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作者 | 申兌兌

“創傷者需要的治癒是什麼?解脫。只有徹底地埋葬過去,你才不會被過去傷害。那是克製做不到的。”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這是《愛上你治癒我》(以下簡稱《治癒我》)中精神導師陳沅庚(金士傑 飾)面對學生顏書仁(竇驍 飾)對痛苦過往逃避時所說的一句話。

對部分觀眾而言,電視劇被當作現實世界里的夢幻空間,麻醉著疲憊的大腦,讓人暫時忘記一天的不愉快,最好還能供給絢爛至極的愛情與觸手可及的夢想。

而《治癒我》卻不是如此。它以理性的筆觸慢慢剝開冷峻的現實,戳醒你的痛覺神經,讓你再也無法自欺,讓內心住著的那條黑狗無所遁形,與自己對話,與周遭世界相擁。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治癒我》於昨日,在優酷、騰訊、愛奇藝迎來會員收官。這是一部講述心靈成長的治癒系都市愛情劇,也是近年來唯一一部以精神科、心理治療為創作素材的職場情感劇。 20多個改編自真實案例的故事,向觀眾拆解都市人的心理疾病,講述了精神科醫生顏書仁與心理醫生孫樹(苗苗 飾)從8年前的意外分手到重逢、複合之後的跌宕起伏的故事。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總製片人吳紅梅對這部劇有著極高的專業性要求,但她也表示,在專業性和藝術性的碰撞下,《治癒我》存在一些有待完善的地方。

專業性or戲劇性

《治癒我》在取捨中有得也有失

一對夫妻在公寓里吵架,吵了幾天未果,丈夫在無法剋制的情況下打開煤氣,點開了打火機,造成了一家三口的死亡,孩子還只有2歲;一位推著嬰兒車的母親與一位剛剛出獄沒多久的司機爭執,對方氣急,將嬰兒車裡的嬰兒摔在了地上……一幕幕現實中發生的真實事例讓人觸目驚心。

無論是辨識身邊心理障礙病症的無能、面對自我壓力或沮喪時的刻意壓制、身邊人向自己傾訴情緒垃圾時的錯誤開導,還是心理患者與家屬逃避面對疾病的病恥感,都說明了大眾心理學基礎知識的淺薄。心理學作為與每個人生活息息相關的學科,亟待普及。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吳紅梅

能夠有一些心理常識,會避免很多近在咫尺的悲劇發生。這也是吳紅梅對《治癒我》在專業性上如此堅持的原因。

因此,《治癒我》在劇本方面付出的努力不容小覷。吳紅梅帶著團隊花費了近三年的時間,從無到有,孵化劇本。

《治癒我》最開始由一位經驗豐富的職業編劇操刀,但由於沒有專業的心理知識支撐,效果沒有達到預期。“情節誇張”“懸浮感”“專業與故事情節完全割裂”是吳紅梅和劇本管理團隊不想要的。

為了呈現心理諮詢師這一職業的專業性,《治癒我》中每個故事的真實性,吳紅梅用了8個月的時間進行前期調研。在這期間,團隊採訪了大量的心理專家,就連她的助手也是北師大心理學院的研究生。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顏書仁(竇驍 飾)

在劇本之前,先由專業人士用4個月的時間搜集整合了一本“素材庫”,裡面是專業性與真實性並存的故事案例。“素材庫”到吳紅梅手中后,團隊進行了一番調整及修改。

“那都是真切鮮活的訪談案例,但有很多對話無法搬到熒屏上來,甚至有些病就是不適合拍的。比如表演型人格障礙、性癮症、摩擦癖等等,我們需要調整一些方向及內容。”吳紅梅說。

“素材庫”修改完第二版之後,才送到了編劇手中。第二任編劇莫菲勒畢業於北大醫學院,有過十餘年的醫院工作經歷,可以確保創作的專業性。同時,她又是小說家,文筆細膩。找到她之後,接下來的劇本推動就開始順暢了。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孫樹(苗苗 飾)

吳紅梅團隊與編劇一起,又將《治癒我》的劇本反覆修改打磨了一年時間。每天中午12點開始到晚上10點結束,吳紅梅團隊一起討論前一天的劇本內容,提出修改意見再交到編劇手中。

“有些初衷是我們必須堅持的。我們希望呈現出來的東西是人文關懷與溫暖,因此任何(有關患者的)調侃的字眼都堅決不能出現。比如角色之間開玩笑地說,‘你神經病啊’,這在文本里是不可能存在的。”編劇在調研時,遇到過一些還挺有意思的故事。比如一位妄想症患者,想象出來的畫面與故事聽起來特別好笑,有點魔幻,他信以為真地講給所有人聽。

但這些可以增加戲劇性與娛樂性的橋段,吳紅梅均要求規避。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其中有一集,陳一凡(彭冠英 飾)為了獲得與孫樹約會的機會,便掛了孫樹的號,堅持說自己生病了。最後,孫樹給他開了病例條,上面寫著“幼稚病”。“原本拍出來的時候是寫的‘神經病’,那是導演組開機沒多久拍的,還沒有感受到我們在這些點上的堅持,但是最後還是被我們修改回來了。”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陳一凡(彭冠英 飾)

“這可能是別人不會在意的細節,但這就是我們非常確定的堅守。”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心存巨大善意的人才能真正做出具有人文關懷的劇。

專業的部分被影視化時,有些創作會產生很巧妙的結果。

比如心理診療的過程。第一集中顏書仁對陽陽(李媛 飾)的診療,“現實生活中心理諮詢師是不會花費那麼多錢,專門為患者打造一個宣洩場所的。”吳紅梅笑道,“那場戲是導演組的創作,開機后新寫的,但是醫生和患者之間的牽引感,又用另一種方式調動了觀眾的感受,增加了全新的力量。”

醫患、同事、愛人三線相互輔助

織成溫暖治癒的關係大網

早在第一集中,《治癒我》便把醫生與患者之間的關係借用歐文·亞隆的話講清楚了。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心理疾病患者是需要在其他人的幫助下才能打開心結的。心理問題的成因很大部分是拒絕正視自己,逃避面對問題。因此,他們對自己很難做到做到坦然相對。

而在心理諮詢的過程中,患者需要給予心理諮詢師百分之百的信任,而心理諮詢師也需要回饋相應的肯定與理解,這個關係才得以成立。雙方互成鏡像,照見彼此的內心。

在《治癒我》中,來自患者的每個支線故事都是為顏書仁心理問題的康復,以及顏書仁與孫樹的愛情這兩條主線服務的。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比如梁嘯天,他的跳樓自殺間接促進了男女主感情的發酵,讓顏書仁與孫樹從僵持態勢開始轉換。

楊麗莎的出現,則是迫使顏書仁必須面對自己病情的直接原因。同時,楊麗莎自小經歷了被母親鎖在房間里出不來,親眼看著姐姐被餓死……她的悲劇也讓孫樹重新正視了自己的母親,自己對母親有沒有真正理解、尊重過。雖然母親有時候看起來很冷淡,忙碌起來也常常忘了與家人溝通,但她每次下班回來都會看一眼睡著的小孫樹,她說看到自己的孩子就會很踏實。而母親對她的這種愛,卻是她內心封閉的時候沒有感知到的。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醫患之間以心靈相互感染,尋找著人生的方向以及全新的情感紐帶。

當然,劇中最為重要的情感紐帶還是顏書仁與孫樹的愛情。兩人之間的情感關係是在都市劇中比較新穎的“仙人掌式”戀人關係。

仙人掌,獨立而堅韌,不敢與人相擁,怕荊棘刺傷了自己的愛人,因此往往會在困境中獨立舔舐傷口,靜待天明。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顏書仁與孫樹,久別重逢、勢均力敵,觀眾一邊評價著“兩個都很成熟的人談戀愛就是好”,一邊為兩個人的坎坷情路而揪心。

顏書仁的抑鬱症終於在自我剋制了那麼多年後,迎來了爆發。當孫樹想要幫助顏書仁一起度過難關時,已被病情左右的顏書仁喊了一句:“走啊!”

“沒有一起探究對方內心深處的悲傷、恐懼的情侶是存在隱患的。”吳紅梅說。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所以,孫樹並沒有因此懷疑他們之間的感情,她依然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守護顏書仁。他們曾經因“仙人掌的刺”走散,但也因此更加深愛、相互理解。有了精神上的共鳴,才能達到彼此治癒、相互溫暖的長久狀態。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除了“仙人掌戀人”,還有兩分敵八分友的同事,這在以往的職場劇中也很少見。

思康醫院的同事們個個鮮活有趣、個性十足。

高智商低情商的陳一凡,文靜執著的季明月(王瑄 飾),熱情活潑又叛逆的景然(鄭湫泓 飾),心思細膩、幽默仗義的田高強(蔡鷺 飾)……每個角色或是插科打諢,或是製造矛盾,或是劃分節點,皆咬定主幹道不放鬆,一齊繪了一出活色生香的職場生態圖。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盧醫生(趙魏 飾)新官上任三把火,加之遇到母親生病的困境急需用錢,於是對同事們的業績要求過甚,使每位同事沒時間休息,從而怨聲載道。田高強反應最為強烈,任勞任怨地幹了幾天終於再也憋不住,在同事面前指責起盧醫生來。

但當他們得知盧醫生遇到了經濟困難,無法給母親看病時,田高強卻又第一個站出來默默組織捐款。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治癒我》里的職場環境十分明朗,有競爭的硝煙,有未及時溝通的誤解,有埋怨與爭吵,但是遇到難題,又會彼此信任,互相照顧。一句話,他們彼此坦誠。

“我喜歡良性的競爭,不喜歡搞小動作。大家是為了自身的成長與進步,但不是為了打敗對方。”

醫患、愛人、同事,《治癒我》在冷靜直面現實殘酷的同時,也用溫情給觀眾呈現出了充滿希望的人際關係。他們的成長故事彼此交織,卻又從容不迫、自然而日常。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在《治癒我》里我們完全找不到當時市場環境里流行的“傻白甜”“霸道總裁”“高冷”之類的元素,這使得整部劇呈現出一種很特別的氣質。

對此,吳紅梅說,“我想創作一種完全不同於現在流行文化里的女性形象。或者說,不那麼物質化的女性角色。她的情感、思想、經濟都獨立,但不是一個強勢的女性。現在你很少看得到那種會在精神上對人有衝擊力、有引領性的人物了,可能市場上一句‘這個角色不討喜’,編劇就得顛覆創作初衷去取悅市場。但孫樹便是一個很立得住的獨立女性形象。”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美術、剪輯、音樂…除卻行活

越懂內核越能做好類型劇

《治癒我》的劇作風格是冷靜克制又溫暖明亮的。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治癒我》以黑白灰為底色,傳遞給觀眾寧靜理智的心理劇特徵,呈現風格化的中國美學。在顏書仁帶著陽陽一步步向前走時,又出現了細微的色彩結構的流動,暗示著患者心境的層層變化。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治癒我》的溫暖明亮則體現在親情、愛情之間,以暖色調為主,清新樸實。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據悉,在劇本定型之時,吳紅梅的團隊就已經將每個角色的居住環境、服飾搭配、室內道具等全部設定好了。據吳紅梅所說,當時甚至將陳一凡做的菜色是如何分配的都設定好了,只不過很多細節實施起來過於困難,才不得不捨棄掉了一些。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陳一凡的啤酒瓶擺放

“行活的東西誰都可以做,差別就在於你的細節是否用心,你對整部劇的內核了解有多少。”

除此之外,《治癒我》中存在許多隱喻性的畫面,以便觀眾可以直觀地感受到患者的內心狀態。如心底藏匿不住的豹子、孤身置於深海的巨石、燦爛溫柔的風吹麥浪……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據吳紅梅介紹,這都是剪輯師的自我發揮,剪輯師一開始摸索剪輯風格,嘗試了很多種講故事的方法,20天之後,剪出了前兩集。當吳紅梅看到剪輯師在開篇便放上了歐文·亞隆講述病人與心理治療師之間關係的一句話,她就立刻放心了。

“他所理解的故事內核與我們創作時候的思考路徑是不謀而合的。這是做類型劇非常可遇不可求的資源,他會進入這種陌生的類型當中去思考如何影像化。中國的電視劇欠缺對類型、元素的探討,所以目前的出品管理流程還很初級,還需要全行業一起努力!”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說到觀眾的反饋,吳紅梅認為觀眾還是很包容的,“有很多地方還是可以做到更好的,沒能在專業性與可執行性上達到最好的結果讓我比較惋惜。”

“一個爭吵、一些逃避、某些自責,都可能會對人和社會產生巨大的連鎖反應。我希望觀眾能接收到劇中的心理知識,學會換一個角度去想問題,不要苛責自己,去承擔不是自己的錯誤,同時善意對待他人,妥善處理親近的關係。”

別讓心理問題發展成為多米諾骨牌,毀掉你的全部生活。能夠傳達給觀眾這一點,《治癒我》的初心其實已經實現了。

《愛上你治癒我》收官,這場治癒系現實風暴到底有幾級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