個不同的環境。”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