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求生》開發商股價表現慘淡,韓國第二大IPO緣何遇冷?

《絕地求生》開發商股價表現慘淡,韓國第二大IPO緣何遇冷?

《絕地求生》開發商股價表現慘淡,韓國第二大IPO緣何遇冷?

《絕地求生》開發商股價表現慘淡,韓國第二大IPO緣何遇冷?

圖片來源:Unsplash

記者 | 彭新

「大吉大利今晚吃雞」,是近年來熱門電子遊戲《絕地求生》中玩家贏得勝利后的一句祝賀語。然而,在《絕地求生》開發商Krafton(中文名:魁匠團,原藍洞公司)上市后的數個交易日,並未能順利「吃雞」。

Krafton在IPO前8月2日至3日接受散戶投資者認購期間,投資者反應就相對冷淡,僅獲得7.79倍的超額認購,不及同期韓國職場社交平台Wantedlab也進行公開申購后,獲得的1731倍的超額認購規模。

Krafton在IPO中共籌集了4.3萬億韓元,在韓國股市上排名第二,僅落後於三星人壽保險2010年獲得的4.9萬億韓元規模。

在8月9日上市首日,公司股價出師不利出現大跌,跌幅一度達到20%。此前Krafton通過IPO融資38億美元,發行價為49.8萬韓元,成為韓國史上第二大、也是十餘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IPO。儘管IPO表現不佳,Krafton仍是韓國市值最大的遊戲公司,高於市值約17.8萬億韓元的競爭對手NCsoft。

Krafton的IPO籌備期間也遇到韓國監管部門壓力,由於認為估值過高,籌資規模過大。Krafton IPO的預期市盈率為30倍,與Nexon和動視暴雪等同行相比,溢價高達50%。

《絕地求生》開發商股價表現慘淡,韓國第二大IPO緣何遇冷?

在監管方施加壓力后,該公司將股票發行價格下調了逾10%。Krafton之前設定IPO價格為45.8萬至55.7韓元範圍,後來降至40萬至49.8萬韓元間。

Krafton的第一大股東為創始人兼董事長張炳圭,騰訊是Krafton的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5.35%。Krafton招股書顯示,其去年的營業利潤增長逾一倍,至7740億韓元,銷售額增長達50%,至1.67萬億韓元。

Krafton的主力作品《絕地求生》是近年來引領遊戲市場玩法創新的重要遊戲,主要模式為大量玩家在一座荒島中互相廝殺,決出最終勝利者。《絕地求生》最先於2017年在PC平台火爆,隨後發行了手游版,至今手游版已經達到10億次下載規模,是全球營收最高的手游之一。

隨著《絕地求生》成功,多款基於其玩法的遊戲也在全球獲得歡迎,如《堡壘之夜》。

然而,《絕地求生》的火熱成績和騰訊持股背景並未讓Krafton獲得資本市場認可。

里昂證券報告稱,與其他大型IPO相比,Krafton的認購情況其實並不太受歡迎,因為其太依賴於一款遊戲。

另一方面,Krafton在中國業務也被投資者視為風險。Krafton在中國主要以手游《和平精英》面向用戶,《和平精英》由騰訊負責開發運營。Krafton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其2020年68.1%的收入來自”某發行商”產品,分析師們認為其正是騰訊開發的手游版《絕地求生》。

但當中國監管部門對遊戲收緊時,Krafton的業務容易受到壓力。

實際上Krafton的上市節點正值中國遊戲資本市場動蕩期間,8月3日,中國媒體發文點名批評騰訊遊戲《王者榮耀》,措辭嚴厲。導致海外遊戲廠商被「殃及池魚」而股價大跌。在日本市場,光榮特庫摩,Nexon,卡普空收盤時的跌幅均在2%以上,其中光榮特庫摩盤中一度下跌13%。韓國股市的PearlAbyss和Kakao Gams也分別下跌6.83%和3.47%。

在宣傳中,Krafton也正試圖擺脫對《絕地求生》單款遊戲過於依賴的質疑。一方面基於《絕地求生》IP,打造多款手游等衍生作品。另一方面,則是製作動畫電影和其他娛樂內容,最終將形成所謂的「絕地求生宇宙」。「Krafton是否能很好地創作電影、短片或動畫,可能還是一個問號。但我們必須向其他各種媒體產品擴張,因為這是客戶想要的,也是媒體環境的發展方向。」張炳圭稱。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