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文|毒眸 龍承菲

編輯|何潤萱

“燈牌大戰到底誰贏了?”

TFBOYS周年演唱會上周末如期在深圳寶安體育場召開。比起他們的表演內容,各路飯圈人士更感興趣的可能還是又一年“燈牌大戰”的結果——在藍、綠、紅、橙四色燈牌的映照下,三個人唱完了最後一首合唱曲,終於用一年中為數不多的相聚機會,完成了和粉絲每周年的約定。TFBOYS謝幕退場之後,粉絲們也紛紛離席,等待她們的是一年一度的網友聚會,和微博上每逢周年必會出現的、關於燈牌數量多少的言論戰場。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TFBOYS周年演唱會現場

這是TFBOYS一起走過的第六年——這個由王俊凱、王源、易烊千璽三個人組成的國內超一線男團,平均年齡至今仍不到20歲。

但是,年少成名的TFBOYS,已經走到了聚少離多、各自發展的新階段。當年共同唱著“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的男孩們紛紛成立個人工作室,向成熟藝人轉型。他們的經紀公司時代峰峻,也將二團、三團的培養提上日程。就在TFBOY演唱會舉辦的前一天,TF家族二團練習生們的出道綜藝《颱風蛻變之戰》正在秒拍和B站播出;TF三團練習生的表演《想你的365天》,也被納入了TFBOYS演唱會的節目單中。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TF家族二團練習生們的出道綜藝《颱風蛻變之戰》

在毒眸看來,現在的“TFBOYS”,已經不是人們心中那群梳著齊劉海鍋蓋頭的小孩子了。王俊凱、王源和易烊千璽紛紛跨過了18歲的門檻,擁有了站在流量頂端的粉絲數量;另一方面,像當初的他們一樣、懷揣夢想的師弟們也已經蓄勢待發。無論是團體本身,還是“TFBOYS”這個標籤,都已經擁有了新的意義。

“后TFBOYS”時代,已經到來了。

從街邊駐唱到萬人演唱會:TFBOYS的六年成名路

“四葉草在未來唯美盛開,現在只要你做我的花海。”

2013年唱著首支單曲《Heart》、借歌詞表達對粉絲“四葉草”的感情的TFBOYS三人,還只能站在重慶日月光中心的小小舞台上舉辦首唱會。當時大多數人可能都不會想到,這個幼小、青澀的新生組合,會在6年後站在萬人體育場的舞台中央,成為國內娛樂圈的現象級男團。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在重慶日月光中心演出的TFBOYS

彼時,傳統的唱片行業已經下滑數年,在經歷過光芒萬丈的“05超女時代”后,衛視綜藝也再也沒有生產出一個李宇春式的國民偶像,“快男”“超女”等造星品牌似乎已經陷入了瓶頸期。同時,“韓流”在世界範圍內的廣泛傳播進一步衝擊了國內娛樂圈,在TFBOYS出道這一年,剛出道一年的EXO中國小分隊EXO-M拿下了第一屆音悅V榜內地最具人氣歌手獎。

但與此同時,互聯網的機會也在醞釀之中。社交媒體時代來臨,用戶過億的新浪微博為TF家族練習生帶來了最初的一縷“東風”。

2012年,由王俊凱和王源翻唱的《一個像夏天,一個像秋天》得到原唱范瑋琪的轉發,視頻播放量超過500萬,昏暗燈光下鏡頭前拿著麥克風唱歌的青澀小孩,成為很多人心中對這兩人最初的印象,也幾乎成為“凱源”CP的開始。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范瑋琪轉發王源和王俊凱的翻唱視頻

2013年,擅長跳舞的易烊千璽加入TF家族,與專長不是舞蹈的王俊凱、王源互補,一同組成TFBOYS組合。TFBOYS發布組合形象宣傳片《十年》正式出道,主打招牌是粉絲與偶像共同成長的“養成系”標籤。同年年底,TF家族練習生綜藝《TF少年GO》上線,在當時國內團綜市場一片空白的背景下,這個節目為TF家族積累了第一批粉絲。“當時《TF少年GO》經常上B站首頁推薦,凱源、千宏的剪輯也特別多。”一位粉絲回憶道:“它恰好有那種青春漫、少年漫里幾個男孩子在一起的氛圍。”

就在一年之後,娛樂圈的新生偶像力量開始崛起:李易峰憑藉《古劍奇譚》爆紅,成為國內“流量小生”的第一個代言人;吳亦凡、鹿晗相繼歸國,帶回現象級粉絲的同時,也帶回了一個粉絲話語權極大的市場邏輯……新“流量”們的誕生,直接開拓了國內粉絲經濟的嶄新時代。

在粉絲經濟的邏輯下,粉絲迅速地學會了如何通過“流量”為偶像加持。以國內“流量藝人”的代表鹿晗為例,他因為一條被評論了1316萬餘條的微博獲得了吉尼斯世界紀錄,由他主演的、豆瓣僅有4.7分卻狂攬10億票房的《盜墓筆記》電影版被稱為“粉絲電影”的代表作……在粉絲的流量加持之下,鹿晗成為唯一一位進入2016“BoF時裝商業評論500”榜單的中國男星,被公認為當時的“頂級流量”之一。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鹿晗主演的《盜墓筆記》是“粉絲電影”的代表作

TFBOYS也沒有錯過這個“流量時代”。而和成熟偶像相比,原產自中國、年齡又偏小讓他們獲得了更多粉絲的憐愛。有粉絲告訴毒眸:“當時很多姐姐都心疼小孩沒有見過大場面、穿淘寶爆款拍短劇、在小錄音棚裡面唱歌,就砸錢出力讓他們得獎。”

2014年3月,TFBOYS發行單曲《魔法城堡》,而大量粉絲的瘋狂投票,打敗了當時風頭無兩的EXO等,將他們送上了第二屆音悅V榜年度 “內地最具人氣歌手”,也送到了主流音樂圈層受眾的面前。拿下音悅V榜獎項的一個月後,TFBOYS就登上了國民綜藝“常青樹”《快樂大本營》。這種近乎“橫空出世”的姿態背後,是當時正盛的粉絲經濟強大的力量。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2014年的《快樂大本營》前後至今是TFBOYS的百度指數峰值

與快速成名相伴而來的,是TFBOYS的口碑:粉圈年齡層割裂,低齡粉絲較多,作品好評度不高。

而扭轉當時局勢的,就是將TFBOYS推上國民組合的第三縷“東風”:官方平台節目和主流晚會舞台的曝光。因為全員積極向上、青春陽光的少年形象,TFBOYS頗受央視等主流媒體的青睞,先後登上《開學第一課》《少年中國強》等主流平台節目。2016年,TFBOYS更登上央視春晚,演唱《幸福成長》。這次春晚亮相成為TFBOYS大眾口碑扭轉的開始,人們驚覺,當年唱著《青春修鍊手冊》的三個小孩子已經長大了。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2016年春晚的亮相成為TFBOYS大眾口碑扭轉的開始

但是,隨著孩子們的成長,“三小隻”飯圈的矛盾也開始日益顯現:粉絲開始比較時代峰峻對每一位成員的資源分配問題,而每一次團體活動“燈牌大戰”的輸贏,也成了粉絲之間彼此“較勁”的大事。雖然時代峰峻一直要求粉絲不要帶燈牌進場,TFBOYS組合的官博也多次“提醒”,但去年周年演唱會卻只有團粉遵從了官方的要求,唯粉們將燈牌藏進衣服、鞋子、背包的各個角落,比較起演唱會現場誰的燈海面積最大,以此來證明自家愛豆的人氣。

這種比較讓時代峰峻官方都變得“小心翼翼”。7月12日,TFBOYS久違地發布了一首三人合唱的新歌《我的朋友》。經網友統計發現,三人在新歌中的演唱part被完全平分,甚至精細到每個人都唱了80個字,從而避免粉絲聲討資源的分配不均。但是,時代峰峻的“求生欲”卻並沒有得到部分粉絲的認可——“TFBOYS解散”的微博話題,仍然有1.1億的閱讀量和19.4萬的活躍度。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TFBOYS解散”的微博話題有1.1億閱讀

事實上,TFBOYS三人在今年聚齊的場面,除了周年演唱會外,似乎只有年初的春晚。這從某種意義上說明,“三小隻”已經選擇了不同的發展方向,不再需要由公司統一分配。王俊凱主攻影視,考上北京電影學院后陸續接下了《天坑鷹獵》(豆瓣7.6分)和電影《749局》,綜藝也以國民度高的上星綜藝(《中餐廳》)為主;王源參演的電影《地久天長》入圍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同時他主打“音樂人”標籤,報考伯克利音樂學院並被錄取,登上網綜《我是唱作人》展現原創音樂作品;易烊千璽手握豆瓣8.6分的《長安十二時辰》和9.0分的網綜《這就是街舞2》,主演的電影《少年的你》入圍柏林電影節新生代單元……

經過粉絲多年的流量加持和三人的成長,TFBOYS的格局似乎已經跳脫出組合之外。如果說原本的資源可選範圍只有公司提供的一池湖,隨著三人的成長,這面“湖”已經變成了一汪“海”,並不需要再局限於同一個團體里爭搶——這或許也是粉絲應有的覺悟。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師兄光環之下,“時運不濟”的“TF家族”

在TFBOYS演唱會召開的前一天,TF二團的出道綜藝《颱風蛻變之戰》剛好播出了第4期。因為參與這次出道戰的成員均未滿18歲(年齡限制下,出道戰無法作為網綜播出),出道戰只能作為自製內容上傳至秒拍和B站,投票通道在超級星飯糰。而回看當年的TFBOYS,他們的平台則是愛奇藝、騰訊視頻等頭部視頻平台,從起點來說,TF二團似乎就已經不佔優勢。

事實上,TF二團的企劃從練習生亮相到出道,運作都命途多舛。

TF家族練習生最初的亮相,是在2014年的重慶TOPKING千人舞會上,敖子逸、丁程鑫、黃宇航、徐皓揚四人登台表演。之後,更多練習生們逐漸出現在TFBOYS團綜《TF少年GO》的第二季錄製中,逐步推出“家族”概念。

有TFBOYS的光環在前,TF家族的練習生從起點就比同期的其他練習生更高。和師兄們一樣,時代峰峻也為TF家族練習生打造了專屬自製綜藝《星期五練習生》,在騰訊視頻和B站播出。其中,出演自製短劇《颱風大事記》的敖子逸、丁程鑫、黃其淋、黃宇航被粉絲稱為“颱風四子”。

或許是因為一團成長過程中面臨過太多唱跳水平方面的質疑,時代峰峻吸取經驗,在2015年底為TF家族練習生建立起了月末考核制度,對唱跳能力進行評判。師兄們的周年演唱會也會給練習生們保留一個舞台,進一步積攢人氣。在自製綜藝《星期五練習生》中還專門設置了舞台公演環節,粉絲可以參與錄製、觀看舞台。

即便在策劃上不斷完善, TF家族練習生也沒能順風順水。他們遭遇的第一道困境是策劃人黃銳的“出走”。2016年底,時任時代峰峻策劃部經理、打造出TFBOYS的“元老”之一的黃銳離職,創辦了原際畫傳媒,旗下組合為易安音樂社,今年《創造營2019》第2名成團的何洛洛就出自其中。

黃銳離職的同時,也“帶走”了TF家族的三名練習生黃宇航、黃其淋和嚴浩翔,“颱風四子”直接折損一半,TF家族的粉絲群體遭遇第一次重創。其中,黃宇航、嚴浩翔跟隨黃銳離開時合約並未到期,時代峰峻與原際畫一度因此對簿公堂,陷入了漫長的拉鋸官司,直到2018年4月,兩人才宣布解約成功。

重要人氣成員出走後,TF家族選擇了引進新人,2017年7月,陳璽達、馬嘉祺、李天澤、劉耀文出現在大眾視野之中,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三名人氣成員出走帶來的人氣流失。經歷了半年左右的沉澱,練習生們似乎離“出道”越來越近。

命運在2018年再度和TF家族開了個玩笑。早在黃銳離開時,“Produce”系列選秀在臨近的韓國初現雛形,新的選秀造星模式還並未大放異彩,但在2018年初,這種新的造星模式被移至國內——《偶像練習生》的火爆,生產出一大批競爭力極強、粉絲活躍度高的新生代偶像。後者極大地擠壓了國內其他組合的生存空間,其中就包括正在成長中、籌備出道的TF二團。艾漫數據顯示,Nine Percent隊長蔡徐坤在《偶像練習生》播出的四個月內,商業價值指數經歷了從50名開外到4月榜單的第11名,並空降2018年5月商業價值榜榜首。而TF家族的練習生們,至今仍在榜單的百名以外。

如果《偶像練習生》的火爆是“外患”,那麼“陳璽達事件”的被曝,可以說是時代峰峻的“內憂”。2018年2月,網傳TF家族練習生陳璽達(14歲)與女友逛街,TF家族很快發表聲明進行澄清。但同年10月,名為“陳璽達什麼時候還錢”的新浪微博用戶發布數張聊天記錄,曝光陳璽達和女友交往,並多次向自己索要錢財的證據,在飯圈掀起軒然大波。雖然時代峰峻已將陳璽達開除,但14歲的練習生早戀、向粉絲要錢等系列行徑,與曾經“TF家族練習生都是乖小孩”的品牌形象形成巨大反差,無疑損害了時代峰峻練習生在輿論中的口碑。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陳璽達事件”在飯圈掀起軒然大波

而鋪墊了數個月、原定計劃在去年暑期播出的“颱風出道戰”,在對偶像選秀和未成年人的雙重限制之下,時代峰峻只能放棄原本投票進行“出道戰”的打算。8月16日,在沒有經過任何粉絲參與的情況下,時代峰峻直接挑選了TF家族練習生丁程鑫、馬嘉祺、宋亞軒、劉耀文、姚景元組成的“颱風少年團”,發布首張單曲《Wake up》,同年10月正式出道。但是,在主打養成系和陪伴感的TF家族,粉絲卻對於這次的出道名單粉絲完全沒有決定權,“空降”的姚景元甚至只練習了幾個月,為此TF飯圈大批粉絲再次宣布脫粉。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去年816粉絲的脫粉言論

儘管 TF二團終於艱難出道,推出了單曲和芒果TV播出的團綜《颱風少年行》。但時隔不到一年,颱風少年團再次迎來動蕩:原有的“颱風少年團”官博解散,官博直接更名“颱風蛻變之戰”,從已出道的組合成員再次“降級”為練習生身份——姚景元轉調影視部,跟隨黃銳出走的嚴浩翔回歸,七個人重新進行出道戰,選出五人最終組成颱風少年團。

兜兜轉轉近5年,幾經波折,成團又重組,TF二團已經錯過了這波偶像浪潮最好的紅利期。

在馬嘉祺等人加入TF家族的那個暑假,一檔名為《中國有嘻哈》的綜藝開啟了國內的“超級網綜”時代,原本屬於地下的rapper成為全民矚目的新星,爆款網綜也成為造星的新途徑。網綜崛起之後,網生視頻平台掌握著行業金字塔頂端的曝光資源——而TF家族複製TFBOYS的模式、依靠自身品牌知名度推出自製綜藝的做法,傳播效果並不如視頻平台綜藝的全網多渠道推廣,直接錯過了平台網綜時代的熱潮。

而從最初被看作是“偶像元年”的2018年開始,TFBOYS成功所依賴的粉絲經濟本身,似乎也在逐漸退潮。“流量+IP”的模式也在電視劇、電影兩個行業內接連失靈,愛奇藝率先宣布隱藏前台播放量,曾經的“頂級流量”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壘》上映4天僅收穫1.1億票房。通過粉絲群體強大購買力換取資源的邏輯,似乎再也沒有過去那麼容易成立了。

並且,TFBOYS成名路上的關鍵——衛視綜藝和主流晚會舞台,似乎也不再適合團體發展。根據藝恩數據顯示,今年播出的《天天向上》和《快樂大本營》的受眾群體中,30-39歲的受眾分別佔據64%和61%,傳統衛視綜藝已經不是年輕的追星群體的第一選擇。TF二團登上衛視綜藝吸粉有限,很難達到當年TFBOYS登上《快樂大本營》時的效果。

「后TFBOYS」時代,時代峰峻還能再造一個偶像帝國嗎?

《天天向上》和《快樂大本營》的受眾群體中,30-39歲的受眾群體佔比較高

目前來看,TFBOYS雖未解散,但個人發展的規劃已經逐漸明晰。在十年之約結束之前,時代峰峻無疑需要一個具有穩定粉絲基礎的團體偶像接班人,在後TFBOYS時代繼續承載公司前行。

但是,在今年六周年演唱會的現場,TF三團登台表演時,還有眾多師兄團的粉絲們將他們認成了颱風少年團——在TFBOYS粉絲眼中,二團和三團的練習生似乎並沒有什麼區別。

帝國之戰,也許難再現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